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清穿日子(9)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81 2020.08.23 22:39

  耿氏愣愣地瞧着接连行礼的香云,半晌才回过神,紧忙对香云摆了摆手,又笑着瞥了眼至今仍空的两个座位,道:“可怪不得爷疼姐姐。”

  “耿妹妹可莫得打趣我。”杜若边说着边往下瞟了一眼:“我也是今儿才知道,府中原还有这般好颜色,倒是亏得福晋念着,今儿才能叫我也开开眼。”

  耿氏转过脸往下头一瞥,瞧见了人嘴角下意识往下压了压,复才勾起:“莫说是姐姐了,便是婢妾入府三载,有两位也瞧着眼生的紧呢~”

  耿氏身后的大丫头落霜瞧见自家主子扣帕子的手,立马轻声开口:“禀侧福晋、主子,那下首立着的穿着葱绿旗装的姑娘名为张青晓,月白旗装的姑娘名为李佳蕊,都是乌拉那拉家一月前送入府说是伺候福晋、给福晋侍疾的,没两日的功夫便有幸得了福晋的眼,由福晋做主送入了莘妍楼。”

  说到这,落霜一脸的欲言又止,等了半天也不见侧福晋问,才呐呐的主动开口:“奴才还听说,这两位都是乌拉那拉家旁系庶出的姑奶奶所出,皆自小在江南长大,算得书香世家正经小姐出身,写的一手好字不说,吟诗作画、弹琴下棋都极为拿得出手,这两位前些日子还共编了个曲舞,打算今儿一弹一跳为主子爷贺寿呢~”

  耿氏横了落霜一眼:“你这丫头,今儿怎得这般多嘴,主子的事儿也是你能拿来说嘴的,今儿大喜的日子不好见血,便罚你三个月的月例,好好理理你那脑子。”

  “奴才知错了。”

  “跪在这儿做什么,起来一边候着去!”

  “是。”

  “都是婢妾管教不严,叫姐姐见笑了。”

  杜若只笑了笑,没有说话,捧起茶盏沾了沾唇。

  耿氏见杜若没有反应,咬了咬牙,决定再添一把火:“姐姐你说巧不巧?那位李姑娘婢妾四一年时便与她有过两面之缘,当时婢妾有幸随爷伴驾下江南,在德州见着了年仅十三岁的李姑娘,一身汉家白粉襦裙端的是身姿风流,当时这位姑娘一首葬花吟可是大出了风头呢~若不是太子爷突然病重,万岁爷决定暂停南巡,怕是府中早就多了一位李妹妹呢~没想到时隔两年,该来的还是来了,这许是就是佛家所说的缘分了吧~”

  杜若依旧但笑不语,正巧香云捧着手炉回来了,便与香云随意问答了两句,把刚刚的话抛到了一边。

  “福晋到。”

  “请福晋安。”

  乌拉那拉氏穿着红狐狸皮的大氅,行走间露出里头正红滚银边的旗衣,走到最上首才被几个大丫头伺候着脱下了大氅,慢慢悠悠地落座后才道了一声:“起。”

  杜若微微抬头,楼里光线暗,福晋脸上的妆容倒是显得自然的多,只是那眉画的格外高挑,虽显得气势逼人,却也太过锋利了些。

  想到这儿,杜若又往下首瞟了眼,那月白的人影高昂着小脑袋,一副盎然的模样,颇有那么两分老娘站在哪里,哪里就是C位的架势。

  “李侧福晋到。”

  “呦~真真对不住,来迟了。”

  杜若顺着声望了过去,挑了挑眉。

  李氏一身银红色滚着银边的旗衣,当是合这规矩的,可这光线昏暗下,那银红正红可真真是分辨不清的,更何况两人又皆是一头的红宝石头面,凑到一堆,一座一站,一病一艳,怕是不小心便会认错了人。

  “李侧福晋有心了。”

  阴影中倒是一时看不清乌拉那拉氏的脸色。

  “可不比过福晋,连两年前的事儿都能巴拉出来,才是真真费心了呢~”李氏捂着帕子轻笑:“对了,哪两个是新入莘妍楼的侍妾啊!乌拉那拉家费了那么大的心,可不赶紧出来给咱们开开眼!”

  乌拉那拉氏一张脸绷的死紧,想说什么刚张开嘴却尽是咳嗦声。

  楼内一时死寂。

  杜若瞟了眼僵站着的李氏,又看了眼使劲推着嘴边的茶盏就是不喝的福晋,垂着眼只一心摆愣着手上的东珠软镯子。

  “奴才李氏佳蕊,请侧福晋安。”

  “···”杜若讶异地侧过脸往下头看,月白的人影正叩首行礼,纤长得颈子如优雅的天鹅。

  场面一时间更静了。

  她可以发誓,就连福晋那撕心裂肺的咳嗦声都顿了两秒。

  “噗呵呵呵!”李氏笑得花枝乱颤,伸出捏着帕子的玉手勾了勾:“这可人疼的,快上来叫我好好瞧瞧~”说着还意味深长地瞥了乌拉那拉氏一眼,瞧见那更为青黑的脸色心情瞬间更美了。

  杜若看着李佳蕊扭着腰娉婷上前,双手扶过李氏的手,凑在李氏身边笑得一脸娇羞;

  看着福晋气压愈低,宋嬷嬷一张老脸漆黑如墨,眼刀子一把接一把地往两位李氏上飞;

  看着李氏轻捏着李佳蕊的脸笑着说话,两人姿态亲昵地仿若失散了多年的亲姐妹一般···

  “主子爷到!”

  “请爷安。”

  姐妹亲香的画面瞬间破碎,李氏完全把好妹妹抛到了脑后,一扭腰身飞快地迎了上去:“妾请爷安,今儿停了雪,但到底寒着呢,爷怎得也不多穿些?入心,快把姜茶捧来!这是妾晌午熬得,一路都用手炉子小心温着,爷尝尝还是不是以前那个味儿?”

  李氏虽脸上挂着笑,但心却突突的,捧着茶的手都紧张的微颤。

  还在阿哥所的时候,四爷不喜总叫太医,可他又是个执拗性子,大冷天的在演武场练骑马射箭,一站便是一个多时辰,从里到外都冻得冰凉,等回了阿哥所,她总会给爷煮上一盏浓浓的姜汁祁红,再伺候他用浓姜水泡脚,把那股子寒气激出来才算了事,这也算得她与爷之间少有的温存回忆了,若是这般了爷都不回她一句,那她···就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四爷看着递到眼前的茶盏,素净的青花,不是李氏素爱的斗彩,而是阿哥所一贯的配置。

  背在身后的手蜷了蜷,念及大格格,到底还是示意苏培盛接了过来,饮了一口,便停了。

  没说话,也没再折李氏的脸面。

  “爷!”

  杜若强压住下意识抬头的动作,实在是福晋那声太过尖利,听的人心慌。

  

举报

作者感言

水溶C7

水溶C7

谢谢y樱梦人走茶凉|爱未歇、@风之泪@投的票票~

2020-08-23 22: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