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凶手

人神 南朝陈 2662 2012.11.26 10:09

    (刚上三江就挨了一张最低分评价,其实我想说的是有钱就砸个一百几十张过来嘛,砸出个盟主更好,偷偷摸摸投那么一两张杀伤力太低了,毫无用处呀,又不是小李飞刀——言归正传,感谢书友“范宣子”、“碧海风”、“摁到用脚踹”、“闪#灵”、“流年**逝水”、“小猪的苹果”的慷慨打赏,以及“lgp095”的三千催更票,暖心呀!)

  “静儿,原来你还认得我的剑。”

  黑衣人淡然开口,果然便是彭青山。

  江静儿的身子徒然在风雨中微微发抖,她实在不敢置信彭青山会做出如此卑劣行径。在她心目中彭青山文武双全,谈吐得体,家境殷富,年纪轻轻又考取了进士功名,得到官身,简直可以用前途无量来形容。

  他是高雅的公子哥儿,更是官,怎么会蒙面杀人,就与那汪洋大盗毫无区别?

  “为什么?”

  当问出这三个字,江静儿咬得红唇都流出了一丝鲜血:她固然对彭青山没有男女之情,但自小都是把他当成一位友好亲善的大哥哥看待。

  但现在,这个大哥哥变成了恶魔。

  “哈哈哈!”

  彭青山忽然仰天大笑:“为什么?静儿你居然问我为什么?”

  江静儿一字字道:“对,我不懂。”

  彭青山停住大笑,双眼眯了眯,望着从斗笠上滴落的雨水:“有些事情,静儿你永远不懂。我真不想杀你,那么,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放下长枪,当我的女人。只有这样,我才会信你。”

  “哈哈哈!”

  这下,反轮到江静儿笑了:“彭青山,原来不懂的人,是你!”

  彭青山剑眉一扬:“你不同意?”

  “我呸!”

  江静儿狠狠啐了一口:“看来爷爷说得对,你正是那心胸狭隘的卑鄙小人,就连叶君生都比你好十倍,百倍!”

  听到那个极度不喜欢的名字,彭青山语气一冷:“那好,是你逼我的。”

  江静儿柳眉倒竖:“无耻!”

  嗤!

  手中乌木枪卷荡起一片水花,红缨张散飘舞,直取彭青山喉咙。

  彭青山不慌不忙,舞剑相迎,嘴里说道:“静儿,记得以前我们经常切磋吗?对于你的枪法,我不用看就知道破绽在哪里。所以,最后问你一声,答不答应。”

  “去死!”

  回答他的,是两个果断决然的字,以及迅猛有力的枪尖。

  江静儿心中充满了愤怒,以及愧疚。彭青山因爱生恨,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份,不惜大杀开戒。正因为这样,守在山神庙的镖局人手才受到牵连,还有那个书呆子。

  彭青山,这是专门来杀自己,以及他的吗?

  枪剑磕碰之间,激溅起点点火花,就算风雨如晦都压不住。

  但此时,江静儿的枪法已乱。论武功本身,她本就弱于彭青山一筹,加上枪法套路早被对方熟悉,再加上怒火攻心的情绪,明显已落于下风。

  打着打着,江静儿豁出去了,完全一副拼命的姿态,每一招使出,都本着两败俱伤的念想。

  这一下,令得彭青山大感头疼,放不开手脚。他眼眸掠过一抹凶光,剑法一变,施展出了真本事。

  蓬!

  江静儿被他一掌打中肩膀,整个人都被拍飞,噗通一下摔倒在泥泞的雨水中,但她的枪还没有脱手,奋力往地上一撑,就要跳起来,不料受伤颇重,心血翻腾攻心,听着彭青山迈步而来的声音,气急之下,登时晕了。

  这个结果,早就在彭青山的意料之中,他武功修为精纯,距离先天之境不过半步之遥,对于力道的控制十分老练精准。

  他并不想一下子就杀了江静儿,太可惜了。

  “可惜,那书呆子被砸死了……”

  彭青山喃喃道。

  “彭大人,你这是在找我吗?”

