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踢飞

人神 南朝陈 2179 2012.11.09 09:58

    (新的一天求票票——感谢书友“︶ㄣ虫子の呆”、“小黑的肉包”、“夜色当空”、“水果狂想曲”、“v0”、“我是一条熊猫鱼”的慷慨打赏!)

  “老爷,都打听清楚了,是一个从县城里出来,替黄秀才看守祖屋的书生干的。这小子,就是彭城县有名的叶家书痴,一痴儿,否则断然不敢去看守那屋子。”

  宽敞的厅堂上,一名管家打扮的仆从,对着坐在堂上太师椅的中年人,毕恭毕敬地汇报着。

  中年人衣穿富贵,鼻子里哼了一声:“这厮不当人子,一点规矩都不懂,居然跑到广平乡来卖对联,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他姓苏,字“之源”,乃是方圆数十里,三个乡上唯一的秀才,乡绅人物,在这一片,算是德高望重。

  往年,乡上的百姓都是来苏家求写对联。当然,等闲苏秀才不会亲自动笔,都是交给门下的几个学生操刀。

  习惯成自然,周围三个乡每年的对联事宜,早被他视为禁脔。不料今年居然跑来个叶君生,一声招呼都不打,在广平乡做起了营生。如果只是帮就近几户人家写倒没什么,关键是他越写越红火,不但广平乡,就连相邻的屋山乡的村民都跑过去了,影响甚大。

  其实帮村民写对联所获得的酬劳,零零碎碎的,苏之源根本看不上眼。问题在于面子,在于规矩。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假如人都跑去求叶君生这么一个童生写对联了,那他堂堂秀才的脸往哪里搁?

  管家道:“老爷,那小子着实可恶,不给他点教训,他就不知天高地厚。”

  苏之源啜了口茶,慢悠悠道:“老王,这事你去办吧。记得,要办得干净,稳妥,不能出差错。”

  管家忙道:“老爷放心。”

  说着,便告退出去,心里早有了主意:这样的事情,交给乡上几名泼皮闲汉,最合适不过了,只要不闹出人命,不管打断胳膊或者大腿,都不算事儿。

  ……

  “新春富贵年年好,佳岁平安步步高!”

  这一幅对联,叶君生已写了十几遍,熟手得很,一气呵成,非常流畅。这些对子,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副,村民挑选好了,他就马上动笔。

  笔画苍劲有力,字体飘逸含韵。

  书呆子窝在书房里头十余载,闭关“修炼”,真不是盖的。“痴”,从好方面讲,就表明对于某样事物异常的执着投入。唯如此,方能见真章。只是以前的他性格太迂腐,把一身才华埋没了。

  别的不说,光这一手字,就足以跻身名家水平。

  当然,字画这行,光有功底不行,还必须有名气。而名气,不炒一炒的话,根本不可能热得起来。

  在彭城,叶君生倒有些名气,可惜是臭名。若他在县城里摆摊,恐怕不会有人要他的对联。幸好在乡下,村民们却不会在乎这些东西,他们更未必听说过书痴的事迹。

  把最后一副对子写完,晾干,交付给人后,今天的任务差不多就结束了。抬头望望天色,将近黄昏。叶君眉牵着大圣去溪边喝水,还没有回来。

  天气干冷干冷的,叶君生紧一紧手脸,踱步出去,顺便叫妹妹早些牵牛回来。

  寒冬已至,北风摧折,大片的草丛早已枯黄,放目望去,野外一片萧杀苍凉的景观。

  一会之后,就到了溪边。如此季节,溪水也落下许多,露出浅水区河底的一颗颗鹅卵石来。

  沿着溪水走了一段,前方忽然传来悠扬的牧笛声,曲调明快欢乐,宛如天籁。

  叶君生心一动,加快脚步,转过一个弯道,前面就看见了叶君眉和大圣的身影。

  叶君眉骑在牛背上,双手拿着一根竹笛放在唇边,美妙的笛声便飘扬出来,让整个枯萎的天地,为之一亮。

  没想到,妹妹还有这一手技艺。

  叶君生站住,沉浸在笛声里头,竟有几分痴了。

  大圣的步伐不疾不徐,但彼此的距离本来就不远,不用多久,就走到跟前来。

  “哥哥,你怎么来了?”

  叶君眉放下笛子,欣喜地道。

  叶君生笑道:“写完了今天的对子,有些倦怠,所以出来走走。”

  “嗯,坐得太久对身子不好,需要活动下。”

  叶君生眼睛眯了眯,轻轻拍了拍牛头,若有所指:“大圣这几天气色很不错呀。”

  岂止不错,自从那一晚吞噬了鬼火,这老牛就像吃了大补丸,焕发第二春,皮毛仿佛换了一层,变得光泽恍然,泛出一种健康的青色;一双牛眼,恢复了精神,变得明亮。

  哞!

  大圣一声低鸣,还撅了撅蹄子,心情挺不错。

  “走吧,回去。”

  叶君生牵着绳子,叶君眉没有下来,就那般坐着,任由哥哥牵着走。两人一牛,在苍茫的景色中自成一幅灵动的剪影。

  “嘿嘿,好水灵的姑娘,要到哪里去,快唤声哥哥来听听!”

  就在这时候,两个闲汉嬉皮笑脸的横地走出来,拦住去路。他们都是三十多岁的模样,身上穿着紧身的衣衫,其中一个,故意敞开胸怀,露出毛茸茸的胸膛,以显示他不怕冷。

  叶君生面色一沉,道:“你们是什么人?”

  闲汉哂笑道:“你管我们是谁,识相的赶紧滚开,免得碍手碍脚的,坏了大爷好事。”

  说着,就走过来,完全把叶君生当成了空气,径直走向叶君眉,伸出双手,要把少女抱搂住。

  叶君眉一惊,赶紧跃身,躲在大圣身后。

  那闲汉早被少女的容颜所吸引,神魂颠倒,色迷迷笑道:“妹子莫怕,快到大爷怀里来,我保证能让你欲仙欲死的……”

  蓬!

  措手不及间,大圣蓦然前蹄飞起,重重击中他故意显露胸毛的地方,似乎敲了一记重鼓。

  闲汉反应不及,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人就飞了起来,扑通一声掉落在溪水中,又冷又痛的情况之下,吐血不止。

  另一名闲汉本来负手站着,负责盯住叶君生,只要这书生一动,他就动手。不料电光火石间,同伴居然被一头牛踢飞,不禁勃然大怒,反手一抽,从腰间抽出一柄牛角尖刀来,呼叫着,冲向水牛,要一刀把它捅死。

  “哞!”

  大圣蔑然一叫,前蹄用劲,嗤的,又是疾快无比的一脚,堪称无影脚——这一刻,它不是一头牛在战斗。

  它不是一头牛!

  噗通!

  闲汉惨叫一声,刀子不知脱手飞到了什么地方去,人则准确无误地步同伴的后尘,洗澡去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