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域龙渊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大暑起,清风绕

天域龙渊传 龙小渊渊渊 3944 2022.01.15 10:33

  “是吗?有多好。”

  宋玦看着面前这个清朗的少年突然染红了脸,感觉到些微有趣,便调笑着提出了这个一个问题。

  魏年难以招架,便不自觉的移开了目光转移话题。

  “那宋姑娘要记得到时差人来拿玉,我年龄尚浅,大概率解不开这个玉里的试炼的。”

  少年的爱慕是不自觉生发出来的,但是和别的少年不一样的是,魏年能认识到这份爱慕的未来走不得多远,便试图用这种半拒绝的话语,先一步按熄了自己的心思。

  自幼年和父亲相依为命长大,早早承担起酒馆的大部分责任,迎来送往数年。魏年的心灵也较同龄的少年成熟的多。

  他心里明白,自己日后多半要从身体不好的父亲的手下全部接下酒馆事务的,像故事中那样出镇子闯荡江湖什么的,对他来说不太现实。

  更主要的是,随手能送出这么一片价值连城的玉叶的见多识广的宋姑娘,其家境之好,门户之高,恐怕是自己想也想不到的。

  魏年脑海中思绪万千,最终那份突然的爱慕还是在努力控制下,如酒水一般归入坛中,被尘封摆放,脸上的微红也慢慢褪去,抬起头眼神便重复清朗。

  “那不怕,到时候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看着调整过来的魏年,宋玦微笑摆头,没有肯定或否定他的提议,转身又看向山间的云和雾。

  魏年也来到崖边,往山下看去,他没有看云雾或者山形,因为这是他早已经看过的东西,他只是默默的看向山下的方向。

  少女看山,看云,看天上处。

  少年看山,看树,看家乡路。

  过了些许时候,宋玦看山看的差不多了,便提出了回程,于是两人便从原路返回下山去,在镇口便各自分离,放下药材已经快到巳时,魏年也到了该去学堂的时间。

  “程忠信,吴仲皇。许终古,贾友仓。陈元始,韩魏唐。液容调,柏杜阳……”

  依旧是《急救章》的学习,熟读多遍后,先生先让众人书写,巡走评判,然后单人考校读音,最后细说其中典故。

  褚随言同以往一样因为那笔狗爬字被批评,罗言山和魏年也没有写的多出彩,只得到了先生的一个“尚可”的评价。

  在读书这一途上,魏年也只算得上是中人之姿。这也是为什么他之前不敢再把宋姑娘放心上的原因,努力保持心湖的水平如镜。

  与众不同?只是个酿酒的罢了。

  但是,说平如镜就真的能平如镜吗,魏年默默的一笔一画书写着刚学的内容,学堂寂静,只余偶尔书页翻动声和学堂外依稀传来的人声响动,食指的“垂袅”二字默默出现,似乎在有序的呼吸。

  暖日渐入窗,照得少年乱闲愁。

  纸上的功夫让时间走得飞快,转眼就到了放学的时候,心情稳定下来的魏年收拾着笔墨。

  旁边是长舒一口气的褚随言和身后同样在收拾笔墨的罗言山,罗言山有些兴奋地对前面两人说到。

  “哎,随言,年哥,我跟你们讲,我昨天守店的时候,有一个很好看的姑娘来买胭脂,一身青衣,那脸,那皮肤,镇上最好看的崔家姑娘可能都不如。”

  褚随言感兴趣地问,“是嘛?有那么好看,言山你知道那姑娘叫什么名吗?”

  罗言山摇摇头,“那姑娘就是来买了盒‘玉桃染’便离开了,都来不及攀谈。”

  褚随言惋惜道,“那的确挺可惜的,不过那姑娘可能是来看七月七冬临河的河灯的,到时候我们多逛逛,说不定能遇见呢。”

  “可能吧。”从小女生堆里长大的罗言山也没有有多心心念念的意思,背包一挎,招呼着一直在一旁静静听着的魏年出学堂,“走了魏年,后天七月七,那晚你得空么,家里会不会忙不过来?”

