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神剑

人神 南朝陈 2151 2012.11.29 19:39

    (月底了,求推荐票!)

  粗布衣裳,脚踏草鞋,头戴一顶宽沿斗笠,腰间不再插着木条,而是别着一柄剑——

  一柄很长很大的剑,没有剑鞘包裹,黑黝黝的剑刃直接裸露出来,仿佛为玄铁所铸,极为沉重的样子。

  这样的一位久负盛名的剑客,就算看不见面容,但你看到了他的剑,便看到了他的人。

  一瞬间,叶君生有运起剑意去观摩其头顶血气灵光的冲动,但终是忍住了。心里明白,诸如谢行空这般的绝世剑客,那血气灵光肯定非同凡响,只怕会如一大盆火在熊熊燃烧,会灼伤眼睛。

  谢行空只是在神庙门口微微站了一会,一言不发便大步朝着江边而去。

  叶君生问:“谢大侠要与河妖开战了吗?”

  江静儿点点头:“嗯,每天这个时候,那河妖便会兴风作浪,前来讨战。”

  “你也去战过?”

  江静儿讪然道:“没有,我不会游水,只得在边上掠阵。”

  叶君生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一副“我明白”的模样。

  江静儿看着有气,道:“哼,我武功虽然比不过谢大侠,可打你就太足够了。”说着,还很形象地捏起粉拳,在叶君生面前晃了晃。

  叶君生笑道:“那是,我又不会武功。”

  他的确不会武功,《永字八剑》属于神通,不在武功范畴之内。

  “你知道就好,哼哼。”

  “既然要战了,那赶紧过去看看那河妖长得什么模样。”

  闻言,江静儿立刻反对:“不行,一战起来,风浪巨大,稍不注意就会把你卷进河水中,非常危险。话说回来,那妖怪藏身在浪涛之下,根本见不到真容。”

  叶君生若有所悟:“这么说,谢大侠只是跟河妖鼓起的波浪搏斗?”

  “确实如此。”

  江静儿斜眼瞥了一眼叶君生,不无奇怪地问:“呆子,你们读书人不是‘敬鬼神而远之’的吗?你关切得有些过分了。”

  叶君生一笑:“如果我说我是专门来降服这头河妖的,你一定不信。”

  “当然不信。”

  江静儿头摇得像拨浪鼓,看着叶君生的眼神,简直像在看着一个疯子,或者是无知无畏的傻子。

  开什么玩笑,叶君生固然不同一般的书生,有些力气,但仅此而已。他能降服河妖,自己岂不是能当神仙了?

  叶君生不在这方面纠结,话题一转:“听说这几天谢大侠与河妖战了好几场,但都没有占到便宜。”

  江静儿的脸色便有些黯然,苦笑道:“你不知道,那河妖本事不小,又占了地利,哪里那么好杀的?谢大侠真得尽力了,他可真是侠骨丹心。”

  叶君生忽道:“我看未必。”

  江静儿登时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叶君生态度悠然:“谢大侠是否侠骨丹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这么做,很可能让周围的老百姓遭殃。”

  “胡说八道!”

  江静儿立刻蹦跳起来,谢行空是她心目中的大剑客,大人物,如何能容忍别人抹黑?

  叶君生毫不退让:“我且问你,谢大侠与河妖之战,以目前看来,谁的赢面高?”

  一顿之后,江静儿不情不愿地回答:“应该是河妖。”

  “既然谢大侠没有取胜的希望,为何仍逗留在此苦苦缠斗,不肯离去?”

  “因为他不言放弃,就算打不赢也要打,此谓侠义勇气,呆子你不懂的。”

  叶君生沉声道:“可我懂得谢大侠无法除去河妖,反而激得河妖大怒,要兴风作浪,水淹百里。到头来,谢大侠不但救不得一个百姓,还会害死好多人。”

  这句话像一柄重锤,狠狠敲在江静儿心坎上,她霍然一惊:“事情不是这样的,开始的时候,村民们都很热情欢迎我们去杀河妖……”

  “那现在呢?”

  叶君生的反问干脆利索。

  江静儿脸色刹时有些苍白。

  谢行空住在神庙里,她则住在村中,如何不清楚近日村民们的议论,都有些不耐烦,甚至厌恶之意了,持续下去,说不定还会聚集起来赶人。

  喃喃道:“我认为,那是他们不懂,谢大侠可都是为了他们好。”

  叶君生叹了口气:“不懂的人是你。你们来之前,村民们抱有极大的希望,期盼能诛杀河妖;但当你们迟迟无法解决问题,惹得河妖大发雷霆,托梦说要水淹村庄。这时候,村民们就觉得你们反而变成了祸害。”

  江静儿急道:“他们怎么能这样想?”

  叶君生一字字道:“这就是民心。”

  “我的眼中只有剑,没有民心!”

  说话的是谢行空,他回来了,飘飘然,似乎并没有经过战斗。

  江静儿问:“谢大侠,那河妖今天没有来吗?”

  “没有。”

  说完,又迈步进入神庙之中。

  “好一个眼中只有剑,没有民心!”

  叶君生感叹一句,双眸习惯性眯了眯,望着前方波浪起伏的江面,怔怔出神:经过短暂的接触,他觉得谢行空就像是那种一心只追求剑道极致的人,对于其他,心无旁骛。

  这样的人最纯粹,也最可怕。

  江静儿同样在发呆:刚才与叶君生一番对话,她受到了莫大的震动,感觉许多东西都要颠覆了一般。明明是来行侠仗义的,为何会变成了祸害?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想不通……

  思绪一下子就有些混乱。

  不,一定不会是这样的,呆子只不过在信口开河,胡言乱语罢了。

  还有就是,今天的叶君生很怪,怪得完全陌生,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在江静儿心目中,叶君生此刻该在屋子里念“子乎者也”,怎么会跑来江边,还说出那么一番颠覆性的话语?

  这个世界要疯狂了吗?

  “呆子,你,你是不是发烧了?”

  叶君生似笑非笑:“你就当我发烧好了。”

  江静儿不忿地道:“这种事也能乱开玩笑的吗?不行,你还是回家吧。此地的事,根本不是你所能插手的。”

  “办完了事,我自然会回家。”

  说完,叶君生不顾江静儿的恼意,迈步在江边上,时而低头,时而举目注视波浪汹涌的江面,若有所思。

  面对这样的一个他,江静儿几乎完全陌生——又或者说,她本来对叶君生就没有多少了解。

  %%%

  感谢书友“铁战将军”、“随风的小落叶”、“另类乄”、“渺凌风雨”、“ZhouShiFang”的慷慨打赏,居然都是588,难道说约好了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