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突袭

人神 南朝陈 2088 2012.10.28 09:58

    饭桌上莫名其妙地出现热腾腾的可口饭菜;空荡荡的米缸没来由装满了稻米,现在,就差那一道风姿绰约的身影没有露面了。

  啧啧,诸种情景结合,活脱脱就是一出脍炙人口的民间故事。

  而如今,这本来属于传说的神话故事就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

  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叶君生既感惊奇,又觉得新鲜。也无心去找什么工作了,袋里还有几文钱,直接去喝茶。

  茶肆里很热闹,高谈阔论,什么话题都有人说。

  叶君生坐下,叫了一壶茶,慢慢品尝,忽听邻桌有人在唾沫横飞地说道:“你们可知道,近日海天楼出了怪事!”

  此言一出,马上有闲汉围上来,纷纷发问:“什么怪事?”

  海天楼是彭城县最大的酒楼,为彭家所开,一向是平民百姓感兴趣的“焦点”所在。

  听众拢聚,那汉子精神抖擞:“此事咱家可是听海天楼的厨子亲口说的,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诸人见他卖关子,登时不耐,有熟知门道的,当即喊道:“茶博士,这边上一壶易阳春。”

  好茶来到,汉子眉开眼笑,先给自己倒了一杯,抿了一口,这才悠然道:“海天楼闹鬼了。”

  闹鬼?

  诸人面面相觑,随即“轰”的嚷起来:

  “闹鬼,是不是真的?”

  “崔老二,你莫在此胡说八道,危言耸听。”

  “就是就是,崔老二,你这话要是被彭大少爷听见,少不得赏你三巴掌。”

  见到大家不信,崔老二有点急了,连忙分辨道:“我说的可都是真话。那张厨子说了,近日厨房里经常不见菜肴,前天傍晚不见了一碟竹笋炒鸡,和一碟生炒油菜;昨天中午又不见了一碟蘑菇炒肉和菜心;昨晚时分一碟油炸肉片和一碟大叶菜没了……到了今天早上更离谱,米缸的米被倒得干干净净,一粒不剩。”

  听他说得煞有介事,众人不再起哄,一双双眼睛紧紧盯着崔老二。

  忽有人道:“这是遭贼了吧。”

  “对呀,肯定是遭贼了。”

  “或者给猫什么的偷吃了。”

  崔老二猛地压低声音:“你们不知道,菜肴不见的时候,都是大白天,厨房里有人在的,就在眼皮底下不翼而飞。你们可知,那些菜肴都是准备给来酒楼吃饭的贵客吃的,刚起锅,热腾腾,转个身就没了,只剩得空碟子。”

  说到这里,眼皮子直跳。

  周围一片默然,胆小的都感觉脊背有凉气直冒:诸种作为,难道是饿死鬼作祟?

  一干人等惊愕不已,却没有发现邻桌的叶君生呆若木鸡,面部神情精彩之极,嘴唇子微微动着,极小的声音谁也听不到:

  “天上果然不会无缘无故掉饭菜下来滴……”

  话说,这属于劫富济贫吗?

  应该、或者,大概算是吧。

  ……

  “好奴才,竟敢到处造谣,来人,给本少爷打!”

  蓦然一声大喝,就见到一位体胖如猪,全身绫罗绸缎,披金戴银的大胖子带着五、六个家丁走进来。一声令下,家丁们便高举拳头,如狼似虎地抓住崔老二痛殴。

  那胖子约莫二十来岁,五官都胖得被挤到了一块,走动间脸上肥肉一抖一抖的,正是彭家大少爷,彭青成。

  “打,给本少爷狠狠的打,还有那些旁听的,都要打!狗胆包天,居然敢说海天楼的坏话,活得不耐烦了。”

  彭家家丁凶猛,茶客们则抱头鼠窜,乱成一团,谁都不敢还手,只想着有多远跑多远,远离是非之地。

  彭家乃彭城县首富,与当今县令有联姻之亲;而彭家二少爷彭青山更是了得,二甲进士出身,金榜题名,荣耀无比,现在冀州当官,前程似锦。如此富贵之家,堪称土霸王,在彭城县都是横着走的。

  其中彭大少爷一向跋扈,欺男霸女,为非作歹,不知做下多少恶行,甚至被百姓称为“彭霸天”,恨之入骨,却无可奈何。

  眼下他亲自带家丁来打人,谁敢反抗?

  刹那间,茶肆乱成一锅粥,狼奔豕突,不可开交。

  此地不宜久留,若是挨了打,便属于典型的无妄之灾,哑巴吃黄连。叶君生赶紧起身离开,往外走的时候,正遇见站在那里、指手画脚的彭大少爷。

  想到被欺负的可怜妹妹,叶君生心中有莫名的怒气翻涌,脚步不由自主地往那边靠了靠,眼角余光瞥见一张桌子上有筷子,伸手便拈起一根,悄悄笼在袖子里。

  此时到处都人影纷乱,哭爹喊娘,没有谁注意到叶君生。

  叶君生微微低头,快步而行,就在与彭青成擦肩而过的时候,手腕一翻,嗤的,筷子迅速刺中了对方的腰间。

  这一刺,快而准,仿佛是天生的手法一样,干净利索,又隐蔽非常。

  “呃……”

  一直在叫嚣不停的彭大少爷蓦然觉得腰间剧痛,还来不及反应,全身便宛若泄了气的气球,噼啪一声倒地不起,全身抽搐,口吐白沫。

  “不好,少爷摔倒了!”

  片刻后有眼尖的家丁看见,赶紧跑回来。

  这一下,茶肆更乱了。

  此时,叶君生已趁乱冲了出去,头也不回往前走。待走过了两条街道后才意识到那根筷子还紧紧地抓在手里,赶紧寻个隐秘地方扔掉。再绕到另一面的街道,只觉得全身都乏了,也不挑地方,一屁股坐到街边上。

  这时候,他才感到害怕。

  就是害怕!

  话说刚才他不知哪里来的胆色勇气,突袭了彭家少爷,以筷子为利器,一举将其刺倒,整个过程,玄奥莫名,简直犹如神明附体一般。

  不对不对……

  想到了某些关键处,叶君生霍然站起,惊疑不定:怎么回事?自己明明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就算真拿着把宝剑,也未必能刺伤人,刚才如何只用一根筷子,就将近乎三百斤的彭大少爷刺倒?

  那一刺,手法老练之极,出手之际,行云流水,非常自然,自然得近乎一种本能。

  用剑的本能。

  那一刻,他简直就是剑道高手的化身。

  “这一式,叫做‘点笔剑意’。”

  脑海里,悄然闪过一记念头,灵光乍现:“对了,就是一式剑意。”

  一瞬间,某些本不该有的记忆意念凭空涌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