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奈何(第三更)

人神 南朝陈 2147 2012.11.12 22:09

    鳌头岛,位于通江上游,团团如盖,状若鳌头,故得名。

  此岛山清水秀,灵气蕴含,后又修了石道,建立许多亭台楼阁,久而久之,就成为道安府一处名胜景点,平时多有文人骚客,富翁贵人前往游玩观光。

  在岛上中心处,有一口深潭,名“龙潭”,深不可测,潭水碧绿清明,就算在酷夏炎暑之季,都有丝丝寒气散发,极为奇异。

  有传闻称,此潭深千丈,可直通龙宫——传闻的真实性无从稽考,而它的散播流传,无疑为整个鳌头岛蒙上一层神秘的光环,更加引人入胜。

  龙潭边上,有一方巨大的鳌形岩石,通体淡青色,浑然天成,栩栩如生。看上去,就像一头巨鳌刚刚从潭中爬出来,摆动肢体,要走向远方一般。而在石背之上,有“独占鳌头”四个飘逸大字,鬼斧神工,乃是当代书法名家顾好道的亲笔。

  顾好道,人称“书圣”,一字千金,十年前他遨游此岛,驻足潭边,见奇石,于是泼墨挥毫,写下这一幅字。笔墨淋漓,有鬼斧神工之妙。后来道安府请来名匠拓印字迹,加以保护,就不怕风吹雨淋破坏了。

  是夜,夜色茫茫,龙潭近处的空地上,灯笼高挂,数以百计,把周围照耀得如同白昼般。

  灯火之中,宴席成排,正有些风流倜傥的才俊人物在饮酒作乐,边上奴婢仆从,走马灯笼般服侍殷勤,不断地斟酒上菜。直把此地,当成了酒楼之所。

  “我欲踏雪去,狂饮三百杯;飞舞掌中剑,向晚不须归。”

  席间一公子长身而起,面如冠玉,玉树临风,身穿狐皮裘衣,雍容华贵,左手把持一壶酒,不断往嘴里灌着,狂态萌生,出到空地处,右手抽出腰间宝剑,一泓寒光,飞舞旋动,如花团锦簇般耀眼。

  这一手吟诗,喝酒,舞剑,狂放不羁,风姿艳绝,顿时引得一片喝彩声。

  “好剑法!”

  “好诗!”

  “狂剑之名,剑生不负也。”

  当下许多人拼命拍掌。

  “静儿,他就是万剑山庄的万剑生万公子,人称‘狂剑’,剑法超群,有狂意,等闲不会在人前出手。他眼下愿意舞剑,却是因为场中有郭仙子的缘故。”

  在席间下首处,彭青山轻声向江静儿介绍,而叶君生则坐在最边上,正在埋头对付美味佳肴呢。

  彭青山所说的“郭仙子”,形体窈窕,面上蒙一方轻纱,容貌若隐若现,更显得神秘诱人。

  所谓“仙子”,自是美誉。

  这次夜宴,主要人物便是万剑生、郭仙子、彭青山、以及岁寒山庄的谢明远谢公子。至于那江湖第一神剑谢行空,如今却还没有来到。

  作为彭青山带来的“朋友”,换了女装的江静儿英姿娇媚,气质飒爽,并不亚于郭女侠,顿时成为一个焦点;而衣装简朴的叶君生,直接被无视了。

  万剑生舞剑完毕,还剑于鞘,昂然挺立,接受一片赞赏。他腰间悬挂的剑鞘,乃是上等的乌鲨鱼皮炼制而成,上面又镶嵌了一十八颗宝石,熠熠生辉,光彩夺目,衬托之下,更显得此子卓越不凡。

  他正顾盼自雄间,忽然瞥见席上有一子头也不抬,双手油腻,正在狂啃一根丰满的鸡腿,根本没有任何表示,心中顿时不悦:哼,彭青山都带的什么人来,行为如此粗鄙,吾与他同席,简直辱没了自家身份。当下喝道:“你是何家子弟,日间不得饮食吗?吃相如此败坏,无端惹人笑话,还不速速退下。”

  喝声隆隆,毫不客气,之前彭青山没有细说其中缘由,可他也不给面子。

  叶君生嚼肉不停,慢悠悠回答:“小生叶君生,受彭大人邀请而来。既然来之,便为客人,阁下大呼小喝,这便是你的待客之道?”

  反击犀利,针锋相对,气氛一下子就紧张。

  火烧上身,那边彭青山心中暗骂,但此刻却不好明说。

  万剑生恼怒不已,对彭青山道:“青山,你怎得请如此卑劣之客前来,徒然污了郭仙子的明眸。”

  那边的“郭仙子”,果然秀眉紧蹙,不堪入目,很看不惯的样子。

  彭青山不慌不忙道:“剑生兄稍安勿躁,说起此子,乃是我彭城县一大名人,人皆称其为书痴,足不出户,闭关读书十余载,平时饮食,皆依赖幼妹供给……”说到这,故意顿一顿。

  万剑生立刻就听出来了其中的嘲弄之意,哈哈大笑:“原来是个傻子废人,怪不得如饥似渴,只怕平生不曾品尝过如此美食吧。”

  闻言,江静儿顿时脸色一紧:来了,果然来了……

  转眼却见到叶君生并没有暴怒的模样,反而是很淡然态度:“美食可口,奈何某人面目可憎,忸怩作态,端是倒人胃口。”

  这句话一出,便等于赤、裸裸的挑衅了。

  彭青山真没想到他敢如此说话,惊喜交集;而江静儿则心中大呼糟糕。

  万剑生怒极而笑:“小子,既然你倒了胃口,那就不用吃了吧。”大踏步走来,就要动手,将他扔出去,想必这一扔,定然会扔出一道美妙的弧线来,使对方上演一出精彩的“饿狗抢食”丑态。

  呼的!

  不及多想,也道不清是何种情绪作怪,江静儿就挺身护在叶君生面前。

  这一护,显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万公子息怒,叶君生是我江家请来的诗会代表,我却不能坐视其受人欺凌而置之不理……”说着,又对叶君生道:“叶君生,既然此间主人不愉,你随我走吧,免得得罪更多的人。”

  叶君生点点头,放下本来已紧紧握在掌中的一根筷子,起身跟随江静儿离席。

  场中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彭青山脸上,彭青山对于江静儿的情义,他们洞若观火,自是看出几分端倪,可眼下江静儿却完全不顾及影响,不惜挺身揽下一切责任,保护叶君生。至于说“他是自家的诗会代表”云云,谁都听出来是托辞。

  彭青山的脸好像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上去一样,火辣辣的,一时青,一时红,啪啦,却是握在掌中的一口玉杯被捏得粉碎。

  同时碎掉的,还有那一份满满的自信。本想借机羞辱叶君生一番,哪料到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情况急转,丢面子的反而是自己,气煞吾也:我本将心系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