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具保

人神 南朝陈 2284 2012.11.05 20:06

    (新书榜第十三了,就差一步,只差一步!)

  今天叶君生一早就出了门,提着两斤米,半斤肉,到城北拜访黄秀才,自是为了具名担保之事。虽然之前被对方拒绝了一次,但为了来年能有资格参加童子试,不得不再跑一趟。

  黄秀才今年四十八岁,年纪说不得年轻。他考取秀才功名差不多十年时间了,期间参加过两次乡试,却都铩羽而归。随着年纪增大,渐渐就绝了入仕之心,就想着在县城里好好经营,做一名富家翁算了。

  有秀才功名,身份地位截然不同,只要有心,大把捞钱的机会,积累着,可以成为乡绅阶层。

  瞥了一眼寒酸的米肉,黄秀才就不欢喜,一张方脸拉得长长的,几乎变成了马脸,慢悠悠道:“君生有心了。”

  叶君生把他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心里腹诽不已,嘴里道:“不知先生是否愿意替小生具保?”

  黄秀才啜了一口茶,沉吟半响,猛地想起一事,便道:“难得君生如此诚心,我帮你具保也是成人之美,不过嘛……”

  听到有戏,叶君生顿时来了精神:“请先生明言。”

  黄秀才呵呵一笑:“我想请你帮忙办件事。”

  “什么事?”

  “我在西郊广平乡上有一座老宅子,因为举家搬迁进了城中,故而少人居住,平时只留一老仆看守。不过一年前此仆已卒,就再没有人看家了。如果君生不嫌弃的话,你去那宅子里住上一个月,那时我找到了人,自可接替回来。”

  叶君生目灼灼地看着他:“先生的意思是我替你看守房子一个月,你就愿意帮我具保?”

  “不错。”

  “好,我答应了!”

  叶君生斩钉切铁地道。

  黄秀才瞥了他一眼,忽道:“君生,有一件事我需要提前说明,就是我那宅子,有些不太平。”

  “不太平?”

  叶君生不明白。

  黄秀才苦笑一声:“我就明说了吧,我那祖宅,闹鬼!”

  闹鬼?

  叶君生微微一怔,忽而一笑:“我辈读书人,读圣贤书,聪明正直,何惧鬼魅?”

  黄秀才大喜:“这么说,你不怕?”

  “当然不怕!”

  “好好,我这就与你签订文书。”

  困扰已久的问题得到解决,黄秀才甚是欣喜。他的老宅子闹鬼,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事发久矣,一直得不到解决。眼看祖宅荒废,心里焦急。前些日子,其上渡云寺,捐献了十两香火钱,找了空大师寻求方法。

  了空大师呵呵一笑,说道闹鬼之事,只是宅子太久没有人住,缺乏生气,只要住进了人,并住上一段时间,自可辟邪。

  对此黄秀才深信不疑,以前有老仆守着,风平浪静,并无事端。那些诡异之事,都是老仆死后,宅里没人管理了才闹将起来的。

  一闹不可收拾,再想找人看守房子,别人都怕了,不敢应承。眼下见叶君生登门,黄秀才心生一念,便提出要求,没想到对方极为爽快就答应。

  “嘿,这书痴,果然有傻气……”

  黄秀才不动声色地签署了文书给叶君生,也就是正式具保了。这样一来,只要再找几名街坊联名,开春的童子试,叶君生就有了考试的资格。

  与此同时,叶君生也写了一份承诺书给黄秀才,要替对方看守一个月的房子。另外,他还要求带妹妹叶君眉一起住进去。

  对此黄秀才毫无意见,多一个人,便多一分生气,是好事。

  离开黄家,叶君生面有沉吟之色。他本来就要找个时机,暂时离开彭城一段时间,替黄秀才看守老宅,正是机会。

  今天是晴天,街道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颇是热闹。

  人群中有一道人大步迎面走来,甚为引人注目。其五短身材,道袍宽大,面皮焦黄,留一丛短须,一双眼睛,左大右小,看起来,倒有几分凶恶之相,根本不像出家人。

  当他和叶君生擦肩而过的时候,叶君生不禁多瞄了几眼。不料立刻遭到道人的不悦,狠狠一瞪。

  被他这一眼瞪着,叶君生顿时如置身冰窟,有一种透心凉的感觉。脑海仿佛僵硬了似的,思维都停止了运转。

  嗡!

  两道剑光乍现,破空而出,斩开了许多阻滞。只一瞬间,整个世界,才又重新感到暖意,恢复活动。

  叶君生赶紧低下头,加快脚步离去。

  “咦?”

  道人有些惊讶地瞥着叶君生的背影:这个书生倒有些心性定力……

  也就一瞥而已,并不放在心上,很快就继续走自己的路——

  “咱来这彭城县已多日,可师尊吩咐之事毫无发现,该如何是好?”

  如此念着,便有了些焦急。

  “整个彭城县,方圆百里,都已探寻遍了,莫非对方已离开,或者隐匿起来了?好在师尊并未定下期限,那我就先住下来吧。难得下山一趟,顺便享受享受这红尘繁华,才不枉此行,料师尊也不会怪责于我。”

  定下主意,顾盼间见到街边一座花团锦簇般的楼阁,名曰:“摘花楼”,却是青楼所在。有几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也不怕冷,穿得极其妖娆,在楼上阳台探出身子,娇声招揽客人。

  见状,周乱山内心骚动,大步走了进去。

  那迎客的龟奴见他是个寒酸道士,顿时黑了脸,喝道:“哪里来的野道士,快……”

  一个“滚”字还没有出口,却被一团灿烂的银光晃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周乱山随手一掏,便是一锭银子:“赏!”

  龟奴喜笑颜开:“小人谢过道爷。”顿一顿,双手拢在嘴边,麻利无比地吆喝起来:“楼上楼下的姑娘们,快出来接客啦!”

  这个喊声,可是对最富贵的客人才有的待遇,同时算是个暗号,通知里面等待的姑娘知晓,有大鱼来了!

  龟奴阅人多矣,那沉甸甸的赏银经手一掂,差不多三两。出手如此阔绰,简直平生未遇,哪里会怠慢?

  在青楼,间或也会有些和尚道士偷偷跑来开洋荤,不足为奇,不过他们基本都做了伪装,像周乱山这般大摇大摆,光明正大而来的,倒是罕见。

  很快,五、六名青春女子争先恐后地扑出,依偎在周乱山身边,莺莺燕燕,脂粉袭人。

  周乱山心意大快,他所出身的道门,几乎不用遵守什么清规戒律,因此无须顾忌,可以便宜行事。当下变戏法般时不时掏出银子来赏人,直把这些女子喜得心坎儿都酥了,恨不得立刻扒光这道爷的衣裳,看其到底带了多少钱财在身上。

  厢房一入,大门一关,顿时便有娇啼细语传出,其中春色香艳之处,不足为外人道也。

  %%%%%%%

  感谢书友“浮云里的鹤-隐”、“侠王盖聂”、“星空的物语”、“︶ㄣ虫子の呆”的慷慨打赏,感激不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