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神通

人神 南朝陈 2234 2012.10.31 08:59

    (感谢书友“绝世焊匠”、“︶ㄣ虫子の呆”的慷慨打赏,成为人神第十、第十一位学徒!感谢书友“黄子文”的不离不弃,新的一天,希望能继续得到大家的支持!)

  彭大少爷腰间的伤口,一点如豆,酱紫色,看似不起眼,却把他折腾得卧床一个多月,连吃饭都要人喂,不管用什么药,都不见起色。

  看见这个伤口,了空大师霍然色变,居然被吓得一个后撤步。

  传言中,先天武道高手,泰山崩于眼前而色不变,如此失态,简直平生罕见。

  彭青山大吃一惊:“神通所伤?什么神通?”

  了空大师没有回答,迅速稳定心神,再仔细观察,喃喃道:“不对……”伸出左手中指,按住那伤口。随即陷入了沉思,闭住双眼,眉头紧锁,仿佛遇到了一道天大的难题一样。

  被按住伤口,彭青成又疼又痒,极其难受,偏偏喉咙像堵了一大团棉花,嚷嚷不出来,眼泪汗水止不住的流,若非早上没进食的缘故,只怕屎尿都要崩了。

  难受到了极点时,双眼翻白,干脆晕迷过去。

  彭青山和江静儿面面相觑,虽然满腹疑窦,但此际不方便发问,怕打扰大师的思路。

  良久,了空大师终于缓缓睁开眼睛,发出一声叹息。

  彭青山赶紧问:“大师,家兄可还有救?”

  了空大师点头,道:“有救,需要老衲施展独门手法外治,并且内服雪莲丸九九八十一颗。”

  听到哥哥有救,彭青山放下心来:“大师有药尽管用,我彭家已准备向贵寺捐献香火钱五千两。”

  彭家一向为渡云寺的大香客,双方关系良好。

  了空大师“嗯”了声,忽问:“不知大公子为何得罪如此强敌?若非对方留情,只怕……”

  没有说下去,但结果显而易见。

  留情?

  彭青山有些反应不过来,却不敢质疑大师的判定。可他毕竟聪慧,很快就想通了其中关节:大师所言应该没错,对方估计看不惯大哥的作为,只是想出手惩罚一下,并无意取他性命……

  自家大哥的所作所为,他当然是了解的,横行霸道,不知祸害了多少人,但这些事情,却不好明言出来。

  了空大师乃老江湖,如何不明白其中道道?也不追问,悠然道:“出手这人,绝对是世外高人,非我辈所能及也。”

  这时江静儿好奇问:“大师,不是说你武道修为已迈入先天之境,孤独求败了吗?”

  听她问得天真,了空大师哑然失笑:“谁说先天武道就天下无敌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平心而论,如果那高人向老衲出手,只怕也就一回合而已。”

  闻言,江静儿作声不得。

  彭青山内心也是翻起惊涛骇浪,想起一事,问:“大师,刚才你说家兄被神通所伤,青山不明,神通是什么?”

  了空大师忽然间觉得口舌有些干燥,顿一顿,才一字字道:“仙家神通。”

  “仙家?”

  彭青山差点跳起来:“这怎么可能?世上怎么会真有神仙?”

  了空大师打起机锋:“此有故彼有。”

  彭青山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明白。”

  了空大师抬头,望了望屋顶:“其实老衲也不怎么明白,只是听说世上有高人,称‘术士’,主修魂神,修为高深时,能使唤神通,杀人于无形。比如传说中的飞剑便是其中一种,念头驱动,可斩敌头颅于千里之外。”

  彭青山仍自不信:“可那都是传说。”

  了空大师语重心长道:“空穴来风,总有缘由。”

  彭青山追问:“那家兄就是被神通所伤的?”

  了空大师摇摇头:“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老衲解释不清,毕竟我也是头次遇见,难下判断。可能对方确实是术士,掌握有神通,但他不愿杀人,故而只用了半成力道。否则再重一分,岂是老衲能救得?好了,不说这些了,老衲这就替大少爷疗伤。另外,大官人请听我一劝,此事就此作罢,决不可追究,更不可再得罪那高人,否则只怕会有大祸。”

  听他说得郑重其事,彭青山肃然道:“谨听大师教诲。”

  说罢,和江静儿出去。

  江静儿的精神还是恍惚的,了空大师的言语着实令人震撼,世上竟有术士存在,高来高去,鬼神莫测,一如神话故事的描述。

  这些讯息,不管对于谁,都有着致命的吸引人。

  试问天下,谁不想快活胜神仙,长生不老?

  只可惜了空大师语焉不详,也不甚了解。或者说,其实他是知道些情况的,但因为某些缘故不肯说出来,端是小气。

  “青山,你说这世上是不是真有神仙?”

  彭青山嘴一撇:“我却是不信的,若果真有飞天遁地的神仙存在,那实在太荒谬了。依我看,不外乎一些出家人的托辞罢了,好让人信奉敬仰。说起来,我倒听到一个笑话,说太原有个叫‘王生’的人,一心想求道成仙,便到崂山去拜师,不料被道士安排去砍了几个月的柴。事到临头被传授一门《穿墙术》,自以为得道,便喜滋滋回家,要示范给夫人看,结果一头撞到墙上,差点没把脑袋给撞烂。斯人如此愚蠢,被人哄骗不自知。”

  他信服的是了空大师的武道修为,对于禅释之道却不怎么在意。

  江静儿嘟着小嘴:“这也不能说明世上无神仙呀,只是仙缘渺渺,难得相遇罢了。”

  彭青山一笑置之,不再纠结争辩。要知道女孩子总是喜欢幻想,尤其像江静儿这般的年纪。

  两人并没有去佛前烧香,而是沿着回廊散步,观赏四下景色,间或说些闲话,但基本都是彭青山说得多,而江静儿依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嗯,怎么会是他?”

  她突然站定,眼神望着前面一人,不动了。

  彭青山觉得奇怪,顺着方向望去,就见到前面有一人扶栏而立。此子衣装寒酸,甚至还打着补丁,显然为一介贫寒书生,不知为何会出现在后寺院。

  见其穿戴虽然朴陋,但眉清目秀,有文雅之相,而江静儿又目灼灼地盯着,彭青山顿时大感不舒服,问:“你认识那书生?”

  江静儿随口回答:“他就是叶君生。”

  “原来如此……”

  彭青山嘴角微微动了动。

  江静儿与人指腹为婚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然而男方为一个不通人情世故的书痴傻子,家境潦倒,根本配不上江静儿,也没资格成为竞争对手,因此不曾放在心上,没想到,会在渡云寺内相遇。

  既然相遇,那顺手解决掉好了……

  念头涌起,彭青山举步向叶君生走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