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清穿日子(12)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67 2020.08.28 21:36

  杜若本就没醉,只是酒气略上头引得那些个旧事呀伤痛呀反复在脑袋里重演罢了,许是之前被压制的狠了,如今全都极跳脱地彰显着存在感,她才一时不查受了些影响,这会先是被连灌了两碗醒酒汤子,接着又被洗了个热水澡,脑袋立马就清楚了。

  “请爷安。”

  四爷打量着面前的人,头上没有摸一点头油,松松挽着髻,只簪着一支芙蓉石的并蒂莲花钗,两鬓甚至随着她福身的动作落下了缕青丝,显得人慵懒而自在,依旧一身粉白的旗衣,那猫耳戏蝶的纹样本该是稚童穿的,就连大格格一年前都不穿了,可却意外地衬她那圆润的鹅蛋脸和清凌凌的眸子:“起吧。”

  话落便往罗汉踏上一坐。

  一个十三四的姑娘几步上前,对着杜若跪着磕了个头道:“奴才见过侧福晋。”

  “这是?”杜若愣愣看了那丫头一眼,又看向四爷,被睨了一眼才反应过来,立马笑着福身道:“谢爷赏。”

  “···”四爷直接把茶一搁,往榻上一歪,就闭上了眼。

  杜若缩了缩脖子,觉得自己似乎是被鄙视了,但在瞧了眼那干净规矩的丫头之后,就立马又笑嘻嘻地凑上了前:“爷真是辛苦啦,妾给爷按按?”

  四爷依旧闭着眼,半天没听见动静才懒洋洋地应了一声:“恩。”

  杜若突然觉得眼前这人像极了只大猫,一下子自在了不少,侧坐在榻上认真地按揉起来。

  不过半月不见,这人眼底的青黑怎么愈发的重了?怕不是再过半月就能变身国宝了吧!真是不懂得照看自己的身子,怪不得后世多少人都猜这位最后是过劳死的!

  不过,这脸色似乎不似之前那般黄了?

  还是她看错了?

  诶!没想到这位爷还是个睫毛精啊!这都能落雪了吧!她曾经睫毛也长,但那是她后天努力的成果,咳···就是她一次次剪睫毛给硬渡出来的,这位···反正她是不能想象这位对着镜子剪睫毛的模样的!

  这手,怎么肉乎乎的?!一点都不搭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好么!好在指头还算长,不然短粗胖···她怕是得笑场哈哈哈···咳,冷静。

  咦?这月牙怎么比她的都少?这些燕窝鱼翅参茸鹿肉的他都吃哪去了?!

  这肌肉!我的天!她之前怎么没注意?小蛤蟆硬邦邦的,捏不着筋啊喂!

  真累爪子!

  四爷眯着眼,打量跪坐着的人,额上鼻尖香汗淋淋,两颊粉扑扑的,红唇微嘟,瞧着是活色生香,媚色入骨,但也得先抛却她那格外丰富生动的眉眼口鼻!

  爷倒是头一回见着这般···灵动的一张脸。

  万般心思都在脸上,倒是浅显易懂。

  只是···那是嫌弃?!

  突然就不想叫停了呢···

  “主子,该起了,差不多再有半个时辰您就该去正院请安了。”

  “恩?恩。”杜若刚坐起身,就试着胳膊酸疼的厉害,脸就是一黑。

  她觉得她这两条胳膊今日要废!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昨晚上干什么带颜色的事儿了呢!

  好家伙!完全没有好么!

  她只是纯纯地伺候猫主子按摩了两个时辰而已!

  真她喵的是再清水不过了!

  心累。

  想到一会要去的地方,更心累。

  “婢妾请侧福晋安。”

  “都起吧!”杜若路过耿氏时随手扶了一把,然后直接就僵着身子坐下了。

  嘶!

  不过轻扶了一下,一点力都没使,就扯得整条胳膊都酸疼的厉害,真不愧是娇养的姑娘,这缺乏锻炼的都吓人了!

  “姐姐这是身子不适?可是伺候爷累了?”

  李佳氏笑着打趣,面上一副亲昵模样,心里早就酸成了柠檬精!

  论年纪,她花咕嘟的二七年华,章佳氏都是能当额娘的老姑娘了!

  论容貌,勉强算···各有千秋吧;

  论家世,她阿玛与那章佳氏的阿玛同为四品,虽说她阿玛只是从四品,但她阿玛管着实务啊!那章佳氏的阿玛不过一个佐领,就算虚高她阿玛一级,平日里也不过就管着些家长里短的事儿,一年到头连万岁爷的面都见不着两次!凭什么章佳氏就是侧福晋而她只是个格格!

  老天不公!

  “李佳格格哪里的话,伺候爷是我的本分。”杜若垂眸乖巧,哪怕口不对心,但依旧说的一派诚恳认真的不行的模样。

  “章佳姐姐说的极是。”耿氏笑呵呵地瞥了李佳氏一眼,简直不想再看那个傻的一眼:“莫不是李佳格格觉得伺候爷累的慌,昨儿那大日子才躲了闲去!呵呵呵~”爷的态度还不明显么!先不论身份,便单是人家正得宠,你就算再酸也只得避让,这自古便花无百日红,等到爷腻了这章佳氏,到时你便是如何折腾讽刺还不是全凭自个儿心意!非得现在往上撞,也不怕闪了腰!

  “你!”李佳氏一张冷白的小脸气得泛起了红,胸口剧烈起伏,长伸着的胳膊一颤一颤的。

  耿氏这会是连瞥都不瞥一眼了,只摆愣着手上的戒指:“李佳格格言语态度上还是注意些的好,我再不济,也是府里的老人了,可不是什么随便的阿猫阿狗都能上来挠上一爪子的,还是李佳格格抄经抄习惯了,又念了?”

  “倒不知耿格格口中的阿猫阿狗指的又是哪个!”李氏气势汹汹地进了屋,眉眼一挑,高高在上地睨着耿氏。

  李佳格格自李氏出现,便一溜小步凑上前,委屈地直瘪嘴:“李姐姐~”

  李氏紧了紧眉,僵硬地拍了拍李佳氏的手,若不是也是时候来个杀鸡儆猴,再加上那单薄的自小交情,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帮这个脑袋不清楚的。

  耿氏却没有半分紧张,从容地请了安,然后就笑着道:“婢妾倒是不懂李姐姐的话了,这阿猫阿狗,自然就是指阿猫阿狗了~不然,还能指人不成?”

  李氏表情一顿,这才认真地看向耿氏,嘴角带着三分意味深长:“当真是山中无老虎,便是什么香的臭的都敢称霸王了。”

  耿氏被噎的一顿,但她又不好还口,她又不是那个傻的,这时候还口不是认了自己便是那香的臭的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