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密谋

人神 南朝陈 2201 2012.11.20 19:35

    彭城县衙,县令一家便居住在县衙后面的宅子里。彭城当今县令,姓胡,字“汉山”,今年四十三岁,二甲进士出身,当这彭城县令,已五年之久。他还有一个身份,便是彭城大族彭家的姨夫。

  有彭家支持,胡汉山的县令位置可是坐得极为滋润,除非有升迁的机会,否则他哪里都不愿调离。

  只是如今,彭家出事了,大事。

  彭家大少爷彭青成前往道安府参加道安诗会,不料遭遇歹人杀害,被杀人放火,就连尸体,都烧得面目全非。

  这个消息,已在彭城县传开,普通的平民百姓,自是欢呼雀跃;但彭家与胡县令,却无比愤怒悲伤。

  更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追查凶手之事一筹莫展,全无头绪,成为悬案。

  长兄身亡,彭青山自得请假回来祭拜戴孝。现在,他就坐在姨夫的书房中,密议事情:

  “姨夫,我怀疑大哥之事,与那叶君生兄妹有牵涉。”

  面皮白净的胡汉山眉毛一扬:“青山,你可有证据?”

  彭青山摇摇头:“若有证据,岂会说说而已?”

  胡汉山叹息一声:“青山,姨夫知道你心中所思,但无凭无据,我们也不好动手,尤其他现在夺得道安诗魁之名,甚为棘手。”

  提及道安诗魁,彭青山神色不禁掠过一抹狰狞,便低下头去,掩饰住,片刻,恢复自然,又道:“姨夫,我听说那书呆子已报名参加今年的童子试。”

  胡汉山点头道:“不错,他手续都办妥了,已得到批准。”

  “你觉得他会不会考中?”

  胡汉山忽然一笑,压低声音:“他会不会考中,无关大雅,问题在于,给不给他考中。”

  彭青山双眸一亮,当即站起身来,抱拳道:“如此,青山多谢姨夫成全了。”

  童子试分三关,包括“县试”、“府试”、“院试”。其中县试考四场,由县令主持。

  县试由县令主持,胡汉山要做手脚,轻而易举。他言下之意,自是说如果自家不给叶君生考过,那无论他的文章做得多么出色,都不会过。过不得县试,自然没有资格进一步,参加府试院试了。

  彭青山明白其中关窍,心中大喜。其实他对叶君生已有杀心,只不过适逢其仕途前程的一个关键时间点,却不好乱来——眼下他正四处活动,寻求外放当县令的机会,已非常接近。他兴冲冲参加道安诗会,本亦为此事做势,只无奈莫名其妙地败在叶君生手上,实在是新愁旧恨眉生绿。

  暂时不好动手,不如先缓一缓,俗话说:“猪当养肥了杀”,到时杀得会更爽快。只不过在此之前,彭青山绝不愿意看见叶君生考取秀才功名。因为一旦有了功名,身份便截然不同,会增添许多变数。

  这些想法,自不会说出来。而胡汉山却是另一番想法,他并不相信彭青成之死会和叶君生兄妹有关,彭青山的说辞,应该是因为诗会上的怨恨,而导致的迁怒。

  但不管如何,胡家与彭家是一条战壕上的人,利益攸关,胡汉山自乐得送个顺手人情,卡住叶君生的功名之路,好让彭青山感觉高兴些。

  论前程,自家小外甥可比自己更为光明远大。

  ……

  “哥哥,要不我们去找大圣回来吧。”

  回来后,叶君眉一直惦记着大圣。当初哥哥决定把大圣放养山林,她就极为不舍,并且担心。毕竟大圣是一头水牛,不是猛兽,将它放养于山野之上,这本身就有问题。只是当时拗不过哥哥的决定,才同意下来。

  叶君生一笑:“君眉,我都说了,如果大圣要回来,它自然便会回来的。”

  叶君眉有些急了:“哥哥,它可是一头牛!”

  一头牛,没有人牵引,就算识得路途,也难以返城回家。万一半路碰到些贪婪之辈,见到一头无主水牛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上,肯定会动手拉走。牛价不菲,哪怕是一头病弱老牛,都能卖不少钱。

  叶君生知道妹妹担心,可也不好直说大圣是头牛妖,已恢复几分法力,只要它不愿意,别人无论如何都牵不走的。

  非但牵不走,还会吃蹄子呢。

  不过对于大圣当前的下落,叶君生也有些记挂:它,到底会不会回来?

  ……

  彭城西郊,有村庄名“大塘村”。

  今日,大塘村有人家办喜事,娶亲。

  新郎名叫“阿永”,说起来可是一名孤苦出身的孩子,父母早亡,哥嫂又是刻薄之人,分家的时候田产祖屋都没分给阿永,只打发给他一头老牛。

  阿永带着牛,在村中盖了一座简陋的茅棚居住,一晃几年过去,省吃俭用,终于积攒了一些银子。后来见到老牛病弱不堪,已不胜劳作,便把它卖掉,换得两贯钱。利用这笔钱财,阿永盖起了新房子,这样,才有了娶亲的根本,便托媒人说动,找了个差不多的姑娘,于今日成亲。

  吉时将近,穿得一身喜庆的阿永开始出门去迎亲了,自没有轿子马匹之类的阵仗,就借了头骡子,准备给新娘坐的。

  新娘家不远,就在邻村,同一个乡。

  走着走着,突然前面转出一头大水牛来,也没有人牵引,只得一头牛。此牛颇为壮硕,皮毛油亮,青光可鉴,极为精神。一支左角,却断折了。

  看着这头牛,阿永觉得有些眼熟,不禁多瞅了几眼。

  那水牛并不闪让,反而直直迎上来,来到阿永面前,突然两条前肢一屈,跪倒在地,大牛头磕在地上,怦然有声。

  一头牛,给自己磕头跪拜?

  刹那间,阿永的心神一阵恍惚,几乎怀疑自己眼花了。

  一磕之后,水牛张口一吐,一块银元宝咕噜噜掉在地上,银光灿烂,起码五两重。

  吐完银子,水牛起身,猛地一声鸣叫,异常响亮,吓得那骡子四条腿都软了,差点没趴在地上。

  叫毕,大青牛头也不回,撒开四蹄,倏尔远去,不知所踪。

  “老牛,是老牛!”

  阿永恍然醒悟,认出对方正是跟随自己多年的那头老牛,只是不管如何呼叫,那牛都没有再回头。

  他心中怅然若失,好像自己错失了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并且永不会再回来了。

  阿永当然不知道,其实他卖掉的,不是一头牛,而是一次仙缘啊。

  %%%%%

  感谢书友“小猪的苹果”、“浮云里的鹤-隐”、“李ぁ想”、“水果狂想曲”、“摁到用脚踹”等的慷慨打赏!特别感谢“雪海梅香”的万币支持,本书终于有一堂主坐镇了,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