  魏年背上包回他,“仙哥说忙得过来的,让我不要担心,和你们一起玩玩就行。”

  “那感情好,到时候我们镇口碰头就行了,我跟先生请过假了,明后天家里要清点货物忙不过来,我就不来了。”罗言山走在前,回头对魏年说。

  随着这学堂最后一个月的即将结束,每个人会面临不同的选择,有优秀的学子选择进学去寻求“进一步”的,也有像罗言山这样,在学堂算不得优秀的学子选项离开学堂,寻求立业之基。对于后者,先生不会做过多的苛求,请假通常都是允了的。

  “好,到时候我带点果酒和干果来,看河灯的时候能嘴里不无聊。”魏年笑着点点头。

  “那我带只烤鸡来,我们大吃一顿!”家境要更好的褚随言拍掌说,眼中已经是按耐不住的兴奋,看起来他对于七夕的到来已经是急不可待了。

  “哈哈哈,那好,我到时候带你们多认识认识小镇上的姑娘,说不定哪个就是你未来的媳妇。”罗言山也开怀笑到。

  回家的路不长,罗言山最先到家,还两人挥挥手就进胭脂铺帮忙去了,然后褚随言回当铺,魏年也来到自己家酒馆门口。

  父亲魏仙正在里面收拾,大堂角落那抹青衣正在静静喝酒。

  “宋姑娘是真喜欢这竹叶青。”魏年感叹着摇头一笑,进酒馆在柜台放下包也开始帮忙。

  将近七夕,今天来吃饭的人还挺多,有一些是生面孔,可能是旁边镇上来的,这让魏年忙得连宋玦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吃罢饭,一身粗布短打扮的魏年来到酒坊,对早上的药材进行分门别类,有即将用得到的,也有要种院子里的。

  最重要的是从申屠姐姐那得来的当运百里香,魏年将其用小刷子轻柔地洗去每一处角落的泥泞,连同根须都清洗得干干净净,如晶莹的纺线一般。

  然后把洗净的百里香放在旁边晒台上,稍作晾晒,留备后用。

  魏年旁边是一个大的灶台,灶台上是一个大大的甑子,外部略像木桶,底部为竹篾编成的向内、向上略拱的圆锥,有许多小孔,甑子的中上部留一小一大两孔插上一细和一粗两根竹管,细的竹管管是出酒槽,粗的竹管是冷却水经过的地方。

  九里香,灵芝,桑叶,丹参切碎,混合着枸杞子在已经浸泡了二十四天的小麦酒胚中混合搅拌,再倒入已经洗干净的甑子中,盖上盖,起火,开始蒸酒。

  随着炉中火焰的逐渐升高,甑子慢慢慢的冒出了白色的烟气,浸泡发酵多时的小麦混合着灵芝,桑叶,丹参的味道慢慢的逸散出来,其中有一种令人神怡的甜酸在其中悄悄隐藏,这便是正当运的百里香的力量。

