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走镖

人神 南朝陈 2150 2012.11.23 19:45

    (求票票!)

  在前一世,于荧幕之上,叶君生观看过许多走镖;而作为看武侠小说长大的一代,对于走镖,更不会陌生。

  如今,有机会亲身接触见识一番,自是充满了兴趣。

  清晨时分,叶君生见到了江腾镖局的队伍。一辆车,一十三口人,其中包括两名镖师,九名趟子手。一马当先者,穿一身青色劲装,青巾裹头,唇红齿白,秀眉明眸,英姿飒爽,一杆乌木红缨枪提在手中,看上去,宛如一名策马战沙场的将军。

  女将军!

  原来这趟镖,江知年并没有随队,而是让孙女江静儿压阵——这不是江静儿第一次走镖,自十五岁起,她便已跟随爷爷走南闯北,亦算闯出了一些不俗的名声,江湖人称“枪花江静儿”。

  “花”之意,固然形容她枪法不错,但更重要的是指她的女儿身。

  在江静儿身边,站着贴身丫鬟阿格,十三、四岁的一个小姑娘,同样扮了男装,杏眼樱唇,十分机灵伶俐的模样。

  “叶公子,请上马。”

  阿格手里牵着一匹马——这年头,牛马都是高规格的牲畜,牛主要作为耕种方面的主力军,而马却是非常重要的交通工具。在民间,马甚为罕见,一来价格不菲,二来普通人家根本养不起。不过作为镖局,江腾镖局里面自然养着数匹马,这也是实力的象征。

  叶君生背着个小包袱,瞅着身前这匹马,有些犯嘀咕的样子:他没有骑过马,作为现代人,满大街都是汽车,满天空都是飞机,有几人懂得骑马?

  没有骑过,但是坐过。“坐”的意思就是曾经在某些旅游区里花费二十块坐到马背上拍照留念,如此而已。

  他的犹豫,那边江静儿看在眼里,顿时觉得哭笑不得:这呆子,明知道自己没有骑过马,但为何还固执要求骑马呢?

  真心不懂。

  确实,这趟出门,是叶君生在江知年面前主动要求镖局提供马匹作为坐骑的,因为他想学。

  在这个时代,骑马属于一项不错的技能,有机会,自然要学习掌握。

  长吐口气,叶君生双手扒住马鞍,一只右脚蹬住马镫,呼的,就像骑自行车的上车动作一样,很稳健地就坐到马背之上。

  原来,有些事情做起来,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一直在观望的江静儿不禁“咦”了声,随即挥手道:“时候不早,这便走吧。”

  叶君生回头留给叶君眉一个灿烂的笑容,赶着马,不急不缓地跟在队伍后面。

  身后的叶君眉一直注视着哥哥的背影,直到转角不见……

  从彭城县到冀州城,路程不短,一般都要走十天,旅途可以说漫长。每念及此,叶君生就非常怀念飞机高铁等等高科技,但如今哪怕是自行车,都已是奢想。想要改变,只得寄望自己神通练成,做那能够腾云驾雾的神仙了。

  至于眼下,还是先正骑着马吧。

  第一次真正骑马,过程出奇的顺利,一方面因为那马脾气比较温顺,比起那些军中战马差远了;另一方面叶君生本身的体格素质早不是以前那个软绵绵的书呆子,加上脑子灵活,结合实践后,不用多久就掌握到一些基本窍门,很快就敢于策马小跑了。

  这样的表现,落在江大小姐主仆,以及一众镖师趟子手眼里,未免感到惊讶——本来会骑马不算事儿,但一个书呆子会骑马,就有点出人意料了。

  难道说,他以前练过?

  得得得!

  马蹄蹬踏,扬起阵阵尘土,叶君生正跑得高兴,猛地那马一个踏空,正是典型的一次“马失前蹄”。他把持不稳,扑通一下居然摔落在地。

  后面诸人见着,发出一片惊呼。

  江静儿心中莫名一急,飞马上前,却见到叶君生已拍拍屁股站起来,根本没摔着。

  “呆子,你不要乱跑,我们正走镖呢。”

  叶君生笑道:“知道了。”

  重新翻身上马,这回稳重多了,骑着马,与马车并驾齐驱。

  这马车里,装着的便是镖货。车头上插一面旗帜,旗面绣一幅“江浪翻滚图”,属于江腾镖局的独门标志。

  镖局,等于是这个世界的物流公司,只是运输过程所遇到风险不小,最怕遭遇盗寇。遇到有人劫镖,就会有战斗,就会有死伤,就算最后能保住镖货,不用赔偿,但手下的伤亡抚恤,开支可不小。

  不过从彭城到冀州,这一条路线对于江腾镖局而言非常熟,经常往来,从不曾出过事故,安全得很,否则江知年又怎么会提议叶君生一起走?

  要知道,叶君生可是文弱读书人呢,出了事,不好担当。

  一行人离开彭城,转上官道,井然有序地进发着。一路上,江静儿没有与叶君生说什么话,而叶君生却和那些镖师趟子手处得不错。

  这倒是件稀罕事,一边是念叨“之乎者也”的读书人,一边是在刀口上舔血的武夫,彼此出身性格大相径庭,叶君生居然能与他们打成一片,谈笑风生,实在有些不好理解。

  “小姐,为何我觉得这叶公子一点都不呆呢?”

  另一边,阿格对江静儿说道。

  江静儿一努嘴:“不呆才怪。”

  “小姐,你看呀,叶公子参加诗会,便夺了诗魁,参加童子试,又是县试府试两个第一,现在城里人都议论说,叶公子是大才子呢。”

  江静儿眼珠子一转:“阿格,你是不是看上他了,净帮人说好话。”阿格自幼就服侍她,两人的关系比较随和,根本不像正常的主仆关系,反而有点像姐妹之间的情感。

  阿格脸皮子一红,扭捏道:“小姐,人家是和你一条心的。”

  江静儿忽地叹息一声,喃喃道:“大才子又如何?还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

  乍然想起当日抬老虎的情景,这叶君生却不能用“文弱”来形容了。

  阿格没有听清楚,便仰起头问:“小姐,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赶路吧,天黑前,要赶到云台镇上过夜。”

  说着,两条矫健有力的长腿一夹马肚子,速度徒然提升,“得得得”跑前面去了,却是为了巡视前方情况。

  %%%%%

  感谢书友“ZhouShiFang”588、“书友120921112330426”1888、“书友121123164003478”100的慷慨打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