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清穿日子(11)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109 2020.08.27 06:30

  这一出戏过,楼内虽不再如之前那般落针可闻,却也无人肯分出一分心思放在楼下的戏台子上,一个个或欲语还休地瞟着上座的人,或在案桌前凹出动人曲线,或刻意放软放亮嗓音,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尤其是莘妍楼里的侍妾们,里头自开府起便再未这么近见过爷的可是大有人在的,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

  许是跳舞的被架下去了,那所谓的一琴一舞直到太阳落山都没有上台的意思。

  杜若往下面一瞧,张青晓正极规矩地坐在案桌前,垂眸低首,乖巧至极,那身葱绿的旗装极为素净,只衣摆袖口处带着浅浅的银色莲云纹,小两把字头上除了粉白的迎春花簪,便只簪了两只缠枝银簪子,就是楼里站着的不少大丫头此时穿的戴的都比她喜气富丽。

  倒是个有意思的呢。

  “时候差不多了,开宴吧。”乌拉那拉氏仿若真被伤了心一般,问都没有问旁边的四爷一声,便直接开了口。

  四爷也不在意,直接给了苏培盛一个眼色。

  “嗻。”

  一水十一二的小丫头进了屋,每个手里都端着大大的雕纹木托盘,瞧着分量就轻不了。

  香云雨丝动手把菜摆到案桌上,杜若随意扫了一眼,嘴角又是一勾。

  锅烧鲤鱼、脆皮吊炉鸭、烧鹿筋、珊瑚白菜、银耳烩素、竹荪乳鸽汤,搭着四蜜饯、四点心、两甜水。

  既合着侧福晋的份例没有超出一点,又把整张案桌摆的是满满当当的。

  杜若往对面一瞟,虽说菜色不同,但同样三荤两素一汤搭着四蜜饯、四点心和两样甜水。

  接着往下看,格格是两荤一素一汤搭着四蜜饯、四点心和两样甜水,侍妾桌子上与格格的一般无二,不过侍妾是两人一桌,也合这份例。

  倒不知这般费心的究竟是那位李佳嬷嬷,还是福晋了。

  杜若注意到的李氏自然也注意到了,第一筷子就夹向那道燕窝乳鸽:“真是难为姐姐病重,还记得提点膳房妹妹喜欢吃这燕窝鸽子。”

  “咳咳。”乌拉那拉氏偏过脑袋,以帕子遮口,咳了几声才转回头:“李侧福晋谢错了人,我自夏里身子便不爽利,哪里顾得府中事务,这席面都是李佳嬷嬷的功劳,侧福晋若是要谢,便谢李佳嬷嬷吧!”

  “姐姐说的客气话,若不是姐姐开口,李佳嬷嬷哪里敢在这大喜的日子半点规格都不升啊!”李氏眉眼弯弯,轻扬的语气宛若调笑打趣,接着筷子一下下虚点着盘子,嘴里同时报着菜名,本不雅的举止,倒让她带出了特有的风情:“燕窝乳鸽、万福肉、葱烧鲤鱼;红花扒竹荪、双冬素烩;火腿老鸭汤;青梅桔饼、桂花八珍、冰糖山楂、蜜东瓜条;芝麻凤凰卷、莲子蓉方脯、母子鲜虾饺、云腿馅儿府;杏仁茶、糖蒸八宝饭;三荤两素一汤搭着四蜜饯、二甜二咸四点心、两样甜水,可是费心了呢~就是章佳妹妹要注意些,这红花、山楂、杏仁若是怀孕可是都不能碰的,就是这冬瓜、莲蓉也最好少吃些。”

  杜若吃菜的动作一顿,这火到底还是烧到她身上了,憋红了脸才笑着开口:“多谢李姐姐提点,妹妹年纪小,若是日后有哪里做的不到的,还望姐姐多提点。”说完,便直接一口饮尽杯中酒,然后又看向四爷:“不过今儿,妾倒是想替膳房的讨个赏,与李姐姐一般,妾这席面上亦都是妾所喜欢的,且还与李姐姐那桌大半不同,就是蜜饯点心这些小东西,都不怎么一样,可见是真费了心思的。”

  李氏听了这话仔细一瞅,果然,别说红花杏仁了,就是冬瓜莲蓉那桌都没有,一张粉面瞬间就僵了,看了看章佳氏又瞧了瞧乌拉那拉氏,扯了扯嘴角:“怪不得说膳房伺候的奴才都是人精呢!瞧妹妹连伺候了爷三夜,一个个便伺候的不能再仔细了。”

  “都是爷、福晋调教的好,妾也是沾了爷的福气,才能过的这般顺心。”杜若一副害羞状又捧了上头那两位一句,然后便低头不语了。

  四爷瞧见李氏和章佳氏都不言语了,才开口低声道:“赏。”

  “嗻。”苏培盛打了个千,就叫徒弟跑腿去了。

  ···

  “主子,您小心脚下。”

  杜若笑着摆了摆手,任香云给她紧大氅的领子,伸出手去接洋洋洒洒的雪,不知是不是冻的,明明接了一手的雪,她却半丝凉意都没感觉到。

  “主子?”

  “香云,你说今儿这雪是什么时候下的啊?”

  “回主子的话,奴才一个时辰前去西小楼给手炉换炭时便已下开了,至于最初,倒是不清楚,许是傍晚吧,奴才去问问?”

  杜若也没理香云回的什么,只笑呵呵地继续:“你瞧,这雪像不像是鸭、鹅毛?”

  “自是像的,要不怎么总说鹅毛大雪呢~”

  “我瞅着也像,洋洋洒洒,这一铺那一盖,白的彻底,再见不着其它了。”

  “主子,您醉了。”

  “我没醉,这才哪到哪?想当初···”杜若看着檐下挂的红灯笼,刺的下意识闭了闭眼,白雪皑皑中一片红,夺目、鲜艳又冰凉。

  “明明那么像鸭毛,怎么就半点都没学到人家鸭毛的本事呢,偏就那么冷!”杜若歪歪斜斜地走着,身旁两个人都拉不住,嘴里低声嘟囔。

  “主子,您说什么?”雨丝压低身子凑上前,还没听清就被赶来地岑嬷嬷大力一拍:“你们俩在这干什么呢!这么冷的天,不扶主子做暖轿回,在这傻站着做什么呢!”

  雨丝本能地缩了缩脖子,小声嘟囔道:“···主子要看雪。”

  岑嬷嬷瞪了雨丝一眼,直接扶住杜若一边的胳膊,架着杜若就往一旁的暖轿上送:“赶紧的,高公公前头来传话,主子爷今晚宿在芃蓁斋!”

  “啊!真的?”

  “那还能是假的!”岑嬷嬷气地连戳了两下雨丝的脑袋:“怎么这么长日子了,还说话不过心!轿里放着温着的解酒汤,香云你赶紧伺候主子用了!”

  “是。”香云也是一脸喜色,今儿这日子,主子爷能宿在芃蓁斋,便是给了主子极大的脸面了!说不得明儿她出院子,那些丫头太监都能奉承她一句姑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