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异变(求推荐)

人神 南朝陈 2783 2012.11.13 10:15

    (感谢书友“星空的物语”的慷慨打赏——今天票票缩水不少也,看来三更推销不出去了,悲催!另外还说下这本新书,南朝是花了很多心思的,许多框架背景,都一点点地引出来,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喜欢!)

  晚风习习,水流滔滔,船桨划动流水的声响,交织在一块,便成为一曲轻快的调子。

  江静儿的心情却一点都不轻快,阴着脸,打量叶君生:“没想到你开窍之后,脾气倒变大了。”

  必须大。

  依照传闻,叶君生以前的模样,打三百大板估计都拍不出个屁来;只怕被人一吼,两腿子就开始发软,屎尿都会流溢。

  今晚呢?

  今晚的叶君生就像个好斗的鸡——肯定是公的啦,见人就想啄一口。问题在于,他有这个脾气,有那个本事吗?

  难道说那些书呆子,都有一身倔脾气?

  这一点倒很好理解,比如说入朝为臣,精忠爱国,有时候为了进谏,不惜以头触阶,撞柱,甚至在城门上吊……

  如上种种,说好听是读书人的骨气铮铮,说难听便是二愣子。

  现在的叶君生无疑一样,面对武功高强的对手,竟敢当面顶撞,简直不怕死了。

  “咦,有些不对劲……看这呆子,明明不是那样犯浑的人,莫非他有所依仗,或者说,他算定我会相助,其实就是故意来搅局,恶心人的……”

  江静儿心思聪慧,念头旋转,立刻就捕捉到了一些破绽之处。越想越有可能,隐隐居然有被算计的意味。

  只听叶君生悠然回答:“脾气大点也不完全是坏事,起码我证明了一件事。”

  江静儿疑问:“什么事?”

  叶君生眨眨眼睛:“那就是你虽然浑身大小姐脾气,但有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在那样的情况之下,面对万剑生,这女子能够挺身而出,这样的舍弃果敢,大有扶弱侠风——虽然,就算她不扶,叶君生也能活得很好,不过意义截然不同了。

  可爱?自己?

  江静儿平生未曾听过如此评价,霍然站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最后只能甩下一句:“我是可怜你,怕你被人杀死,无法向爷爷交差。”

  气哼哼地起身返回乌篷里去了。

  这是一艘小船,从鳌头岛那边的码头租来的——鳌头岛为热门景点,开发得不错,自然也有码头,有靠此为生的船家。

  立在船头上,吹着晚风,叶君生的思维十分清醒,他回首张望,望见鳌头岛已化为一团模糊不清的黑影,间或有一些亮光闪出,应该就是聚会在上面的人所点起的灯火。

  “嘿,公子侠少,武林仙子,算是见识了……”

  突然哂笑一声,盘膝坐下,闭目静思,却是在修炼《永字八剑》。

  随着感悟增深,叶君生通过冥想,也能琢磨体会剑意。这是一个了不得的进步,可以大大提高修炼的时间段。

  隐隐间,他感觉到,也许用不了多久,就能演化出第三道剑意:“竖笔剑意”了。

  小船划回到江家所租赁的座船边上,江静儿与叶君生上了座船,彼此不再说话,就各自分开回自己的房间。

  他们之间,本来就不是很熟……

  ……

  对酒当歌,宝剑狂舞。

  嗤!

  当最后一剑势如闪电般脱手飞出,刺入一棵树干之时,彭青山仿佛将所有的愤懑都发泄了出来,团团一抱拳:“剑生兄,明远兄,郭仙子,今晚因我之故,累得你们兴致败坏,彭某有罪。如今天色已晚,恐怕神剑行空不会来了。如此,久待无趣,我就先行告退吧。他日再会,定将敬酒赔罪。”

  落落大方说完,带着自家随从离去。转身而去的时候,脸色终于按耐不住的变得铁青:

  “江静儿,你怎能如此!你怎敢如此!”

  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内心咆哮质问。

  他实在无法想象江静儿竟会帮那呆子出头,以至于不可收拾,让整件事情都失去了控制。

  如此,等于是江静儿做出了选择。这个选择,或许不会是叶君生,但更不会是他彭青山。

  这才是他最不可接受的事——他本以为,江静儿之前的若即若离,只是碍于与叶君生之间的婚约。当婚约解除,一切障碍消失,江静儿自会投、怀送、抱,顺理成章成为自己的女人,哪知道竟会是这般结果?

