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极道江湖 夫为我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夫为我狂 苏子河 2045 2018.04.16 23:25

  “后果自负,这么大的口气!”欧阳杰冷笑,第一次听到这么好笑的笑话,:“查出是谁吗?”

  “没有。”白修隐忧,对方将信送到我们的人手中,‘狱门’竟查不出对方是谁,不可思议。

  “继续查。”

  “那苏昕?”

  “就算是程森出面,也不行。”欧阳杰眸光阴鸷,露出他平时隐藏的滴水不漏的另一面。

  房间里,苏昕吃饱了,喝足了,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会儿,毫无睡意,索性坐起来,摸出手机,给司秋菊打电话。翻开通话记录,当手指划到一个号码时,苏昕怔住了。

  程森的号码,虽然没有备注名字,但这串数字已印进她的脑海深处。此时,那一夜的深情软语,玄犹在耳的呻吟起来,炽热的气息,有力的臂膀和男人低沉的喘息声,都历历在目。

  心莫名的抽搐起来,是的,她来到B市都快一个星期了,欧阳杰说了,自她离开T市那刻起,程森就知道了。这么多天过去了,这个号码一致都安安静静的躺在手机,不曾亮过一次。

  程森,你知道吗?从没有什么时候会像昨天那样盼着你来电话,哪怕一个信息也好,可是都没有。苏昕捧着手机,泪不知不觉打湿衣襟。颤微着手指按在号码上,却下不定决心将它删除。

  怕睡不着看着天变亮,心烦意乱的苏昕扔掉手机,起身走出房间。外面,夜风阵阵,虽还是很热,却比白天的骄阳似火,热浪袭人好多了。苏昕关好房门,围着训练场慢慢的跑了起来。只有累了,困了,才不会去胡思乱想这些。

  欧阳杰的房间里,白修盯着监控看了有一会儿了。

  沙发上,欧阳杰抽出一根雪茄,叼在嘴里,点燃,然后扫视了一眼监控。监控里,幽暗的夜幕下,一道瘦削的人影不紧不慢的跑着。

  “这会不去睡觉,倒跑起步来,老板,我没有逼她。”

  “我知道。”欧阳杰吸了口雪茄,往后靠着:“白天睡足了,晚上吃饱了,不消耗消耗,今夜怕都无法入睡。程森那边有什么消息?”这么些天过去了,程森早就收到消息了,却没有一点动静,欧阳杰坐不住了。

  “程森去了趟欧洲,在欧洲那边的公司呆了三天。”白修把得到的程森行踪报给欧阳杰。

  “三天都呆在总部?”欧阳杰怀疑,他一直想知道程森在欧洲那边的实力究竟有多大,可就是得不到有用的东西。想想程家,五年前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家族企业,不到十年的时间,在程森的手中,竟发展成国际公司。

  呵呵,T市真是个藏龙卧虎之地。鹿哲,文轩,张扬等等,包括他自己,几年中都从普通家族企业变成外界讳莫如深的豪门家族。

  他欧阳杰真是不枉此生啊。

  “是的。”白修听出欧阳杰话中的不满,但是他对‘狱门’的能力还很是有信心的。

  “白修,‘狱门’是不是该清理了。不然,今天有人把信送到家门口,我们不知道对方是谁。明天,别人会拿着枪抵在我的脑袋上,我还得问人家是怎么进来的。”欧阳杰眸中拧起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光,亮出他的手段。

  “是,老板。”瞬间,一股强压从头顶罩了下来,白修的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半个月后,欧洲那面有单生意,让他们去吧。”欧阳杰说的他们是林蕴含他们。

  “是,老板,苏昕怎么办?”苏昕是块烫手山芋,白修不得事事都要请示欧阳杰。

  “也去,我就不信程森还能无动于衷,按捺的住?”欧阳杰脸上划过一抹狠戾:“不管多大的损伤,一定要完成任务。”

  “是。”

  第二天,苏昕又是睡到艳阳高照。外面,骄阳如火,热浪逼人,不远处,林蕴含等人顶着烈日在站立。苏昕关上刚打开的门,又躺回了床上。管他呢,白修不叫她去训练,她也不会傻到自己出去找罪受。反正白天训练也是训练,晚上训练还是训练,就等晚上在出去吧。

  舒舒服服了一个下午,夜晚来临。苏昕整理好,打开房门。外面,明晃晃的大灯照的训练场更加的幽静。苏昕压压腿,拉拉手臂,跑步去了。

  就这样,苏昕开启了白天睡觉,晚上训练的模式。一个星期过去后,双腿已不酸痛,反而能轻松跑完原先对她遥不可及的5000米。也许是每天训练的缘故,苏昕不在去想程森和那个夜晚。

  虽然心中时时的还牵挂着苏宸,但累了,回来倒头就睡,也不想那么多了。

  林蕴含等人都晒黑了,他们的训练量每天都在加大。而白修和欧阳杰似乎默许了她这种白天睡觉晚上训练的方式。只是,苏昕想不明白,欧阳杰这么纵容着她,到底是为什么呢?

  罢了,走不一步看一步吧。

   T市,青恋八楼,鹿哲不停地晃动着杯中的酒:“这苏昕怎么会和欧阳杰掺和到一起了呢?”他想不明白,但能断定,欧阳杰这货,肯定没有什么好心。

  文轩呷了口酒:“苏昕进入了‘狱门’,欧阳杰或是想用她来对付我们三人中的某个人吧。你说他想要对付谁呢?”

  “你是不可能的,你在B大的学生那么多,这货若想对付你,怎么也轮不到苏昕。程森有可能,还有我,前段时间因为雷文雷虎的事,和苏昕走的比较频繁,以欧阳杰的手段,他早就知道了。”鹿哲想了想,把文轩捋掉。

  “欧阳杰的目标应该是程森,不是你。”文轩放下酒杯:“看来,我们之前都小看他了,鼻子倒蛮灵的,不知道他还知道什么。”

  “走,我们去B市,把苏昕带回来。”鹿哲撂下酒杯,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沐泽。

  “再等等。”

  “不能再等了,苏昕说不定整天巴巴的盼我们去呢!在等下去,呆在‘狱门’中不死也得脱层皮。”鹿哲真想立刻马上去B市把苏昕带回来。对于欧阳杰的训练,他们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这中间的残酷。他们手里的人都是这么训练的,刀尖舔血,踩枪口,训到最后,能不能活着都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