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簪中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商谈

簪中谋 呓意 2087 2019.05.25 23:12

  白文筠诧异,问道:“你是?”

  白衣人道:“在下姓叶,单名一个旻字,名下也有一座茶庄。白公子虽不认得我,但我却是见过白公子你的,今日因家中老母突染风寒,我照料母亲,委实走不开,所以才负约,还请白公子见谅。”

  “原来如此......”白文筠微微沉吟起来。

  “白兄,请到楼上一叙。”

  “好。”

  说罢,两人又都到了二楼上去。

  “白兄,小弟曾托人打听过,得知白兄的身份竟是太师府的公子,小弟还听闻,白兄虽承袭太师之位,却热衷于经商。这些,小弟说得可都对?”

  刚坐下,对方便来了这么一句,白文筠闻言,这才抬起头来,边仔细打量对方,边组织说辞。

  白文筠抬眼看时,只见叶旻面貌柔和,束着一头长发,垂落至后背,明眸生辉,修鼻挺拔,唇形优美,给人一种明月清风般的感觉。

  白文筠顿时生出好感,遂笑说:“哈哈,原来叶兄早已了解了,你说得都对,不过,白某对叶兄却知之甚少啊。”

  “这个倒是无妨,叶某祖上也是靠做生意发家的,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座规模不小的茶庄,生意上还过得去,但,叶某并不安于此,总是想着将祖产扩大,将来也好福泽子孙后代啊。”说罢,叶旻给对方亲自斟了杯热茶。

  “那这么说,除了这一座茶庄,叶兄就没有其他的产业了?”叶旻斟茶之际,白文筠用右手抚着杯沿,继而抬头看着他,问道。

  “是啊,前年我也尝试过经营其他的产业,比如药铺,我们到处去招人,可招来的都是些半吊子的乡野郎中,连川穹都能认错,唉,才开张不到半月,从此药铺就再没有客人敢上门。”

  白文筠点头,道:“说起这药铺,实不相瞒,白某也曾想过要开一间,却是想想也就罢了,还是茶庄啊布庄啊,这些生意赚钱,若说药铺,虽然也赚钱,但这钱赚着总让人心里觉着不踏实啊......”说到此处,白亦筠脑海中忽地闪过一道倩影,于是脑中灵光一闪,琢磨着道:“叶兄,你可曾想过,如果药铺和医馆合作,医馆需要什么药材,咱们就多从下面的乡镇收集这些药材,到时候,岂不是两全其美?”

  叶旻听了,止不住点头赞许,道:“对啊,以往,医馆总会让那些学徒上山去采药,或是偶尔有人发现了某种药材,卖到医馆,而这些都无法满足医馆的需求,导致药材缺乏,病人也只能自己按着药方想办法去寻药,现在那些药材铺子定下的价格往往是居高不下,贫民百姓们根本就买不起药啊。咱们开个药材铺子,与医馆直接合作,到时候,医馆开什么药,咱们铺子就有什么药,价格也合理,大多数病人还是买得起药的,也不至于没药可抓呀。”

  白文筠面带微笑:“那叶兄,你觉得在这皇城中,有哪间医馆最合适?”

  叶旻眯着双眸,看向了楼外,很快,便回道:“自然是济世医馆。想必白兄也听说过,前些日子,医神万岷唯一的弟子回到了皇城,并且坐镇济世医馆,听说那位奇才是位年纪很轻的女子,此女才貌双全,在这皇城中,可是被传为了佳话呀!”

  白文筠笑着拍手:“好!叶兄的眼光真可谓妙绝,济世医馆确是不错的选择,不过,叶兄只听说过那女弟子才貌双全,可曾听说过她其实性情冷傲呢?”

  “哦?”叶旻疑惑,眼珠子转了转,笑道:“这么说,白兄是见过这位女弟子咯?”

  “见是见过,这位女弟子名唤冷青,真是人如其名啊,冷傲得很,不太好相与,哪日叶兄见了,自然能够明白我的意思。济世医馆名声在外,咱们要与它合作,有些难度,先不说是否谈得成,就说大夫每日开出的药方上的各种药材,那真是数都数不清,将来我们的药材铺子,首要条件就是得保证药材来源的稳定、药材的质量、药材数量,药材的价格更是要慎重考虑,其他诸如时间条件这些......”白文筠大致分析了一遍。

  叶旻听得入神,不住地点头,道:“白兄的考虑很周到,济世医馆毕竟不同于其他的医馆,它虽然历时不过五十几年,但因为是天下闻名的医神万岷的,而且,现在还有了他唯一的弟子坐镇,将来这人气定会越来越旺,一旦来寻医问诊的病人多了,那么药材的需求自然增多,到时候,我们药材的供应也得跟上病人的需求才是。”

  “供应不够的话,必要时候,咱们还得适当地抬高价格。依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天下所有医馆和药铺,都是分开来的,一般的医馆都是学徒去采药,还有一些是下面的乡民们偶有识得药草的,便会拿到医馆来卖,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清楚这里面的形势,因此,上当受骗者居多,而且,他们也不太认识那些草药,更不知道哪些草药珍贵,哪些草药普通,更不懂这些药草的药性和用处,所以,采药对于他们来说,无非是一笔不大不小的横财罢了,而他们所居或是靠水,或是靠山,其中靠山者居多,俗话说,靠山吃山,他们对赖以生存的山林野地也一定是最最熟悉的,依白某的意思,就是将这些乡民们聚集起来,让人教他们辨识草药,再以工钱为前提,让他们去为我们采集药草。你看如何?”

  说了这么多,白文筠早已口干舌燥,就着冷茶喝了两口,润了润嗓子。

  叶旻听了良久,也思索了良久,最后,不由点头称赞,拱手道:“原来白兄已是成竹在胸,叶某佩服。”

  白文筠摆摆手,回说:“叶兄客气了。对了,说了这么多,白某还不知叶兄贵庚呢,若是叶兄比白某年长,那白某愿意尊称叶兄为大哥,若是白某痴长叶兄几岁,那白某就厚着脸皮做叶兄的大哥了。”

  叶旻笑道:“小弟不才,今年痴长了二十八岁。”

  “哈哈,原来叶兄比小弟还年长六岁哪,真是看不出来呀,那小弟就尊称你一声大哥!”

  叶旻再次拱手,连说:“不敢,不敢。”

  说着,两人起身,一齐把着茶盏,以茶代酒,彼此碰了碰,随后一饮而尽。

  “好茶!”白亦筠笑道。

  “哈哈,的确是好茶啊。”叶旻应道。

举报

作者感言

呓意

呓意

看了一天的青岛往事,觉得挺有意思的......

2019-05-25 23: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