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凶杀

人神 南朝陈 2150 2012.11.09 20:27

    (感谢书友“小猪的苹果”、“浮云里的鹤-隐”、“a10d361”的慷慨打赏;感谢书友”铁战将军“、”天上掉下个猪哥哥“的满分评价票,以及更新票,虽然现在看着吃不着,但支持之心眷眷,拜谢了!)

  兔起鹘落,已成定局。

  叶君眉欢呼雀跃,摸着大圣的头颅,仔细观看:实在没有想到这头貌不惊人的老牛竟有这般本事——哥哥是从哪里把它买回来的?

  这可捡到宝了。

  叶君生脸上带着笑意,但目光冷冷的,望着在溪水中挣扎的两名闲汉。

  溪水不深,仅可没膝,大圣或许蹄下留情,两闲汉受伤也不算太严重,扑腾着起身,赶紧往另一边河岸逃窜。走得慌张,其中一个摔了一跤,头上见血了;另一个赶紧扶携着,还不时回头,生怕叶君生和那头疯牛会追上来。

  叶君生并没有追赶的意思,沉吟一会,微笑道:“君眉,我们回去吧。”

  “嗯……”

  这会不上牛背了,与哥哥并肩,一起回到黄家宅子。拴好大圣,叶君眉便下厨做晚饭。

  叶君生忽有所思,便到厨房取来一片腊肉,放在大圣面前,观察它会有何行动。

  只见大圣鼻子一嗅,舌头往腊肉上舔一舔,但并未狼吞虎咽,而是抬头望着叶君生,隐隐有期盼之意。

  “嗯?”

  叶君生心思敏捷,顿时又想到另一个可能性,就取了些钱,到乡上沽了一斤米酒回来。

  这酒自然算不得好酒,但闻着酒味甚浓,酒色清洌。

  把酒用一个大碗装了,摆在腊肉旁边。大圣果然兴奋不已,也不客气,饮一口酒,咬一口肉,就像一名豪迈的侠客,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转眼间,风卷残云,把酒肉都吃个干净。

  叶君生看得有些怔然出神:话说,这还算是一头牛吗?

  这一幕,被叶君眉看见,她的接受能力不错,惊诧远多于害怕,凑上来,惊奇地问:“哥哥,大圣怎么吃肉喝酒?”

  叶君生呵呵一笑:“因为它不是一头普通的牛。”

  叶君眉点点头,转身又去拿肉了——据说有些天赋异常的骏马,嗜酒如命,那么大圣吃肉喝酒,也不算惊世骇俗的事情。

  叶君生拍了拍大圣那支完好的右角,慢慢道:“大圣,我知道你身份不同寻常,所以你如果有甚需要,可直接开口。”

  “哞!”

  大圣倒是开口了,但没有口吐人言,很本色地叫唤了一声。

  叶君生没有过多追问,既然时机未到,便不需操之过急。大圣愿意出蹄踢飞那两名滋事的闲汉,表明它与己方是一条战线的。

  有它在,便等于拥有一名实力深不可测的保镖,睡觉都放心得很。

  这时候,叶君眉又拿了一片腊肉来。她倒舍得,一方面现在生活条件大有改善;另一方面,她是要报答大圣出蹄的情义。

  ……

  “什么,你们被一头牛给踢下溪流去了?”

  在一个偏僻的庭院内,老王管家面对两名狼狈不堪的闲汉,一脸的诧然。

  那俩闲汉,浑身湿透了,衣服都来不及更换,血迹斑斑的,看上去,哪里还有什么痞气?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其中一人苦笑道:“可不是,那牛有些古怪……”

  “古怪个屁!”

  老王管家跳起来,指着他鼻子就破口大骂:“你这乌三,之前你是怎么说的,居然连一头牛都搞不定,说出去,惹人笑掉大牙!”

  另一个闲汉眼眸闪过凶光,咬牙道:“王管家,是我们大意了。不过你放心,今晚我们直接过去,摸入黄家宅子里,定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老王管家哼了声:“这样最好,别忘了,你们可是拿了钱的。话说回来,我不管你们怎么闹,但绝对不能闹出人命来,明白了吗?”

  “明白。”

  两人告退,出到外面,那乌三有些迟疑地问:“张哥,我们要怎么做?”

  一阵冷风吹来,有着敞开胸怀露毛毛的习惯的张哥不禁打个冷战,当即把衣襟紧了紧,凶狠地道:“还用问,晚上杀过去,先将那牛给宰了,再把书生捆住打断手脚,然后留下妹子给你我享用。事先说明,我要先上。”

  乌三陪着笑道:“这个自然,张哥你玩腻了,小弟再上也无妨。”

  张哥很满意,一挥手:“走,先换衣衫。”

  今晚风颇大,夜色茫茫,不见星月,端是月黑风高。

  夜幕中,两条人影幽灵般穿行,一前一后,腰间还别着明晃晃的尖刀,也不用东西包裹,直接显露出锋刃。

  他们显然对于附近地形很熟悉,走得甚快,一路上也不说话,径直就来到黄家宅子外面。

  这座宅子,本来就孤零零的,距离四周的人家有点远。

  两人来到墙根下,对视一眼,点点头,手脚并用,很麻利地就翻上了院墙,轻轻往里面一跳,脚踏实地,尖刀已拿到了手上。

  此刻乌云漂移,漏下几缕光,可以看清周围的情况,一头老牛,正惓伏在角落处,酣然睡觉。

  打一打手势,两人一左一右,持刀向被拴住的老牛围去——他们平时在乡村上便做惯了偷鸡摸狗的事情,也曾偷偷猎杀过几头牛,取肉来卖,因此对于宰牛,颇有几分手段经验。

  步履轻盈,还差数步就近到牛身,手中尖刀已高高举起——

  呼!

  一阵风卷起,那静卧的老牛蓦然抬头,两只大眼熠熠闪烁出妖异的青光。

  嗡!

  两人被青光一看,浑身打个冷战,只一瞬间,精神意志便陷入混沌之中,脚步一转,仿佛两具失魂落魄的行尸走肉,出了院子,没入苍茫的夜色之中。

  是夜,平方乡发生了一件令人发指的凶杀案,两名泼皮无赖闯入苏之源苏老爷的宅子中,持刀行凶,先将苏府管家老王杀死,再冲入苏老爷的卧室,把其活活刺死。

  等苏府上一众家丁赶来,老王管家与苏老爷已横尸当场。家丁们愤怒暴起,乱棒把凶徒击杀……

  此案案情重大,影响恶劣,消息传出,三乡皆惊,彭城县胡县令亲自派遣捕头,带领一队衙役奔赴前来查办。然事实俱在,情况分明,加上凶徒已死,遂当场结案。为安抚民心,捕头发号施令,抓捕泼皮无赖若干名,押赴进城候审……

  “月黑风高杀人夜,老牛当浮一大白!”

  在某个萧瑟的院落中,一头老牛口吐人言,喃喃自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