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风雨(求推荐)

人神 南朝陈 2148 2012.11.14 09:45

    (难道如今都只有开单章才能求到支持?)

  风雨如晦,漫无止休,天色已晚。

  风雨中一辆马车朝着荒郊外急速奔驰,车厢内温软如春,彭大少爷肥胖的体格挤在里面,偌大的车厢空间一下子变得逼仄起来。

  他手中正端着一杯美酒,啜了一口,舒服得整张面目都舒展开来。然后脑海就浮现出那张美得毫无瑕疵的小脸,内心不禁一阵骚动——实在没有想到,叶家那丫头居然生得如此美丽惊人,简直就是祸国殃民。

  虽然年纪还稚嫩,身子还没有长开,但他彭大少爷最喜欢就是这一类的,青涩而可人。每当听到她们在身下痛哭哀吟,总使他有一种摧残的肆虐快意,能让全身三万八千个毛孔都松动开来。

  “二弟也不知搞什么鬼,一时一个样。在彭城的时候,说不要再找叶家了,可来到道安府,又说叶家丫头到了城中,让我见机行事……啧啧,幸好我去看了看,否则便走宝了。”

  微微有些酒意涌上心头,彭青成美滋滋地想着:

  “这时候,苏护院肯定得手了吧,我只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到别院去,好好享受……哼,前面三番几次,都错过了机会,这一次,看你个小丫头怎么逃得出本少爷的手掌心。今晚风雨助阵,咱正好吃了那颗金枪不倒丸,来个七进七出。”

  想到妙处,嘿嘿淫、笑。

  “如此妙人儿,自当驯顺了牵回家中长期享用,至于她那呆子哥哥,剁碎了喂狗吧。不过说也奇怪,明明他已经与江家小姐解除婚约了,二弟为何还如此愤恨?连这番事,也罕见地表态支持。虽然二弟说不管我怎么做,也不过问,但态度已是赞许……罢了,管那么多作甚,他当他的官,我做我的彭霸天,多好。”

  越想越心急,对外喝道:“张三,赶快点。”

  那车夫张三赶紧应声:“是,少爷。”

  鞭子抽打,骏马奔驰的速度更快了……

  ……

  风雨动通江,引得波涛翻腾,好像一条骚动的巨蛇在扭动身子。一片舟船就停泊在江面上,连成一个矩阵,倒不怕浪大。

  江家座船上,江知年正坐着喝茶,见到孙女进来,问:“静儿,君生回来了没有?”

  江静儿气呼呼道:“还没有,这呆子,也不知道带着妹妹跑哪里去了,这时候都不见人影。”

  江知年问:“可曾派人到道安府里找过?”

  “派了。”

  江知年倒算沉得住气,道:“那就再等等。”

  江静儿道:“爷爷,可戌时快到,诗题就要公布了。我想,他是不是写不出诗词来,怕出丑,所以偷偷逃跑了?”

  “不会,君生不是这样的人。”

  江知年很肯定。

  江静儿嘴一撇:谁知道呢,这呆子看似木讷,实质一肚子坏水……

  约莫一盏茶时间,到道安府找人的随从回来了,都说没见到叶家兄妹。

  江静儿狠狠一跺脚。

  这时候外面有消息传来,本届道安诗会的题目出来了,以“江”入题,题材不限,可诗可词可赋,很多体化。

  江静儿望着爷爷:“爷爷,怎么办?”

  江知年苦笑道:“继续等吧。”能怎么办?他是开镖局的,武林人士,舞刀弄枪可以,舞文弄墨就免了。

  江静儿恼怒道:“我就知道这呆子靠不住。”

  江知年出言劝慰:“静儿,不必烦躁,反正我们本就是应付公事,不抱多少希望,就算交不上诗词,也没什么。”

  多年以来,受邀而来的商家,没有哪家聘请的诗会代表有出色之作,能挤进初选,已很难得。

  江静儿嘟着嘴道:“可这也太难看了,会惹人笑话的。甚至还会被人抓住辫子,说藐视诗会呢。”

  江知年看着她,忽地一拍手:“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你呀,静儿你不也读了好几年书吗?赶紧写一首交差。”

  闻言,江静儿小嘴巴张得大大的,脑袋晃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我不会写。”

  她虽然读过几年书,但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练武之上,最讨厌的便是那些文绉绉的诗词。

  江知年却不管三七二十一:“静儿,你不写,难道还要爷爷写吗?我一把年纪了,我容易嘛。”

  “可是……”

  “没有可是了,赶紧去准备吧,我先去张淮山那边逛逛。”说着,一溜烟跑出去。

  “爷爷,你不仗义!”

  江静儿一吼,委屈得差点儿眼泪都要掉下来。

  又等了许久,叶君生还不见踪影,眼看交稿的时间过了一半,江静儿心急如焚,没办法只得回到房间,这才想起自己不曾带有文房四宝,不得不去到叶君生的房间,寻来笔墨,坐在书桌上冥思苦想。

  俗话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是一门要讲究天赋的文艺才学,绝非临时抱佛脚就能上手。

  “大江滔滔去,一去几百里……”

  不对,记得老师说过诗词需要夸张修辞,这才显得有气魄,那就“一去几万里”吧。

  可是,去了几万里后,该干嘛呢……

  江静儿绞尽脑汁,搜索枯肠,好不容易起了句,不料后面就接不上了,急得团团转,搔头挠腮之间,把些墨水都溅出来,几点洒在晶莹的脸上,一抹之下,顿时成了个大花猫,显得狼狈不堪。

  “叶君生,你个混蛋!”

  江大小姐终于忍不住,怒气冲冠,把毛笔狠狠一扔,又将纸张抓起来——

  “咦,这是?”

  一瞬间,她发现案头上压着一张写满字句的纸,拿起来,不由念起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这是一首词,应该为叶君生所写,最重要的是,词中与“江”有关。

  江静儿喜出望外,仓促间,她可读不出来这首词的好坏,只想着有东西交差,那就谢天谢地了。又见到此词没有标题署名,就咬着笔头,想了一会,终于确定个自以为比较贴切的题目,于是端端正正写上:《怀古》,正词后面又添上“彭城江腾镖局诗会代表叶君生作”的字样。

  如此一来,格式便比较正规了。只是一张纸上,两种笔迹,一种龙飞凤舞,一种娟秀婉约,显得不那么和谐。可这时候,江静儿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赶紧吹干了墨汁,拿出去交付给专门收稿子的人——

  此时,距离截止时间,不足一刻钟了,风雨飘零,叶君生还没有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