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失手(求推荐)

人神 南朝陈 2313 2012.11.05 09:28

    (感谢书友“天宇问道”、“侠王盖聂”、“黄子文”的慷慨打赏——兴冲冲起床一看,榜单上还是第十五位,佛曰:有缘?但不科学呀,泪奔求各类支持!)

  书痴又发疯魔了……

  他出城一趟,不知从哪里牵回一头病弱不堪的水牛来,在院中打了一根木桩,拴起来养着。

  开始的时候,街坊邻居以为叶君生是要做生意,倒卖牛肉,可问过之后,得到的答案却是其要养牛。

  养牛?

  叶家没田没地,养牛作甚?

  诸人无不惊诧莫名,甚至对于那头老牛的来历都产生了怀疑。不过叶君生手上有官方盖印批准的买卖文书,却堵住了大家的嘴。

  哥哥要养牛,叶君眉同样觉得纳闷。但不知怎的,她第一次见到那头老牛,心底便莫名萌生出一抹怜悯之意,颇为亲切的模样,就抢着肩负起照料老牛的责任。

  割草,洗刷,清理粪便,甚至叫哥哥在院中搭建起一座简陋的牛棚,好让老牛栖身。

  悉心照料十余日,老牛恢复了两分精神,只是依然孱弱,长时间都是卧在牛棚中眯眼睡觉。

  这段日子,叶君生细心留意,不过丝毫端倪都不曾看破。老牛,普普通通的样子,似乎并无怪异之处。

  “不对,既然狐仙显灵,要自己买下它,必然有道理……或者,只是暂时看不透而已。”

  对于神秘狐仙,叶君生信任得很,于是沉住气。

  家中多了一头牛,生活的压力悄然又增加了一分。如今秋深,草木凋零,要弄到青草并不容易,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收集些干草来喂食。

  这一晚,风声呼呼,吹荡天地。

  时候不早,整个彭城县已到了宵禁时刻,街道上人影全无。就在此刻,一道黑影闪现,好像一只灵敏的夜猫子,穿街过巷,不用多久,就来到叶家院子外面。

  此人全身穿着夜行衣,黑漆漆的,几乎与夜色融合成一体,难以分辨,只露出一双精光闪烁的眼睛,熠熠有寒意。

  “嗯,就是这一家了……”

  认准地方无误,他施展出轻功,轻轻一跃,就跳上那高不过六尺的院墙,再一跳,落在院子中。

  这一跳,声息极轻,好比一只老鼠落地。

  这人之前已来踩过点,知道叶家中没养什么家禽,因此不怕惊动。

  “哞!”

  他正蹑手蹑脚地朝屋子走去,猛地院内一间低矮的棚子里发出一声牛鸣,在寂静的夜晚听得十分刺耳,不禁大吃一惊:“不好,差点忘记那书呆子前些时日弄了头老牛在院子里养着……”

  其恼怒不已,一个箭步冲过去,就要将坏他好事的老牛杀掉。但身子刚扑入到牛棚里,腾腾腾,一团精壮的身躯小山般压来,气势凛然,竟是那老牛发疯了似的横撞过来。

  牛,本是温顺之兽,但并不代表它好欺负,软弱无能。一头牛如果发疯起来,可是非常可怕的。在山野中,野牛就连老虎都敢搏斗。

  老牛凶猛,饶是夜行人有武功,一时间措手不及,只得一个后纵身,让出去,先躲过锋芒。

  这几下动静,不过数呼吸间,可声响极大,屋子里顿时亮起了灯火。

  那人知道事不可为了,再待下去,只怕叶家的左邻右舍全部都会被惊动,唯有狠狠一跺足,再度越墙而出,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只片刻工夫,披了长袍的叶君生端着一盏油灯开门出来;很快,叶君眉也起床了,头发不及收拾,随意披散着,白生生的脸蛋,带着些紧张之意。

  “哥哥,怎么啦?”

  叶君生走到院子里,忽然见到地面上有凌乱的足迹,不禁心一跳,又走进牛棚。此时老牛安分了下来,卧在地上,睁着一双大眼睛,炯炯的与叶君生对望了一眼,随即闭住。

  就这一眼,却让叶君生感觉到了一种不同凡响的意味——这头老牛,果然有些门道……

  他便走上去,抚摸牛头,作安慰状。

  老牛表现得极为温顺,一动不动,间或鼻孔里喷出些粗气。

  叶君眉也走了进来,她似乎有所发现,秀眉紧蹙着。

  叶君生笑道:“妹妹,没事,估计是有小偷,被老牛吓走了。”

  叶君眉“嗯”了声。

  “没事了,我们回屋吧。”

  叶君生牵起她的小手,离开牛棚。

  或许因为天气的缘故,小手有些凉,软软的,不堪一握。叶君生的心中仿佛被针刺了一下,另一只手却握起了拳头:树欲静而风不止,见树叶飘零而欺之,该杀!

  一股血性,泼辣辣涌上心头。

  ……

  彭家大宅,后院幽静,房间内还亮着灯,肥胖如猪的彭青成还没有安歇。房中摆开一桌,桌上有几样精致小菜,他正坐着,悠然喝酒。

  除了他,身边再无第二人。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彭大少爷的伤势已好得七七八八,没有大碍了。

  笃笃笃!

  忽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彭青成喜形于色,起身开门,待见到门外单独一人的黑衣人,脸色不由阴了下来。

  进了门,黑衣人跪拜在地:“大少爷,小人办事不力,失败了。”

  彭青成倒没有发作,他知晓此人本事,就问道:“苏护院,你怎会失手?”

  苏护院不敢起身,苦笑道:“是小人大意了,那呆子院子里养着头牛,我进入时不小心,惊动了它,怕闹将起来,故不敢久留。”

  此事回想起来,憋屈得很。

  彭青成冷哼一声:“他怎么会养牛?”

  苏护院讪讪道:“小人也不知,只打探到是书呆子前些时日买回来的,豢养在家。”

  彭青成气呼呼:“居然让一头畜生坏了好事,气煞本少爷也。”

  苏护院忽道:“大少爷,要不小人现在再走一趟,定将那女子掳来,只是时候会晚一些……”

  彭青成一摆手:“算了,不必如此费周折。本少爷决定过几天亲自去走一趟,看看再说。”

  苏护院恭敬应道:“是。”心里却知大少爷是未曾见着人,不知对方样貌,所以便起意要去看个分明。要是叶家少女容貌不错,自当不择手段拿下;要是相貌粗鄙,不堪入目,就会另行处置了。

  这些手段,苏护院轻车熟路,了解得很。

  彭青成好女色,多年以来,欺男霸女,在彭城县横行无忌,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叶君眉那一天与他遭遇,恰好因为做工的缘故致使灰头土脸,加上衣装破旧,这才没有受到注意,否则早遭殃了。

  为此,叶君眉绝口不敢和哥哥说起,只想自己忍一忍,就没事了。

  只无奈,这世道人心,自古就是不讲道理的;横祸无端飞来,何曾会顺人心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