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簪中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噩梦

簪中谋 呓意 2059 2019.06.23 14:30

  白亦蓉确实正在做美梦。

  睡梦中,她来到了一片梅林。梅林还未绽放,漫山遍野的全是梅树,一眼望不到尽头,辨不清方向,看不清路途。

  恰在此刻,前方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是楼湛。

  “夫君。”她欣喜地喊道。

  那道身影转过身来,正是她的夫君,他立在那儿,微笑着朝她招手,笑容是那般柔和,那般温暖,仿佛刹那间,冰川融化,春暖花开。

  她提起裙摆,小跑着,跑向他。

  身旁的梅树一颗一颗地往后退去,她盯着那道身影,伸出手。

  “夫君。”

  她嫣然而笑,纯美极了。

  便在这一瞬间,漫山的梅林全都绽开了,鲜艳的、傲世的梅花儿开了。

  忽然落了雪,雪片轻飘飘地从青色的天空上飘落下来,静谧无声。

  他伸出一只手,任由雪片落在他的掌心。

  “蓉儿。”他的声音也是那般柔和。

  亦蓉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

  “夫君,这是哪儿?”

  抬眸,见他脸色突变,哀恸欲绝:“蓉儿......”

  与此同时,风雪忽然狂暴起来,席卷了漫山的梅林,梅花花瓣儿纷纷脱离树叶枝梢,“唰唰”地飞上了半空。

  无数花瓣儿在半空中不断变换着位置,最终组成一柄利剑,对准了白亦蓉。

  那柄剑,好生熟悉。

  紧急关头,容不得她多想,她下意识地向身旁的人求救,然而楼湛战离了几步开外,沉默地看着她无助的模样。

  “夫君!救我......”

  梦中的惊吓让得她惊醒了过来,却发现夫君正立在床边看着自己,她不顾浑身的汗湿,极力压抑心底的恐慌,喊道:“夫君!”

  楼湛搂住她:“做噩梦了吗,别怕。”

  亦蓉神色呆滞、惶遽、茫然。

  原来只是做了噩梦而已,是噩梦,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她极力地使自己清醒些,听着夫君强有力的心跳声,她才渐渐安定下来。

  楼湛轻轻揉着她的太阳穴,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蓉儿,明早我们便出发,回太师府。”

  “是皇上的意思吗?”亦蓉稳下心来,恢复了理智。

  “嗯,皇上龙体欠安,不宜再打猎了。”

  他用大拇指摩挲她的肩头。

  “嗯......”

  两人在夜色中沉默以对。

  好一会儿,亦蓉经不住疲惫,开始昏昏欲睡了。楼湛轻轻地扶她睡下,看着小妻子纯美的面庞,他的心也安然了许多。

  马车内,亦蓉神色倦怠,怏怏不乐。

  楼湛握住她的手,道:“蓉儿,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亦蓉抬起眸子,先是点了点头,后却摇头:“没有。”

  昨晚小妻子做了噩梦,显然是因为没睡好,看来回去之后得让人熬点安神汤药才行。

  “蓉儿,睡会儿吧。”他将亦蓉搂在怀里。

  这次回去的路上,马车并不显得颠簸,比来时要慢、要稳了许多,亦蓉也得以小憩了一两个时辰。

  直到天将晚之时,马车才终于抵达了太师府。

  管家接到信已在门口迎接了,瞧见白亦筠便说:“大少爷,有客人求见。”

  “是谁?”

  “他递了名帖。”

  白文筠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叶旻,见面地点设在聚贤楼,于是辞别了父亲,赶去见客去了。

  这边,楼湛下来的时候抱着个人,正是白亦蓉。他一下马车便直奔府门而去,直到他们的别院。

  这一路上,家丁们看见这一幕,无不羡慕这对夫妻的恩爱。

  这姑爷,真不错。有人道。

  白丰毅下了马车,便见自家女婿抱着自家女儿匆匆进了府。

  管家忽然递上来一个名帖。

  白丰毅接过来,一看,原来是顺王府递来的,而且还是昨日便递来的,上面说,等他回来好一块儿商议一下两家的亲事,至于地点,就在聚贤楼......白丰毅哼了声,这顺王爷那么大一个王府,却非要在聚贤楼商议亲事,真是怪异。听说顺王府女眷众多,怕是他嫌王府吵闹,因此要躲避?也是,顺王爷的女儿估计有几十个了吧,将来可有的是让他费神的地方了,这么多女儿,嫁出去都成问题。

  管家道:“老爷,小的已为您备好了轿子,现在便去?”

  “嗯,正好现在闲暇,就趁着现在把这事商议定了吧。”

  “哎,好,老爷这边请。”

  聚贤楼外,白文筠下了轿子,便直奔之前二楼那个包厢,推开门一瞧,里面果然坐着叶旻。

  今日的叶旻似乎心情极好,他起身做礼:“白老弟,又见面了!”

  “哈哈,是啊叶兄。”

  “白老弟请坐。”

  于是两人各自安坐。

  叶旻亲自斟茶。

  “白老弟,悬壶药铺的事已经着手准备了,我派了心腹去了下面的乡镇一趟,并且在那考察了一番,情况果然如你所料,那些乡镇的百姓们大多都辨认不出药草,但山上野地里草药多得很,亟待人去挖掘呢。还有,济世医馆那里,兄弟我亲自跑了一趟,你猜怎么着?”说到这儿,叶旻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白文筠急切追问:“如何?那冷青答应了吗?”

  叶旻身子前倾,摇摇头,道:“没有,冷大夫并未立刻答应,但也没有立刻拒绝,她的意思是,合作成败与否还要看我们药铺的情况,如果我们的药铺真的能平价收取普通百姓的银子,并且这些药材的质量、数量都能达到要求,自然是非常愿意与我们悬壶药铺合作的,哦对了,那药铺的选址兄弟我已定下了,白老弟有没有兴趣前去一观?”

  白文筠一拍桌面,激动道:“当然有兴趣,走,去看看吧。”

  叶旻笑道:“好。”

  两人下了二楼,准备乘轿子去悬壶药铺。

  而此时,白丰毅在聚贤楼外头也下了轿子,正要踏进聚贤楼,抬眼间,正瞧见从二楼上下来的自家儿子,同着一个相貌俊美的男子并肩走在一块儿,两人有说有笑,似乎认识了有一段时间了。

  霎时间,白丰毅脸色剧变,他慌忙退出聚贤楼门槛外,急慌慌躲到门廊下的柱子后边,眯着眼睛盯着门口近出的人群。

  不一会儿,白文筠同着叶旻说说笑笑地走出来了。

  白丰毅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怎么会是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