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清穿日子(14)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154 2020.08.30 23:53

  “主子爷挑了些稀罕物什,吩咐奴才送来给侧福晋赏玩呢!您瞧瞧,可喜欢?”

  “妾谢爷赏。”杜若规矩行礼后,才起身娇羞笑道:“真是劳爷费心了,也辛苦苏公公跑这一趟。”

  “侧福晋言重了。”

  三阳开泰的笔架、把莲水虫荷叶的笔洗、叶式的笔添、桃型的小水丞,大件如举莲花童子和松阴听泉图山子的摆件,小件如鱼莲坠和双鹤佩的配饰,还有雕着百花引蝶的梳子等等,件件精巧,只是···为什么都是芙蓉石做的?!

  远了一瞧粉嫩嫩的一片,一点子杂色都没有,这要说不是特意挑的,就是脑子出了问题的都不带信的。

  苏培盛笑呵呵一手把薄薄的荷包收进袖口,一边道:“主子爷见侧福晋偏好这芙蓉石,特意从库里挑的这些,但凡成色不错瞧着也精巧别致的都给您送来了。”说着,还看了眼杜若脑袋上带着的芙蓉石梅花蝠纹对簪。

  杜若笑呵呵地送走了苏培盛,看着摆在屋里那些大大小小的锦盒,摸了摸鼻子。

  好吧,是她的锅,她认。

  谁叫她因着小五十年没用过这些粉嫩嫩的东西一时返老还童就失了分寸呢!

  “笔架、笔洗、笔添、水丞全摆出来,把小书房原来那些都替换了。”

  “奴才这就去。”

  “主子,这套芙蓉石的茶盏可要放在外头?”

  “放外头吧!我最近就用这套。”

  “那这梳子?”

  “也替换了。”

  “这摆件呢?”

  杜若打量了一圈,咬了咬牙,老实说,这粉嫩嫩的东西和这屋子不太搭啊!但四爷既然送过来了,她怎么能不把东西都摆出来显示自己的欢喜呢!

  “把这扶手枕换了,全换成雨过天青的料子,床帘子也换成差不多色的,纹样挑些简单清爽的,什么故事团纹人物故事纹的都不要,还有这些博古架上的瓷器,粉彩、金彩、珐琅彩的都收了,墨彩的,算了,墨彩的梅瓶留两件,剩下的全换成玉石摆件,挑些色浅润亮的,什么墨玉鸡血石的就算了,对了,把爷这回赏的那几件都摆上,还有那件屏风,我记得库里有件贝母面的梅兰竹菊四扇屏风,取出来替换了···”

  溜溜折腾了一天,屋里的布置总算改出来了。

  虽然依旧是一水的红木家具,古朴厚重,但颜色淡雅的料子和精巧别致的玉石摆件到底融化了些许端方,搭着那些芙蓉石的粉嫩,总算不显得格格不入,甚至还有那么两分本该如此的自然恰当。

  杜若擦了擦汗,来来回回绕了两圈,满意地直点头。

  不得不说,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真心腐蚀人心,不过一白日的功夫,屋里就跟重装修了一遍似的,甚至只要她想,随时都能再来一把,要知道她过去都是借着布置家园的手游来过过瘾的,这会居然让她玩到了真人版!这种满足感真的容易上瘾!

  还别说,这活动活动早上还抬不起的胳膊这会都松快多了。

  “主子!”月华气喘吁吁地跑进了屋:“高公公传话来说主子爷晚上宿在芃蓁斋!”

  杜若挑了挑眉,她猜到这位爷今儿会打福晋的脸,但她没想到这位爷会选择用她来打这个脸。

  好吧,这位爷能初一宿在她这儿,到底也是拔高了她在府里的地位的,做枪就做枪吧!反正她也受到好处了不是!人总不能总想着占便宜不付出嘛~

  “奴才伺候主子沐浴。”

  杜若边往稍间里走,边回头道:“香云,你明儿带着几个粗使嬷嬷出趟府,给我买两个大瓮回来,算了,还是多买几个能装十来斤的坛子回来吧。”这些人吃喝都讲究个精致,本来是好东西,拿大瓮装说不定会给人一种次等货的感觉,她还是物以稀者为贵的来吧!

  四爷今儿一进芃蓁斋,就明显感觉院里伺候的奴才精气神都不一样了,便是眉眼间都藏不住那股子兴奋欢喜,心中便是一沉。

  他不喜福晋自作主张,但也不愿再捧出来第二个疯子。

  “爷~”杜若快步迎了出来,急急忙忙的只着着一身单衣:“妾请爷安。”

  “起。”四爷摸着飞快变凉的手,边加快了脚上的步伐拉着人进屋边教训道:“如今是什么时候不清楚吗?怎么穿着单衣就敢往外走!”

  “还不是妾想早点见到爷嘛~”杜若踮起脚凑到四爷耳边轻声说了一句,然后才挎着人撒娇般轻晃:“爷可洗漱沐浴过了?”

  四爷打量着屋里焕然一新的模样,眉头不自觉间变松了许多:“沐浴过了。”

  杜若瞧见这位猫四爷表情松缓了,立马随棍上,推着人就往床边走:“那正好,妾再给您按按,昨儿妾就瞧着您一副没怎么休息好的样子,今儿您可得早点休息,您不能老这般不顾及自己的身子,这休息好了,身体就松快了,头脑也就更清楚了,办事才会事半功倍呀,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你这歪理还一套一套的。”

  “什么叫歪理?难道妾说的没有道理?”杜若鼓了鼓脸,一副我不开心的架势,但手上却不耽误,按揉的位置力度都恰到好处。

  四爷眯着眼,像极了一只被顺毛顺舒服的大猫,只差咕噜出声了:“就凭你这一手,爷也不好驳了你啊。”

  “您知道就好。”

  “早上乌拉那拉氏升了一位侍妾做格格?”

  ‘在我面前连福晋都不叫了,直接就叫乌拉那拉氏,这是有多不满?!’杜若瞬间绷紧了皮子:“是有这么回事儿。”

  四爷语气未变:“你瞧见那个侍妾了?”

  ‘侍妾?’杜若仿若随意般点了点头:“瞧见了。”

  “怎么样?”

  “妾只听说那姑娘叫张青晓,与李佳蕊,就是昨儿被您罚抄法华经的那姑娘,都是乌拉那拉家送进府给福晋侍疾的,有幸得了福晋的眼,才送进了莘妍楼,那时候妾还没进府呢~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妾也不清楚,都是听说的。但就昨儿和今早见过那姑娘这两面来说,妾觉得是个谨慎聪明的人。”

  四爷睁开眼:“哦?从何而见?”

  “昨儿爷的寿宴,府中姐妹都许久未见爷,衣裳配饰都是一挑再挑,一选再选的,皆是再漂亮精致没有了,只她一人衣着素淡,穿的连妾身边的大丫头都多有不如的!若是她当真手头上紧些也就罢了,可她也是出身世家,带着包袱进府的,后头又有福晋挂念,哪就那般拮据了,无非就是想要万花丛中一点绿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