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簪中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进见

簪中谋 呓意 2076 2019.06.01 23:07

  西山围场,立朝之初始建,前朝几位皇帝尚文,并未设围场,也从未行围。到这一朝,皇帝却尚武,围场不仅用来打猎,而且还养着一些家禽、鹿、兔、狐、貂等,另外,大炎的军队便驻扎在这附近,因此西山也还是将士们操练演习之地。

  此时节的西山,早已为白雪所覆盖,林木枯瘦,一派萧索。从西山山脚下望去,只觉山势平缓,连绵起伏,一望无际。

  黄昏时分,有一队马车急速驶进了西山的山道上。山道很平坦,马车也跟着平稳了许多,坐在马车里的人已经昏昏欲睡了。

  进了山道以后,四周变得寂静许多,尤其是在夜幕渐渐的笼罩之下。

  雪依然在下,风呜呜地低吼。晶莹雪花覆盖了山道,教人分不清哪里是山道,哪里是山,亏得马儿识途,才能继续往前赶。

  走了没多久,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正闭目养神的白文筠睁开了眼睛,拉开车帘子看了看外边,只见一片白茫茫,耀眼的白色刺得他瞬间清醒了过来,寒气袭入,又让他打了个寒颤。

  “公公,怎么到这儿便停了?”

  王公公已下了马,他牵着马走过来,道:“这里是皇上的行宫,咱们就住在这儿,太师也在里面。”

  白文筠利落地跳下马车,抬头正望见一座巍峨的牌楼矗立在那里,后面不远处就是宫殿。

  “皇上就在这里?”

  “是呀,皇上每年到此处行围,都会住在这里,几位跟来的皇子、世子也都在里边陪着。”

  “原来如此......”

  白文筠也是第一回来这里,有些好奇。

  “既然已经到了,那就再劳烦公公替我们兄妹领路吧。”

  “那是自然,皇上交待过,要老奴亲自领着你们去。”

  “小妹,快下来吧,到了!”白文筠转身,朝着另一辆马车喊道。

  奶娘正扶着亦蓉下来,刚一出了车厢,顿时觉得寒气从四面八方袭来,简直是刺骨的冷。做了半天的马车,亦蓉不仅感觉到有些晕乎乎的,而且全身筋骨因未能得到舒展,血脉不通畅,腿脚僵硬得很。

  亦蓉瞧了瞧四周,见山势低缓,落雪无痕,山峦静默,雪花飘舞,黛青色的山峦,与晶莹的雪花形成了对比,色彩鲜明,夺目。真是好一副山中雪景!

  此山、此雪,山景如画,雪景入画,寂静的山,飘飞的雪......亦蓉不知不觉看得痴住了。

  “小妹,愣着做什么?”

  白文筠立在牌楼下,尽量躲避风雪,却见亦蓉戴着斗笠、披着蓑衣立在那儿痴看。

  奶娘扶着亦蓉走到牌楼下。

  “公公,劳烦带路吧。”

  走过牌楼,直到首殿前。王公公敲了几下门上的铜环,很快,门里有个侍卫开了一道缝隙,见是王公公带着人回来了,于是开了殿门。

  穿过首殿,往里去,便是一座园子,园子也已被大雪覆盖了一层霜白色。

  再往里去,就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各座宫殿宫室、屋宇楼阁、亭台轩榭,其间夹杂着有松柏槐柳等树木,虽不见绿意,却自成一番景致。

  雪片翻飞,纷纷扬扬。几人踏着道上积雪一直走到一座宫殿前,殿门紧闭。

  王公公领着白文筠和白亦蓉兄妹俩进到旁边的侧室,绕过屏风、帷幔,最终是一间书房。奶娘独自留在外室等候。

  皇帝的案头上并没有杂书,只有一小堆折子摊在那儿。老皇帝正闭着眼睛打盹儿,一旁的小太监则在烧着火炉子,也很暖和。

  王公公虚着声儿道:“皇上,皇上?”

  皇帝缓缓睁开眼睛,瞧见陌生的两人。

  “你们兄妹终于来了,朕等了好半天。”

  皇帝边说,便将桌子上摊开的折子收起,堆到一边。抬眼,先是打量了一遍亦蓉,见亦蓉一副娇弱模样,却气质不凡,于是点了点头,又转到白亦筠身上,见白亦筠相貌俊朗,嘴角含笑,颇有亲近之意,于是笑道:“哈哈,太师千金和公子果真不凡!白文筠,朕记得五年前在宴会上见过你一次。”

  “回皇上,微臣也记得。”

  “今早朕听人说,太师府办喜事那天,却发生了群鸦遮月的异象,朕还听人说,你上告祖宗,感谢祖宗的保佑,怎么,你觉得这事是喜事?”

  这话让得亦蓉有些发怔,那天,在她的婚礼上,来了一群乌鸦,不知是喜事还是......

  “回皇上,小妹婚礼上发生群鸦遮月的异象,自然是大喜之事!乌鸦生性喜食腐肉,多到有死尸的地方,比如说荒无人烟的山野、树林,那些地方可是乌鸦最喜欢的地方,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就在小妹的婚礼上,那些乌鸦聚集在太师府,太师府办的是大喜之事,那么,乌鸦来此断然不会是被腐肉吸引而来,既然没有死尸腐肉,那乌鸦来此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报喜。”

  皇帝听了,大笑道:“哈哈......年轻人的看法就是不一般,有见地,也对,这群乌鸦只是停留了极短暂的时间便离去,若说太师府有死尸腐肉,那也不会聚集如此多的乌鸦,虽说乌鸦叫声难听得很,但换个方向想想,其实也可以是报喜,世人都嫌憎乌鸦叫声难听,喜食腐肉,却不知乌鸦也可以被视为吉祥之兆。不错,好见地!”

  白文筠拱手道:“谢皇上赏识。”

  “嗯,朕最欣赏的就是年轻人的胆识。朕曾听说,你还经营茶庄?还听说,你因此曾与太师闹翻过,呵呵,朕倒是想听听你对于经商的看法。”

  亦蓉看了一眼大哥,给了大哥一个鼓励的眼神。

  白文筠深吸一口气,道:“回皇上,微臣是这样想的——”

  恰在此时,有小太监来报:“启禀皇上,太师求见。”

  “哦?太师的消息很灵通嘛,这么快就听说他的一对宝贝儿女到了西山?哈哈哈,快请进来。”皇帝笑道。

  那小太监去了,不一会儿,白丰毅大步流星地走进来,行礼道:“微臣白丰毅参见皇上。”

  皇帝挥挥手,道:“免礼,白太师,你何必如此多礼,朕早便吩咐过,你虽居太师之职,却曾与我同患难过,也算是老朋友了,朕与老朋友会面,还要如此见外吗?”

举报

作者感言

呓意

呓意

白亦筠:“鸦兄,多谢你来报喜!”   乌鸦:呱呱呱(我就随便叫几声而已,你想多了。)   ——————   大人就别过六一节了,跟小孩子抢,羞羞哒~~~

2019-06-01 23: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