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买牛(冲榜)

人神 南朝陈 2495 2012.11.05 00:03

    (正式冲榜,点击推荐,如饥似渴——恭贺书友“¥玉生烟$”成为人神第二位弟子!感谢读者“浮云里的鹤-隐”、“摁到用脚踹”、“踏血而来”、“追风筝De孩纸”、“星空的物语”等的慷慨打赏!)

  %%%%%%%%%%%%%%%%%%%%%

  “诺,这是二十两银票,给你。”

  热闹仍在继续,不过江大小姐终于是记起叶君生来,抽空把报酬给他。

  小心翼翼地将银票藏进怀里,叶君生眉开眼笑,道:“江小姐,日后还要抬大虫,你尽管吱声。”

  江静儿不禁翻个白眼:这呆子以为大虫遍地都是,是那么好杀的?就说她杀这一头,也费了不少劲。

  见没什么事了,叶君生便迈步回城。正所谓手里有钱,心中不慌,木柴也不去收拾了。

  走到村口,忽然听到一阵“哞哞”的牛叫声,抬头看去,就见到前面一个瘦弱的青年正牵着一头水牛。

  那水牛,皮肉干瘪,眼神浑浊,一支左角还断了,“老弱病残”的特征,极为明显。此时它四足立定,任凭青年牵引,只是不肯往前走,嘴里发出“哞哞”的叫唤,神态很拟人化地对着青年,状甚可怜凄凉。

  “老牛,俺知道你怕,不愿挨刀,但如今你年老,无法再耕种了,我只得把你卖掉,换些银两……”

  青年嘴里说道,见牛不肯走,便折一根树枝,在后面驱赶。但老牛叫唤不停,依然止步不前。

  听它叫得心酸,青年叹息一声,一咬牙,便要下手狠抽。

  “公子,快买下那头牛……”

  叶君生本来要超越过去,脑海骤然响起一道急切的声音。

  是狐仙在说话!

  他惊喜交集,右手情不自禁就摸向怀中——《灵狐图》就贴身藏在里头。

  时隔多日,狐仙终于再度显灵。只是对方仅仅说了一句话,随即沉寂,再无声息。

  叶君生惊疑不定,沉吟起来。但很快,他就拿定主意,走过去,叫住那青年:“这位小哥,你可是要牵牛去卖?”

  那青年望着他,回答道:“是的。”

  “哦,要卖到什么地方去?”

  青年神色黯然:“准备卖给乡上的吴屠夫。”

  卖给屠夫,也就是卖给他屠宰,割肉出售。

  ——在天华朝,耕牛的作用举足若轻,决不可私自屠宰,唯有老弱病残的丧失劳动力的牛,才能申请屠宰令。

  其中手续,想必早已办妥。

  叶君生话题一转,打听起对方的身世。青年颇为耿直,知无不言。原来他叫“阿永”,其自幼父母双亡,哥嫂又是极其刻薄的人,分家时几无所得,唯有与这头牛相依为命,这才熬过了多年的艰苦岁月。眼下水牛老迈病弱不堪,再也无法下田了,故而不得不选择把它卖掉,好赚取些银子来娶媳妇,过日子。

  听毕,叶君生若有所思,他无暇多想,开门见山:“小哥,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将此牛卖给我?”

  青年“啊”了一声,打量着他:“你要买?”

  叶君生微笑道:“嗯,不过我买牛,不是买来杀的。”

  青年很惊奇:“那你要干什么?”

  叶君生呵呵一笑:“这个小哥就不用多问了,卖不卖?你放心,吴屠夫那边出价多少,我也一样。”

  青年歪着头,憨憨地道:“两贯。”

  两贯,就是二十两银子,价格不菲。但这价格只能买老牛,壮年的耕牛价格更高,可达十余贯,甚至比奴婢的身价还要高许多。

  牛比人贵。

  “两贯……”

  叶君生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换到前一刻,别说两贯,两文钱他都未必拿得出。但碰巧的是,他刚从江静儿那里得了二十两银子的报酬。

  这么说,如果买下此牛的话,等于还没有揣暖的银票又要易手了。

  不甘心呀。

  只是狐仙突然显灵,要自己买下这头牛,肯定有道理。左思右想之下,他一咬牙:“好,我买了。”

  “不准买!”

