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官气

人神 南朝陈 2107 2012.11.28 09:42

    (什么票都求一求!)

  五月初九,院试正式开考,在形式上严格了许多,防备考生夹带等方面的工作做得颇为严谨。

  院试一共两场,一天考一场,共要写三篇文章,外加默写一篇《圣训》。这文章题目,全部出自圣人著述。

  一如前期,叶君生得心应手,写文落笔很快,并无阻滞。到第二天第二场考完,时间还充裕着呢。他便端坐着,干脆运起剑意,举目去观望主持考试的顾学政——

  这顾学政,字“惜朝”,年约四旬,一张国字脸,三缕长须。这样子,长得就很严肃。看着他,叶君生不禁想起以前高中年代的一位性格严厉的班主任。

  一州学政,三品大员,属于很大的官了,换做前一世,就是教育厅厅长。如今正好用来观望,看那官气如何。

  嗡!

  一团血气袅袅,盆状,只是颜色并不那么鲜明,还有些松散的痕迹。由此可知顾学政的身子状况,远不如看上去那么高大强壮。

  血气之中,有一根文气,粗若火柴梗,颇为惹眼——这个时代的文官,基本都是进士出身,不少人还是文学大家,写得诗词歌赋,做得锦绣文章。因此顾学政有文气,一点都不奇怪。

  咦,那是……

  就在此时,一团黄光乍现,淡淡的,形状四四方方,小印一般镇守在头顶,煞是灵动。

  丝丝黄光,虽然很淡,但其中似乎裹挟着一种甚有压迫力的威严,令人不敢正视。

  哧!

  叶君生突然觉得双目刺痛,仿佛被强烈的阳光刺照到一样,赶紧闭紧双目,差点连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官威至斯!

  顾学政若有所觉,霍然望向叶君生这边。话说刚才瞬间,他隐隐觉得有人在偷窥自己。

  略一沉吟,便起身走下来。

  叶君生伸手揉了揉眼睛。至此,他终于亲身体验到大圣所说的,官气对于神通的反噬作用了。

  这是一种难以明喻的感觉,或者可以说是精神领域上的,不同类型力量的碰撞冲突。到了这般层面,比的就是看谁的精神力量更大。

  所谓官气,本质上就是长期做官所养出来的一种精神念力,虽无形,但存在,因为长期作上位者,手握权柄,主操纵掌握之道,故而很是霸道。

  顾学政走到叶君生身边,略略一个停顿,然后又过去了。

  叶君生暗暗松口气:自己的《永字八剑》修为到底还是太浅,实力不足,这才会在顾学政面前受到压制。

  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把八道剑意全部领悟出来,实在有些迫不及待。

  考试时间终于到了,交了卷子离场。

  大考过后,叶君生所见的情况殊不同以前,个个如释重负。那些童生们反而面色沉重,忧心忡忡的样子。

  “呜呜呜!我那一篇《知民论》用错了个典故,该如何是好?”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童生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几个人拉扯着他,都拉不走。

  “他这是第二十次参加院试了。”

  这时候黄超之走过来,对叶君生道。

  二十次?

  几乎等于高三复读二十年了,端是好毅力,好坚持,好执着。

  叶君生见着,心中有恻隐之意,不禁随口念道:“上勾为老,下勾为考,老考童生,童生考到老。”

  “好一句‘童生考到老’。”

  一声赞誉,竟来自顾学政。他带人收了卷子出来,恰好听到叶君生这句上联。

  一众还滞留在院中的童生赶紧施礼。

  顾学政点头致意后,目灼灼看着叶君生:“你是何处考生,姓甚名谁?”

  “学生是彭城叶君生。”

  顾学政一怔,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原来你就是叶君生。”说完,若有所思的样子,就带着人离开了。

  他一走,院中的童生们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叶君生。

  叶君生简直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长花了。

  黄超之干咳一声,拉着他到一边,低声道:“君生你有所不知,学政大人平生最得意的弟子,便是郭南明。而且他们两家,为世交。”

  这一说,叶君生顿时明白了,原来又与那个什么冀州第一才子有关系,还真是阴魂不散。

  黄超之又道:“不过君生你放心,学政大人素来秉直,不曾听说过有徇私之举,所以只要你文章做得好,功名无虞。”

  叶君生呵呵一笑,拱手道:“多谢超之提点。”

  黄超之搔一搔头:“客气了,说起来还是我不对,非议长短。如今考完试了,不如我请你到酒楼去喝一杯,当做赔礼道歉,如何?”

  叶君生道:“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黄超之性格倒算爽快,三番两次邀请,不妨结交一二。至于顾学政那边的事情,如今也不好多加揣测。假如因为自己那首无心插柳的《念奴娇》把郭南明激得吐血,顾学政就此公报私仇的话,只能证明他毫无气量,不配当这个学政,当下可静观事态发展。反正五天后就公榜,届时黑白是非,清清楚楚。

  到了酒楼上,黄超之点了许多好菜上来。他虽然不是出身豪门大族,可家里起码算得上是个乡绅阶层,在饮食上的花费,不会寒酸。

  吃喝完毕,就一起返回步云客栈。

  如今虽然院试完毕,但一众童生都没有离散,而是等在客栈里头,静候放榜消息。

  客栈内热闹非凡,叶君生却有些不堪,白天基本都单独出外,为开书帖店的事务观察奔走,要预先拿出一个最为节省的方案来。

  此事随口间,亦在黄超之面前提及,他问:“君生,你开这店铺,可有充足的字源?”

  叶君生回答:“卖的都是我自己写的字,写多少,卖多少。”

  黄超之一听,为之哑然:“君生,你这想法虽然好,但未必行得通……我不是说你字写得不行,只是这年头,若无相当名气,字画都卖不上价钱……”

  叶君生明白他的意思,也曾深思熟虑过,此时笑道:“明白,但凡事总有个过程,从低到高,从无到有,不管如何,都需要尝试打拼。”

  见他坚持,黄超之自不好多说。

  时光荏苒,转眼间五天工夫便过去,放榜的日子到了。

  %%%

  感谢书友“鹏7∑”、“夜色当空”、“删梦”、“破者”的慷慨打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