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簪中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消息

簪中谋 呓意 2094 2019.06.16 22:32

  日头刚升起来的时候,皇帝宣布用过早膳便再进一次猎场。

  除了几位皇子以外,太子,以及众多皇亲贵戚的子孙也都聚集了。跟随着的众多武将们全都准备充足,带上了各种打猎用到的利器。那些随侍、家臣们也都是紧随左右。众人这一回显得比上次更精神抖擞。

  六皇子身边跟了一大堆的随从,随从身上背着许多箭矢,还带了长枪。他暗暗看了眼楼湛和亦蓉这边,忽然道:“楼将军与夫人真是鹣鲽情深,让我等艳羡至极!”

  他这句话说完,众人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他俩身上。亦蓉极力收缩自己的身子,希望众人能够忽略自己,低着的脸儿红红。楼湛将一切看在眼里,遥遥朝着六皇子抱拳行礼道:“六皇子言重了,蓉儿只是对狩猎一事好奇罢了,鹣鲽情深倒谈不上。”

  众人暗想,楼大将军一本正经,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不过他这么老实也实在让六皇子有些尴尬了啊。

  果然,六皇子顿时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才不痛不痒地说了句:“本皇子还以为你们感情有多深厚呢。”

  太子在一旁冷眼旁观,倒是二皇子道:“六弟,我看你后院很充实,怎么也不带出来几个,大家一块儿热闹热闹?”

  这话一出,出了六皇子那一派的几位大臣和追随者,其余众人都忍俊不禁。

  六皇子羞恼,可碍于兄长的身份,不便反唇相讥,以免落下兄弟不和的把柄,只得当做玩笑,面上堆满了笑意,道:“二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后院里头两个正妃都还未册封呢,哪像你早早遇到了知心人,弟弟我命苦,整天忙着公务,哪里有时间去寻找佳人?”

  凭着这句话,六皇子成功地向大家洗清了自己后院很充实的印象,还搬出自己至今没纳正妃这件事来,让得众人将注意力又转移到了二皇子身上。的确,二皇子早早便纳了正妃和侧妃,后院也收了好几个小妾,这个是很少有人知道的。

  六皇子略显得意地瞧着对方,那眼神似乎在说,得了吧,你是几斤几两我早摸透了,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

  二皇子但笑不语。

  还是六皇子沉不住气,没得到该有的回应之后不禁冷哼一声。

  等了不多久,皇帝终于出来了。老皇帝身强体壮,个子虽然不高,但面貌威严,久居上位自由一股非凡气魄,脸上留着络腮胡子,两只眼睛如同雄鹰般犀利,然而两鬓终究是露出了点斑白,表明他的年华正悄然逝去。皇帝身后跟着太师白丰毅以及白亦筠,还有太尉陈松。太尉大人是昨晚刚到的,皇帝让他来,他百忙之中也得抽身来。皇帝的队伍后头,跟着的是琳国的车队,琳国太子坐在八人抬的大轿子上,支着下巴望着下面的众人,而他身后的国舅则是在闭目养神。

  皇帝来了,众人下马迎驾。

  “吾皇万岁!”

  “众位都平身吧。”

  “出发!”

  “遵旨!”

  于是众人重新上了马,开赴围场。

  太子紧跟着皇帝身后,接着是六皇子、二皇子,以及他们的随从和护卫。

  众位皇亲贵戚的子孙们也在各自家臣、随侍的簇拥下行进了山道。

  下了雪之后,天晴了许久,然而山道上仍是残留着积雪。积雪渐渐消融,渗透进脚下的泥土中,使得山道上泥泞不堪,马蹄踏过,泥水飞溅。

  楼湛身后自然是跟着一众追随他的将领,而白亦蓉则是乖巧地坐在他的怀里,正襟危坐着。

  “蓉儿,在想什么?”

  楼湛忽然在她耳畔悄声耳语道。

  亦蓉双眸呆滞,望着远处的山景出神,听到他说话,便抬头,神情呆呆的。

  “啊?”

  楼湛宠溺地笑着,重问了一遍。

  “我在想,我们这一回会逮着什么野物呢。”

  亦蓉心神恍惚地道。

  忽然,身后有人跟上来,夫妻俩转头一瞧,正见大公主红缨赶上来了。她今日仍是一身大红戎装,英姿飒爽,总能让人眼前一亮,赏心悦目。

  大公主与两人并驾齐驱,转头瞧着亦蓉,道:“夫人,你怎么也跟来了?”

  亦蓉回道:“我只是好奇......”

  “哦?”凤眸瞥了眼楼湛面无表情的脸,嘴角含着笑容,说:“本公主听说,前朝余孽最近在南方一带冒出来了,所以这一次父皇出猎,恐怕会遭遇刺杀。”

  她的语气很冷冽,不带丝毫感情,甚至有一丝笑意,云淡风轻的模样。

  楼湛转头看她,瞳孔微缩,道:“果真?”

  坐下马被迫停了下来。

  大公主也勒住缰绳,却是肃了脸,压低声音说:“是真的,父皇刚得到这一消息,现在极少人知道。”

  楼湛思索了会儿,沉声道:“这些余孽还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皇上这次恐怕会遭到刺杀,本将军定当竭力报效。”说着,扬起缰绳追上了大部队。

  红缨身后的几名女侍驱马赶上来,同着自家主子一同望着前面男子的背影。几人都知道,虽然这道背影并不算最宽阔的,但一定是最能承担得起重量的。

  红缨伫立原地良久。

  其中一位女侍道:“公主,楼将军能确保皇上的安全吗?他怀里可是坐着他的新婚妻子、太师府的千金。”

  红缨凤眸低垂,喃喃道:“相信他会明白自己的使命的,孰轻孰重,他也是个极有分寸、懂得取舍的聪明人。”

  楼湛怀里,亦蓉心内惴惴不安,她自然听到了所有,不免胡思乱想起来。楼湛,她的夫君,亦是大炎的英雄,是要保家卫国的,也有保护皇帝安危的本分,可是,她现在也跟来了,会不会给他添麻烦呢?早知道,她就不该跟着来了,没想到会前朝余孽一直在密谋,一直在躲藏,积蓄力量,他们会来刺杀皇帝吗?如果真的要来,那该怎么办呢?

  “蓉儿,在想什么?”

  楼湛又问道。

  “夫君,对不起,我不该跟着来的,给你添麻烦了......”亦蓉愧疚道。

  楼湛用下巴抚了抚她的发顶,说了句:“没事,没事,不要自责,夫君我能应付的。”见她不回答,又小心地问道:“怎么,还不相信夫君吗?你别忘了,夫君是英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