  据《节律》酒书里介绍,发酵的小麦是底,灵芝,桑叶,丹参是辅,当运的九里香则是神,勾拢了底与辅,让安神的力量沁透在每一滴酒液里。

  随着甑子内温度的升高,魏年打开了上面粗竹管的开关,干净冷冽的水从外面的河里接引过来。

  慢慢有透明的液体从竹管里流出来,开始是一滴一滴,慢慢的一小股拇指粗细的清澈酒水流淌而下,在下方纱布的过滤后,被下面的一个大缸接住。

  魏年在下方掌控着火候,不断添加抽出木材,努力保持着甑子中的温度在一个差不多的位置。

  酿酒其实并不难,只有七个步骤,选原料,清洗,捣碎,入缸,发酵,蒸馏,测定,储存。

  寻常人学习半年,差不多能掌握,但也只是掌握的基础,如果要像魏年这样,酿出品相上佳的酒,那需要无数次酿制的经验。

  更何况,二十四种节气酒,需要二十四种当运的药材,用不同的酿制方法来让当运的药材的药力在酒中充分发挥。

  在这其中,酿制方法需要按照书上的介绍来进行,而当运的药材需要跋山涉水去寻找。

  魏年唯一比前辈强点的,是他能用自己酿制的上等黄酒去找山灵申屠姑娘换当运的药材,这是他特有的缘法。

  当然也只能换取药材,若是想像那些求仙的人一样,寻仙妄图实现自己苦求的愿望,一准会被申屠姐姐打出梨花林,她是最怕这种麻烦事的。

  更何况,还是少年的自己,也没有什么苦求的东西。

  少年心思干净澄澈,心境近乎无欲无求,最得生灵喜欢。

  三个时辰过去,竹管里的酒味道开始变淡,魏年关闭上头竹管的开关,冷水停止引入,下面的酒水就不再冒出。

  熄灭了炉火,揭开纱布,一道清幽的酸甜味慢慢扩散出来,仿佛还带着申都山的阳光和清晨的雨露。

  魏年用竹制的酒提稍微打了一点出来,微抿一口,缓缓咽下,入喉如同暖阳入腹,同时一种清新淡雅在舌尖萦绕不去。

  明明算是高度的酒,但是却不会让人感觉到火辣,反而如同山间溪流一般在腹中缓缓流淌,最后流转全身,让人的心神慢慢的安定下来。

  随着大属酒入喉,掌中“裘袅”二字在熠熠生辉,似乎是力量得到了补充,再慢慢恢复,几丝清风从窗外拂入,围着少年雀跃跳动,清风无形,难为人知。

  “暑气入肝,藏血济心,心定则不惊。”,这便是大属酒的力量。

  开心的点点头,魏年用酒提把酒打入旁边已经洗净的黑釉酒坛中。

  一大缸酒被分为了十四小坛,每坛魏年都用酒提尝一口,细细评判,最后用宣纸细泥逐坛密封完成。

  魏年看了看将近傍晚的天色,将酒一坛坛放入院子里的地窖中,之前品尝后风味最佳的一坛,和“壬一”的木牌一起放入土坑中埋好。

  忙活完已经是傍晚,正堂上了客人,临近七夕,酒馆还是如同中午一般的繁忙,徐三叔和魏仙忙的没有一刻能够停息,直到魏年来帮助终于才能喘一口气。

  “魏年,后天酒馆卖金玉露么?”旁边有熟悉的客人开始问起只有在七夕才卖的金玉露酒。

  以前的时候魏仙不会酿这种酒,这方子还是魏年从母亲留下的《节律》里学来的,现在酒馆只有魏年一个人酿酒,酒的窖藏存量都不太多。

  去年酿的金玉露,往往七夕一天就能全部卖完,有时还会供不应求,爱酒的熟客也就一直惦记着这一口。

  “会卖的,张叔,但是到时候你可能要早点来买,不然要是来晚了,卖完的话,我也没办法了,毕竟我也就能酿这么多。”魏年笑着对熟客说道,干净爽朗的笑容,让旁边的客人内心都欣赏不已,更有好事者高声问道。

  “小年今年七夕要去看河灯吗?有空的话去寻一下我家红裳,培养一下感情。”无伤大雅的玩笑逗得魏年点微微泛红,低头不语,这反倒让酒馆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老不修的王天安,你就是贪图小年的酒,连自己闺女都能出卖,小年不要理他,你去找我家安萤,让她去带你看河灯……”

  宋玦也在酒馆里静静地喝着竹叶青,看见魏年被人调笑,她也是乐呵呵的边喝酒边听着,民风淳朴,笑声满座,也是极好的下酒菜。

  “谢谢王叔叔,谢谢李叔叔,到时候如果遇到两位姐姐的话,我会上去和她们说话的,你们先喝着,我这边还要忙,先过去了啊。”魏年微红着脸,耐心地招架着熟客们的热情,然后找借口离开了,身后是客人们的开怀大笑。

  七夕是个极好的节日,年轻一辈期待着,老年一辈期许着,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个酒卖的的确相当应景。

  忙碌的魏年时不时的会不自觉的转头去看向宋玦的方向,担心她会喝醉,宋玦粉脸也只是微红,若桃花在大厅一角悄悄绽放,但是举止轻松自然,看起来酒量很好的样子。

  金风玉露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