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眼界(求收藏推荐)

人神 南朝陈 2211 2012.10.31 19:44

    (感谢书友“我是一条熊猫鱼”、“枫萧隐”、“天地不仁之王”的慷慨打赏,同时感谢更新票,虽然都是一万几千的,目前只能干瞪眼,流口水,还请谅解……)

  “青山,你要做什么?”

  江静儿抢先一步,拦在彭青山面前,态度前所未有的认真。

  彭青山一皱眉:“静儿,你要护他?”

  “在契约未解之前,他始终是我的未婚夫,却不能坐视其被你肆意欺辱。”

  彭青山目光炯炯,忽而呵呵一笑:“也罢,一痴儿而已,就算踩之,也无趣得很。”

  他为进士出身,已在冀州上任做官,虽然为闲职,但品阶在身,要踩踏叶君生这般的白丁童生,简直就是铁锤砸鸡蛋,没有丝毫悬念。

  江静儿咬了咬嘴唇:“我们走吧。”与彭青山从另一边走了,转角的时候,回首瞥一眼叶君生,心道:等爷爷回来,自己就该提出解约了……叶君生呀叶君生,你好之为之吧……

  莫名的,彭青山心中的介怀久久无法消散。他中意江静儿已久,但对方一直若即若离,未免不愉。固然知道江静儿不可能会喜欢书痴,然而心里那根刺却越发刺得深。尤其是当眼角的余光,看到那贫寒书生扶栏而立,悠悠然的样子,更加来气:

  “哼,小小的一粒沙子,也敢蹦进脚里硌人,不知进退,实在令人讨厌,还是随便找个机会剔掉吧,免得碍眼。”

  当两人的背影消失远去,叶君生眼眸却掠过光芒,手指在栏杆上轻轻敲着。他虽然无法确定江静儿与彭青山的真实身份,可刚才发生的细节都看在眼内,约莫也能猜测出些事情来。

  “树欲静而风不止,此风端不由人意!”

  转身回屋,继续开工。

  目前,他抄写到了一卷名叫《楞严经》的经书之上。习惯性地,先把经书一页页地翻看一遍。待翻到第六页时,赫然发现这一页经文大不相同,再仔细看,原来这一页竟是额外有人加上去的,并不属原本。

  叶君生心感疑惑,将那页书看完,不禁心神激荡:这一页书,不是佛经,而是类似笔记般的存在,记载着一些关于“术士”的见闻,虽然不详尽,但对叶君生而言,无疑等于是在眼前打开了一扇窗户,得以认识一个堪称瑰丽的新世界。

  按照笔记说法,原来这世界真得有神仙的。

  当然,这个神仙所指,绝不是现代荧幕上所表演出来的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而是一群名为“术士”的修炼者。

  术士修魂神,分为五大境界:开窍、阴神、阳关、法相、散仙。

  其中开窍,指的是魂神脱壳,属于修炼的起步阶段;凝聚阴神后,便能在夜间出游,游览视听,但限制颇多,惧怕血气冲击,以及受气候影响等;

  到了阳关境界,魂神进一步壮大,哪怕在大白天,也敢脱壳出行了;至于法相境界,可以说是真正意义的突破,魂神成就法相,即可驱物,便能施展出众多神通,而最典型的代表,无疑就是飞剑神通;

  最后的散仙更为玄妙,飞天遁地,难以言表。但这并不是修炼的终点,到了这一步,就有成为神仙的资格。

  对于如何成就神仙,笔记上却没有写出来,只怕笔者也不知道。只在结尾处感叹一句:“这世上本没有神,但拜的人多了,就有了神。”

  意味深长,发人深省。

  这一页笔记,记载的讯息多有离奇晦涩之处。普通人看后,自是觉得荒诞,简直为无稽之谈,异想天开。然而叶君生直觉上认定:上面所写的,都是真的。

  他迅速投入进去,反复地看,一个个字细读,乃至于忘记了抄书。

  ……

  夜幕时分,风云突变,下起了细雨,淅淅沥沥。随着雨点洒落,秋意开始变浓,渐渐弥漫天地之间。

  渡云寺后殿,藏经阁中,了空大师正在翻找书架,久寻不得,径直出去到僧舍里找元庆:

  “元庆,你可曾见着藏经阁中的那一卷《楞严经》?”

  元庆忙道:“禀告主持,前日了然长老有吩咐,点名挑出一十八卷经书请人抄写,《楞严经》正为其中之一。”

  了空大师“哦”了声,问:“你请了何人抄写?”

  元庆回答:“彭城一叶姓书生。”

  了空心不在焉地一摆手:“那书生居住在寺中吧,你现在就去把《楞严经》拿回来,我要查阅些经义。”

  元庆不明所以,但主持吩咐,不敢不从,赶紧跑去叶君生的房间,敲开房门,说明来意。

  叶君生道:“小生还没有抄到此经,这就拿来。”从书案拿出《楞严经》交予元庆。

  得了经书,元庆合十告辞。

  望着和尚离开的背影,叶君生目光闪动,念头翻涌:其实那一页笔记上的记载,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没有多少意义,大不了当做是一篇比较系统化的神话说明来看,如此而已。

  问题在于,叶君生遇到了狐仙,困扰已久,这笔记及时出现,等若明灯,大大开拓了眼界……

  元庆拿着经书,快步返回,把《楞严经》交到主持手上。

  了空大师随手一翻,便翻到那页笔记上,随即又合起,道:“这卷经书,那书生可曾抄写到了?”

  元庆回答:“未曾。”

  了空大师微微颌首:“如此,我今晚查阅完毕后,你明天再来取,交给书生抄写吧。”

  元庆没有多想,道:“谨尊主持法旨。”

  了空大师返回禅房,打开经书,略一沉吟,将那多出来的一页轻轻撕下来,随后小心翼翼地夹到一本《金刚经》上——有些东西,传扬出去,难免会惊世骇俗,不可入得俗子之眼。

  他所掌握术士和神通的讯息,基本源于此页,以及加上一些江湖见识,因此所知不多。江静儿怪他小气,倒是冤枉了。而了空之所以能治彭青成的伤,却是叶君生的剑意威力大打了折扣,根本算不上真正意义的神通,还停留于武道范畴内。

  然而了空却不是这般认为,而以为是叶君生手下留情了,故而感到压力很大。彭城不过是个小县城,怎么会如此高人出现,莫非路过的?

  但愿,真是路过的吧。

  了空晒然一叹,也不知自己出手救了彭大少爷,是福是祸。

  “不过话说回来,这未尝不是一次机遇……不行,我得下山一趟,如果有幸结识这等世外高人,得到些指点,可是天大的缘分。”

  如此想着,目光变得炙热起来。

  此时夜色越发的深沉,风雨变大了,丝丝寒意,油然而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