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清穿日子(13)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71 2020.08.29 22:57

  李氏瞥了眼仿若什么都没听见的章佳氏,又睨了眼气焰被压下去的耿氏,板着一张芙蓉面,冷冽的视线挨个划过伊氏、石佳氏等人,逼得她们一个个都低下头,才扶着入心的手气场全开地走到了左上位,回过身目光又挨个在屋子里或坐或站的人身上再刮一遍,才傲然落座。

  “李侧福晋若是想刷威风回你芷兰院去,这里是正院,可不是你能耍威风摆派头的地方。”随着话落,乌拉那拉氏扶着张青晓的手走了出来。

  杜若福身请安的瞬间心绷的死紧,不过一晚不见,这乌拉那拉氏的面色可瞧着好了不止一点啊!

  “妾哪里耍威风了?不过是姐妹之间说笑时辩上两句嘴罢了,福晋怎的就给妾扣上了这么大一顶帽子呦~呀!福晋今儿瞧着气色甚好,是昨儿夜里睡的香甜?如今算算,妾都好些日子没见过您薄妆淡粉的模样了呢~这会瞧着可甚至亲切。”李氏瞧见乌拉那拉氏气色好了不止一成的样子,心中憋闷的紧,但念到昨儿得的消息,还是先瞥了章佳氏一眼,然后才笑着刺上一句。

  “劳李侧福晋挂念了,我自个儿的身子骨自个儿清楚,一时半刻且死不了呢!”乌拉那拉氏拍了拍张青晓的手,直接叫一旁的丫头搬来了个秀墩子,就摆在罗汉踏边,才满意地拉着人坐下:“不过,李侧福晋也是府里的老人了,怎么说话还是这么不讲究分寸,在府中不过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儿,也就罢了,若是出了府,那可丢得是贝勒爷的脸面,到时便是我都担待不起,更何况你一个侧福晋,日后还要谨言慎行才是。”

  李氏对于乌拉那拉氏扯爷做大旗的风格熟悉的很,只低头摆愣着手上的茶盏,至于那人说了什么,反正不痛不痒的几句,只装做听不见就是,量乌拉那拉氏如今也不敢正惩治她!

  乌拉那拉氏瞧见李氏那副滚刀肉的架势,就心中闷火,别过脸去直接来了个眼不见为净:“正好趁今儿都在,我有件喜事宣布,张侍妾昨儿夜里救了我,又伺候了我一整夜到这会子都未闭过眼,足以见得是个恭谨良善的,便升为格格以示嘉奖。”

  “福晋,这事儿你可禀告过爷!”

  “李侧福晋,一个格格的位份,我这个嫡福晋还是做得了这个主的。青晓既然升了位份,便不该再住莘妍楼了,我瞧着···”

  杜若试着上头的视线,直接啪的一声把手上的茶盏往一旁的小几上一置,抬起头淡淡地看了福晋一眼,又对着对面的李氏笑了笑。

  乌拉那拉氏虽然想把张青晓安排进芃蓁斋,但到底更不愿看见章佳氏与李氏结盟,还是改了口:“琼英斋的后罩房还空着呢吧,便搬到那儿去吧!青晓你日后可要与伊格格、李佳格格、石佳格格好好相处着,万不可挑事儿,但若是有人敢欺负你,你也不必忍着,直接来寻我做主便是。”

  “婢妾叩谢福晋恩典。”

  “行了,你这实心的,怎的磕的这般重,若是一会青了可如何是好?爷今晚见着了,叫我可怎么和爷交代?”

  “福晋~”

  “嗤~”李氏直接起身,示意一旁的丫头伺候她穿上大氅,然后随意地福了福身道:“妹妹昨儿受了寒,寻思着叫孔大夫来瞧瞧呢~便不扰福晋与张格格姐妹情深了~先行告退。”没走两步瞧见坐在尾座脸色青红难辨的张格格,笑得意味深长:“呀!咱们这都有一位张妹妹了,这会儿又来了一位张格格,可该如何称呼?要不便叫张格格小张格格吧!到底是个民人出身,总不能扰张妹妹为她退一步吧!”说完,便笑着直接离开了。

  张格格红着一张脸,漂亮的长指甲直接在红木椅子上连扣断了三根。

  她本就因着进府数月都尚未侍寝,至今都没给福晋敬茶的缘由,每到请安的日子便坐立难安,如今府中又多了一位被福晋捧起来的张格格,还是个低贱的民人出身,福晋还话里话外透漏着爷今夜会去那个民人那儿留宿的意思,更觉得乌拉那拉氏是当众打她的脸,心中是恨得不行。

  这会听见李氏的话,感受到众人的目光,直接连头都不愿意抬了,只觉得此时屋里其她人都对她百般嘲讽···

  后来气氛复杂,等杜若回了芃蓁斋,才算松了口气。

  “主子,奴才伺候您用盏姜枣茶去去寒凉气。”

  “恩。”杜若直接一口灌了干净,然后视线一扫,落在那个新面孔上,十三四岁的模样,圆圆的脸,圆圆的眼,身上却细的跟个麻杆似的:“过来,叫我瞧瞧!你叫什么名儿?”

  小姑娘恭谨跪地:“奴才请主子赐名。”

  “我身边几个大丫头香云、雨丝、月华,你既然充第四个,便也随着她们走,叫古香吧!”

  “奴才古香谢主子赐名。”

  “起吧!你之前在哪伺候,可擅长什么?”

  “奴才先前在正院药方伺候,略擅烹茶,也懂得些制香之法,对药理也粗通一二。”

  杜若挑眉:“你读过书?”

  “回主子的话,奴才跟孔大夫学了几日,都是医书,只是方便抓方子罢了。”

  杜若瞧着小丫头突然泛红的耳根,又挑了挑眉:“爷可是给我送来了个得用的,那我日后的膳食、小库房里的药材料子便都交给你了,岑嬷嬷,叫古香给你打下手,你也能轻省些,空里替我多教教她。”

  岑嬷嬷还没说话呢,古香听了杜若的话,立马对着岑嬷嬷磕了个头:“古香见过嬷嬷,日后嬷嬷若有什么事儿,只管吩咐我便是。”

  香云瞧见古香的做派,瞪了笑呵呵直乐的雨丝一眼,这痴傻的,这么长日子都没把师徒关系给定下来,如今来了个有眼力见的,怕是就得被岑嬷嬷给忘到墙外头去了。

  “主子~”月华小步跑进了屋,气都没喘匀和呢就急匆匆地开口道:“苏公公带着好多人来了,都到门口了!”

  “奴才请侧福晋安,侧福晋吉祥。”

  “苏公公快请起。”杜若话刚落,张平安便凑上前扶着苏培盛起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