  彭青山又怎想得明白,在江静儿心目中,对他只是当个哥哥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情意。

  以“哥哥”的名义,自古便是一张悲情好人卡。只是今天这张卡,因为形势的变化,提前发了,派发的时候很让人下不了台而已。

  谁造成的?

  彭青山一走,万剑生与谢明远等对视一眼,冷哼道:“我等兴致,尽被那痴儿坏去,不如散了吧。”

  本来很有意头的一场宴席,居然闹得不欢而散,实在令人郁闷。

  他们这一个圈子,都是鲜衣怒马的年轻俊秀,心气比天高,没来由给一个穷酸书生搅了局,简直岂有此理。

  曲未终,人已散,过不多久,本来热闹腾腾的地方,就剩下空荡荡的亭台楼阁,树木对影,以及收拾不干净的残羹冷炙。

  一下子静谧下来,或有山风吹佛树叶,沙沙作响。

  沙沙沙!

  丛林间忽然响起一阵细微的足音,过不多久,就见到一头兽类探头探脑地现身。

  微弱的星月照耀下,可以看出,它竟是一头猪。

  一头粉嘟嘟的大肥猪!肥头大耳,粗略目测,起码有三、四百斤的身段,那一身皮肉,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嫩,胖乎乎,粉嘟嘟,令人看见,就想扑上去咬一口。

  它蹑手蹑脚,憨态活泼,一对眼睛,咕噜噜不停打转,显得异常灵动的样子。

  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肥猪目不转睛盯着前方,看着那一方巨鳌状岩石。而它的情态,根本不像在看着一块死物,而像在看着一个会动的有生命的存在,期盼而兴奋。

  “嗯,有人来了?”

  它突地耳朵一竖,似乎听到了某些动静,立刻敛息静气隐于草木之中。

  片刻之后,只见一道飘忽的人影悄然而至,也不现身,却藏在另一边的位置,也如肥猪这般潜伏窥视着。

  许久,天上的云层被吹散了些,月光熠熠,倾泻下光华。

  噗!

  那块本该是死物的青色石头居然在这一刻动了,变成了活物,鳌头缓缓扬起,嘴巴蓦然张开,吐出一张巴掌大小的玉符来。

  这张玉符,四四方方,约莫半尺长短,上面有字符流转,奥妙非常。只是玉符质地显得有些敝旧,有破损的痕迹。

  玉符被吐出后,凭空竖立,微微上下浮动,竟在吸收吞吐月亮精华。

  嗤!

  就在此刻,一道剑光横空出现,正是那潜伏的人影,手提一柄三尺青锋,疾斩而来。

  石鳌这才察觉,来不及吞回玉符,凌厉的剑光已斩至,居然只一剑,就斩断了它与玉符之间的联系。

  那玉符,犹如活物,登时冲天而去,然后化为流光,朝着树林激射而去,似乎在逃遁。

  “哪里走!”

  人影并不继续攻击石鳌,折身急追玉符,忽而见到树林中蹦起一团粉嘟嘟的身影,竟为一头大肥猪。

  这一刻,肥猪的动作十分敏捷,大口一张,就将迎面飞来的玉符咬住,咕噜咕噜地吞进肚子,放声大笑:“八代祖宗显灵,通江河伯之位,从天而降,俺老猪得矣。”

  飞快转身,一溜烟跑个没影。

  那剑客追之不及,十分懊悔地狠狠一跺脚:“到手的仙缘,竟被一头猪妖抢了去,谢行空呀谢行空,仙缘绝矣。”

  他竟就是那享誉武林的第一神剑谢行空。

  噼啪!

  一声巨响,不用回首,谢行空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

  《道安府志》:明正十五年,正月初八夜,天降冬雷,击碎鳌头岛上奇石,此兆不明。或有传言曰:顽石存世千年,经历无数,乃至灵窍开通,修炼得道,故度雷劫而飞升也。民众深信之,后府衙在此遗址之上,建立石台,名“飞升台”,旅者甚爱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