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清穿日子(2)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48 2020.08.13 00:09

  “主子,贝勒爷往这边来了。”

  “主子,奴才扶您回床上坐着。”

  胤禛掀帘子大步迈进来瞧见的就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奴才请贝勒爷安,爷吉祥。”

  杜若后知后觉地站起身,随着身体的记忆行了个还算过关的福礼:“请爷安。”

  “起。”

  杜若微微抬头,看着身前不远处那一袭红色喜服的男人,长相嘛,在接受过现代各种美男轰炸的她的眼中,也就是中等偏上?但那一双眸子,通身的气势却逼人得很,瞬间就能把那些个画报美男秒成渣渣,这是只有在这种时代才能养出来的气场,真正的生杀大权掌握于手才能培出来的气势。

  四爷冷眼瞧着不远处立着的那位他新娶的侧福晋,颜色当真好颜色,就是···瞧着怎么有那么几分呆傻气?杵在那做什么呢!还不过来伺候爷梳洗沐浴?

  算了。

  不是知道她是个蠢傻的今儿才进的她的院子?

  四爷直接抬步绕过了屏风。

  苏培盛瞄了眼还立着不动的侧福晋,腿脚利索地跟上。

  得了,今儿还是他伺候主子爷沐浴吧!

  “主子~”

  杜若顶着岑嬷嬷不赞同的目光,状做害羞似的低着头摆弄起床上的流苏。

  同床共枕什么的是避不过去了,这位四贝勒的条件当个情人她不吃亏,当她孩子另一半基因的提供者九成九能拉高孩子的智商,也是她赚了,做老板那更绝对是前景可期、潜力十足的大公司,她敬着供着哪怕照顾孩子似的体贴着都成,但要她真像奴才似的伺候,还是能免则免吧!她怕她过不去自己心里头里这关。

  新环境还没搞清楚呢!

  这后院的一众美人哪位是龙哪位是虎啊?哪几位是一条道上的啊?

  一切都尚分不清,还有那些个变数是因何而起也都没有半分头绪,她还是先喵悄的吧!目前她要求不高,只要能不碍大boss的眼就成,这位是出了名的务实重规矩,想来她只要听话乖巧不惹事儿,就不会犯着这位大boss的忌讳,更多的,就是别在这种筛子心的角色面前玩心眼,至于日后是否要为升职加薪神马的努努力,还是骑驴看唱本吧!

  杜若还出着神,四爷就换上一身寝衣绕出了屏风,大红色暗纹双喜字的缎织寝衣,倒是散了些许这位成年累月板着脸积聚的冷意,但双眉之间依旧紧促,大喜的日子也消不去那分郁色。

  人到中年接连丧子,那该是怎样的痛?还有周围或同情或嘲讽的眼光,对他来说怕都是像刀子一般利吧!

  她想着她第一次穿越,那时候她灵魂虚弱,还不足以能压下壳子本身所带的情绪,穿到了一个因三个儿子接连牺牲悲痛抑郁而亡的母亲身上,刚醒来时心口仿若有座大山压着,每一次呼吸都是一阵撕扯着的疼,他人无意的一道目光都仿若给她敏感的心刺上深深一刀。

  那般记忆还仿若就在昨日,虽然她还没生养过孩子,但那丧子之痛却真真实实地纠缠了她六年的时间。

  想到这,杜若不禁心中一软,上前拽住了四爷的袖子:“爷席间吃了多少酒?可用了饭食?要不要用盏解酒汤?若是不喜那药汤子味儿,用盏蜜水许是也有效果的。”

  四爷瞧着突然凑到他身前的小女人,一双清凌凌的眸子里是坦荡的关心,长翘的睫毛随着娇软的语调微颤,颤的他冰冷的心口像是被羽毛扫了一下似的。

  倒是个傻大胆的,不畏爷的冷脸。

  他也知道自六月那···桩之后,他身上的气压愈发的重了,私下里连邬先生几人在议事时都慎而再慎,亲密如十三在与他言谈间都透着两分小心,就连十四那个不省心的东西近些时日在他面前都规矩了不少,就是有些人眼里的同情和幸灾乐祸让人恶心,更何况后院的女人,旧日里不耐烦的汤水一瞬间全消失了个干干净净,意外撞到他身前全都装起了鹌鹑,颤颤巍巍的,往日里可看不出来她们有这般默契。

  呵!

  “爷?”

  四爷垂眸,望着那双清浅的仿佛一眼就能望到底的眸子,再次肯定了当初调查后挑了她做侧福晋的决定,最起码,悲剧不会再次重现。

  “苏培盛。”

  苏培盛微微压低了弓着的身子,打了个千道:“奴才这就去。”

  “爷这边躺着,妾给您按按,妾在闺中时就常给妾的阿玛按的,手艺还算不错~”嘴上说着还算不错,但那一抬眼一仰头的小动作可不是这么个意思,是赤裸裸的嘚瑟。

  杜若的确有底气,但却是上辈子给她的底气,都六十岁高龄了还跟快四十的闺女学按摩,绝对没有比她还知道上进的老太太了。

  四爷本来被女人那推着他走没规没矩的做派弄得更紧了眉头,但瞧着那嘚瑟的小模样,又好气又好笑,简单的孩子心性,有什么好计较的。

  却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惊喜,柔弱无骨的小手居然不失力道,一按一揉都恰在位置上,再说不出更好来。

  接连几月的疲惫一瞬间汹涌而至,那眼皮子是越来越沉,没两下就去会了周公。

  苏培盛弓着腰领着端着醒酒汤的小太监进屋,瞧见架子床上睡得安稳的主子爷眼眶难得泛起了红,对着跪在床榻上给主子爷按着脑袋的侧福晋恭敬的磕了个头,然后就领着屋里伺候的都退了出去,就是岑嬷嬷瞧着不怎么乐意,走出屋前还皱着眉头对着杜若摇了摇头。

  第二日一早。

  四爷只觉得浑身上下是难得的松快,只胸口有些闷,低头一瞧,娇娇软软的小身子半搂半压着他的身体,毛茸茸的小脑袋还偶在他胸口上一蹭一蹭的,几缕青丝勾勾挠挠的他脖子发痒。

  眉头又是一皱,再没见过比这女人睡相还不消停的了。

  等到昨晚上的画面渐渐清晰,伸出去的手就再推不下去了,最后只是轻轻地理了理乱成一团的青丝。

  怎么就憨成了这般模样?

  一个翻身就调转了两人的位置,手上动作不断,听着身下嘟嘟囔囔似不满的小动静,没好气地瞪了一眼。

  也不知道爷这都为的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