  突然之间,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废墟那边传来。

  彭青山一怔,立刻就听出那是叶君生的声音:“你没有死?”功力贯注,就捕捉察觉到一个身影走来,站在江静儿身前。

  “你很想我死?”

  听到这句有点愣的话,彭青山捧腹大笑:“叶君生,砖石砸不死你真是天意,让我能亲手杀死你,痛快,太痛快!”

  他几乎忍不住要仰天长啸,从而发泄心中的那团火。

  叶君生又问:“其实你早就想杀我了?”

  “不错。”

  “原来如此……”

  叶君生忽地幽然一叹:“那为何要等到现在才动手?”

  彭青山长剑在手,一步步走来:“猪要养肥了杀,而杀人,尤其杀仇人,就该在他最为意气风发的时候动手,一剑封喉,抹杀一切,才最为畅快。”

  “仇人?”

  叶君生的声音仍然很冷静。

  “我且问你,我大哥被杀一事,与你可有关联?”

  “有。”

  彭青山眸子一缩,恨声道:“果然如此,好,很好,你那个妹妹还在彭城吧,你死之后,我保证她不会寂寞。”

  他停在叶君生面前一丈处,站定,宝剑举起,一字字问:“如果你想要个痛快,那就告诉我,谁是真正的凶手?”

  他早有推测,叶氏兄妹与彭青成的身亡有牵涉,但断然认定行凶者另有其人。

  叶君生嘴角流溢出一抹冷冷的笑意:“其实你知道了也没用。”

  彭青山一怔,随即像想起了什么:“他很厉害?”

  “大概很厉害。”

  “他是不是会神通?”

  “应该会。”

  闻言,彭青山全身一颤:竟真又是那个神秘人,那了空大师口中的术士高人。其在彭城时袭击了彭青成,施以惩戒。在这件事上,彭青山听从了了空大师的建议,不再追究,只当吃了个天大的哑巴亏。因为了空说过:如果再去招惹对方的话,会有大祸临头。

  了空大师乃先天武道的高手,经历无数,他郑重其事地告诫,可见事态的严重性。

  只是,他们彭家已经忍气吞声,息事宁人了,为何在道安府,那术士高人还要对彭青成下杀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说彭青成又做了甚事,以至于激怒了对方?

  可恨!

  彭青山狠狠一跺脚,心头一股憋屈气泼辣辣翻腾,大叫一声,长剑如虹,就要将叶君生斩于剑下,藉此发泄内心的憋闷。

  “咦!”

  一剑之下,他没有听到惨叫声,没有听到血花喷洒的快意,在漆黑的风雨中感受到的,却是一缕如针芒的锋锐。

  这是?

  彭青山面色大变,敏锐的意识瞬间便察觉到那是一根纤细的树枝,而这树枝竟然握在叶君生的手里,直刺向他的喉咙。

  他敢肯定,自己的剑还没有将叶君生刺死,那貌似普通的树枝早已洞穿自己的喉咙。

  在电光火石间,彭青山便做出最正确的判断,收剑倒退。

  只无奈,很多时候就算做出了最好最正确的判断,但都无法改变结局,因为有些事情一开始就错了。

  错得离谱!

  噗!

  彭青山听见一声极为轻微的闷响,却是从自己喉咙发出的,非常的怪异,双眼瞬间睁大,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你,原来是你!”

  这一声吼,仿佛吼出了全身的力气,然而正如叶君生事前所说的:“其实知道了也没用”。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不是这样的,到了明天,下雨也好,天晴也罢,只要赶五个时辰的路,那么他就能赶到武山县,当一县之尊县太爷了。

  现在,本应该是他平生以来最为意气风发的时候才对——原来,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被杀,真不甘呀……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在身子倒下去的时候,彭青山福至心灵,终于明白了空大师修炼闭口禅前所告诫的八字真义,只可惜,他再也无法回头了。

  因为死人,是不可能回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