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簪中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相见

簪中谋 呓意 2140 2019.05.19 12:00

  姑爷......亦蓉一时还未反应过来,用着疑惑的目光瞧着奶娘。奶娘忙提醒她:“楼将军亲自过来看你了。”

  亦蓉心中猛地一颤,呼吸陡然间变得急促起来,自个儿用双手撑着坐了起来,睁大了双眸。

  因着先前,两个小丫鬟手忙脚乱地将床幔、帘幔都给拉下来了,因此寝房里昏暗无光,亦蓉也只能瞧见一片漆黑。

  “奶娘,他在哪儿?”昏暗中,亦蓉握住奶娘的手,问道。

  隔着帘幔,楼湛清清楚楚地听到里头的说话声,那道声音虽然沙哑,但又轻又细,听得出来,声音主人的性格也应当是温柔似水的。

  两个小丫鬟殷勤地请准姑爷坐下来,斟茶倒水。

  奶娘从里面出来,将帘幔收起,挂在两旁。

  亦蓉的视线开阔了许多,她靠在靠枕上,侧着头望着那端坐在桌边的男人,一身缁色的长袍,束着发冠,一双眸子正定定地注视着自己,那面容竟有些熟悉......哦!是画像上的人。

  怎么会?

  亦蓉兀自在被里搅着手指,压抑着心中的慌乱。

  奶娘见状,悄悄吩咐两个小丫鬟随着自己下楼去,好让两人单独相处。

  良久,亦蓉忍不住又抬头看了他一眼,正撞上他的目光,那眼神似有几分惊讶,还有几分迷惑。

  “身子好些了吗?”楼湛开口道。

  这句话,让得亦蓉霎时间回神,方才意识到自个儿对着对方出神,羞臊不住,只得低了头,回说:“好些了。”

  沉默了会儿,亦蓉又听他问:“我们似乎见过。”

  亦蓉因他突来的话语给惊着了,瞪大了眸子,似在像他求证。

  他却笑了笑,说:“开个小小的玩笑,别介意。”

  亦蓉懵懵懂懂地点了下头。

  “你喜欢梧桐?”

  “是,也不是。”

  “为什么?”

  亦蓉却不说话了,只是凝视着他的面容。

  他的一双剑眉紧皱着,似乎有心事,整个人坐在那儿显得有些僵硬,眸子牢牢地将她锁住。这幅模样,让得亦蓉有些心慌,他看着她的神情像是在看着仇人,有着难以置信,有着痛恨。

  亦蓉的心因他而揪起,不明所以,但莫名替他感到难过。

  “为什么?”他又问了一遍,这一句仿佛是在牙齿缝里挤出来般。

  亦蓉不知所措,心下又惊又乱,一双手抓紧了锦被,咬着唇瓣,极力控制自己的些微颤抖。

  她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惹得他这样不快,可她能够确定,是因为自己,他才这样愤怒的。她感到委屈,周身发冷。

  房里的火炉子,正热烈地燃烧着,红通通的花苗往上蹿,争先恐后。

  他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喜欢梧桐?他很厌恶梧桐吗?

  她只得凝住心神,嗓音颤抖着回答他:“是因为,因为梧桐是梧树和桐树的合称,他们同生共死,谁也不会抛弃谁,就像......就像那些白首偕老的夫妻。”

  她“被迫”说出了自己的心思,委委屈屈地,也不敢瞧着他,只是垂首,泫然欲泣的模样。

  “不是!”

  他叹了口气,而后否决她的回答。

  亦蓉快速地看了他一眼,见他微微仰着头,双眸闭合,双拳紧握。

  他也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亦蓉心下反而舒缓了,不是她一个人紧张,他也很紧张,可是不知是为什么。

  “是的,我......”

  她咬着唇瓣,试图反驳他的话。梧桐,她心中的梧桐,就是这样的寓意。

  “为什么......”他面容痛苦,一只手搁在桌上,扶着额部,将那双眼睛掩住。

  “我......只是,只是希望......”只是希望能和你白首偕老罢了。

  忽然,他放下掩住眼睛的大掌,直视她:“你没见过我,为何会画出我的画像?”

  亦蓉脸颊绯红,讷讷道:“我在梦里见过你。”

  “梦里?”他反问,显然觉得很不可思议。

  “是啊,梦里。”被他质疑,亦蓉羞怒,再次强调了一遍。

  他思量了半晌,又问:“我想我们应该是见过的,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亦蓉困惑地蹙起眉,他的话勾起了她的回忆,经他这样说,她也隐隐觉得两人似曾相识......

  他突然起身,说:“我该告辞了,这件事以后再说。”

  “那你慢走。”她不舍道。

  “在你没见过我之前,你为何同意皇上赐婚?”他忽然又抛给她一个问题。

  亦蓉感到难为情,他的问题都好犀利,直通她幽微隐秘的心思。

  可是,面对这个人,她难以逃避:“爹他在皇上面前的处境其实并不好,我不愿他因此而被皇帝厌恶。”

  “所以你选择了沉默顺从?”

  她轻轻颔首。

  “既然如此,我希望你不要后悔做了这个选择。”

  说罢,他开了门,离去了。

  花厅里,奶娘和两个小丫鬟正嗑着瓜子,聊着天,见楼湛下来,忙迎上去,却见准姑爷脸色像煤炭一样。

  奶娘道:“姑爷,你这是?”

  姑爷脸色这样臭,莫非是同姑娘吵嘴了?可是亦蓉的性子那样柔,怎么可能会和别人吵?况且,也并未见楼上有什么动静......

  越想越不对劲,奶娘匆忙上了阁楼,却见亦蓉正好好地躺着。

  “奶娘?”亦蓉转头,见奶娘立在床边看着自己,那眼神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见问,奶娘这才恢复如初,说:“姑娘,刚才我见姑爷脸色不善地走了,该不会是谈不来?”

  亦蓉弯了弯唇瓣,道:“是我惹他生气了,不要紧的,兴许过几日他就淡忘了。”

  楼湛才刚出了桃花阁,梧觞就迎上来,依旧领着他回到前厅。

  白丰毅与白亦筠父子两个都在,两人正聊得兴起,忽见楼湛回来了,都停住了,望着他。

  楼湛朝着白亦筠拱了拱手,又对着白丰毅拜了一拜,说:“小婿与亦蓉已彼此见过了。”

  白丰毅抚着胡须:“嗯,那便好,亦蓉她如何了?”

  楼湛重新归座,回道:“亦蓉好些了。”

  白丰毅道:“过几日便是个黄道吉日,到时候老夫会让媒人前去将军府提亲。”顿了会儿,见楼湛脸上没什么波澜,又继续说:“你早日进太师府,亦蓉才能多个人照顾,免得再着凉,染了风寒。”

  白亦筠也附和道:“对啊,妹夫,你早点进太师府,我们也能安心,况且,寒冬腊月的,天儿太冷,不太适合成婚,还是尽早为好。”

  楼湛起身,拱手:“全凭岳丈大人做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