  身后猛地有人叱喝,回头一看,正是江静儿,不知为何又走了出来。

  “呆子,你傻了吗?你买这牛作甚?”

  叶君生道:“买来养呀。”

  江静儿神色不善,随即想到了什么,脸色稍有好转,拉过他到一边去,沉声问:“你是不是想买下这牛,带回城里转手卖高价?”

  叶君生摇摇头,很认真地道:“不是,我是真得买来养的。”

  江大小姐差点被气得眼前一黑:“你这傻子,不准你乱花钱。”

  叶君生眨眨眼睛,惊奇地道:“我说江小姐,钱是我的,怎么使用,不用你批准吧。”

  “你!”

  江静儿狠狠一跺脚:“烂泥扶不上墙!”转身气呼呼地走了,连来找叶君生的本意都忘却。

  ……

  冀州南方五百里,有山名“景阳”,乃是一座世外神山,终日白云飘渺缭绕,如真如幻。

  景阳后山险峻,悬崖林立,飞流似瀑,沟壑如麻,其间苍松翠柏,郁郁丛生,不时可见仙鹤翱翔,灵猴跳跃。

  一大片道观建筑就分布在这里。

  景阳大殿,此时正端坐一道人,眼观鼻,鼻观心,入定修炼。此道人年约中旬,长须飘拂,面皮晶莹,娇嫩如婴儿,身穿八卦道袍。

  大殿内极为安静,掉根针下地都能听得见。

  突然,“锵”的一响,异常惊动。如果叶君生听见,肯定会大吃一惊,因此这一刻,正是狐仙显灵说话的同时——

  道人霍然睁开眼睛,双目光芒爆射,骇人非常。他一伸手,“嗖”的就有一面古铜镜子飞入手心。

  这面镜子,不过巴掌大小,古色生香。此际镜面景象翻涌,最终缓缓形成一幅图案,仿佛为地图模样,有城池山脉的脉络分布状况。其中一处,一点米粒大小的光华在闪动。

  道人仔细端详,眉毛微微皱起,喃喃道:“彭城县西郊……难道说她就躲藏在那里百年之久?哼!”

  他面露阴霾之色,忽地一道法决打出。很快,殿外有足音起:“周乱山拜见师尊,不知师尊有何吩咐?”

  来者是个青年男子,三寸丁的体型如葫芦瓜,穿一件宽大道袍,看上去显得有些滑稽。其面皮焦黄,留一丛短须,此时跪伏在地,听候法旨。

  道人弹指飞出一枚圆形宝玉,道:“乱山,你到彭城县走一趟,依循此气息追寻搜索,一有发现,不可妄动,即刻回报信息。”

  周乱山接过宝玉,伸手一抹,便把上面的一道气息铭记于心,恭敬道:“遵法旨。”

  退出殿外。

  大殿,恢复安静。

  良久,端坐不动的道人蓦然伸手一点,一幅宽大的画轴凭空出现,当空铺张开来,展露无遗。

  这是一幅画,画着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眉似远山,目如点漆,空灵脱俗的容颜能让人看着,便会觉得窒息。她正眺目远望,目光看着远方,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而在她身后,却突兀地露出一条洁白无瑕的毛茸茸尾巴来,调皮地竖着,似乎不甘心被衣裙所掩盖住。

  这是一条狐狸尾巴。

  人身狐尾,狐妖之相。

  “如果真是她,事情就严重了,必须第一时间回禀宗门才行……”

  道人的语声在殿内回荡着,渐渐归于虚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