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清穿日子(4)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132 2020.08.15 18:39

  杜若捧着茶抬眼打量了一圈素软。

  葱绿的直筒宽襟夹棉长袍稍稍收了个腰,便是和其她三个大丫头穿的一样,也显得和旁人不同,衬得腰肢是又细又软的,往日里头上只簪两根极素的银簪子,这会的两根簪子一根是包金的蝶恋花,另一根是镶了芙蓉石的,还多簪了一枝手长的半削皮梅花枝,枝头上顶着六七朵寒梅,似能隐隐传来淡淡梅香,身后的粗辫子也不用红绳绑着了,今儿用的是粉纱带子,还在带子尾巴上坠了两个银莲蓬。

  啊!这银莲蓬还是素软刚跟原身时原身赏的呢!

  呵。

  素软注意到头顶的目光,额头直冒虚汗。

  她真没想到四爷会半点反应都不给她,这爷们哪有不贪花好色的呢!

  就算章佳氏好颜色,但她也不差啊!章佳氏从小锦衣玉食被宠惯着长大,哪有她知情识趣懂得伺候爷们!

  谁能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呢!

  她都琢磨好长日子了,只要今儿早上四爷瞅她一眼,或是应她一声,那也算她在四爷那儿挂上号了,章佳氏才刚大婚,绝是不敢给四爷心里刻下个善妒恶毒的印象的,也因为这,哪怕再不喜她,也不会立马就处置了她,最多也就是让她吃些苦罢了,额娘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她才不怕吃苦呢!只要再等等,日子长些,她绝对就能翻身的!可如今···

  “香云。”

  “主子。”

  “去外头点两个婆子,把素软的东西都收拾出来,连人带东西一起送回那拉府。”杜若看了眼软在地上的女孩,垂下眸子压了口茶:“嬷嬷把素软的身契取出来吧,一道还回那拉府,既然她不愿伺候我,我怎好强人所难?”

  “主子,我没有···我就是一时鬼迷了心窍··”

  “闭嘴!堵上她的嘴!”

  “你不能我是···呜”

  杜若话刚落,香云几人还没反应过来呢,院子里就冲出来了两个婆子,一个直接拿帕子堵了素软的嘴,另一个默契地单手把素软两条胳膊别在了身后。

  杜若瞬间面无表情,双眸直射向素软:“看来我还得问问那拉府,都是怎么教奴才规矩的,你这是连你在哪都忘了么什么话都敢出口!”

  “你们俩叫什么,之前在哪伺候?”

  “奴才夫家姓张,叫张贵,主子您叫奴才一声张贵家的就是奴才的福气了,之前奴才一直在西花园洒扫。”

  “奴才姓李,之前一直在前院洒扫。”

  “我记下了,”杜若边说着边点了点头,然后扫视一圈:“我给你们一次机会,若是不想留下的,现在就可以离开,我绝不追究,但是,若是现在留下的,日后再给我闹出什么吃里扒外的事儿,那就不要怪我牵连无辜了,我这个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人若是犯到了我身上,牵连满门···我是做不到,但牵连个上下三代我还是做得到的。”

  不少人听了这话瞬间白了脸。

  杜若挑眉挨个记下,然后给了岑嬷嬷一个眼神,在岑嬷嬷微微垂眸之后,才笑道:“散了吧,我给你们一盏茶的功夫好好想想,一盏茶后,想留下的回来继续,不想留的直接收拾东西离开,不用来我这儿告别。”

  底下的人互相看了几眼,才一个接一个地行了礼出门,在院子里聚成两三个一堆的,低低说着什么。

  杜若看向香云,香云点头行礼后就拉着雨丝月华出了屋,坐在游廊底下理着绣筐,眼睛却飞快记下院子里的人的远近亲疏。

  “主子今儿急了。”

  “我倒是觉得如今这局面快刀斩乱麻也不失为一个良策。”

  “主子可衡量过利弊?”

  “嬷嬷难道不觉得比起明里一套暗地里一套,有什么说什么总是更为可爱些么?”杜若声音极低地说了一句后,就笑嘻嘻地挤了挤眼,然后只捧着茶小口的抿,就不再谈了。

  岑嬷嬷看着歪靠在踏上的主子,满头青丝只松松完成了个灵蛇髻,用两个芙蓉石素钗子固定,耳坠子手镯子一盖都没戴,身上穿着件芙蓉粉撒花大袖长袍,脚下踩着双汉家的软底绣鞋,瞧起来比在闺中时还散漫些,可,姑娘到底是长大了。

  一盏茶后。

  杜若也没再提之前的话,直接就叫香云几个挨个分打赏荷包,就叫散了:“张贵家的,李婆子留下。”

  “香云,你去把素软的东西收收,带上他们二人连东西带人给那拉府送回去,我再写封信,你走之前来取,回来时记得亲手交给我额娘。”

  “是,奴才这就去。”

  杜若活动了活动手腕才下笔,可到底内里换了,字与过去相比只有七分相似,但好在原身没怎么正经学过,字迹只是工整,而她前几世少用毛笔,曾经练的也是楷书,只稍稍变化也不会太惹人怀疑。

  “嬷嬷,你说好好的姑奶奶做什么不好,非得伺候人。”

  “怕是枕头风吹大了,到底是小家子气眼皮子浅,才想着搏上一搏。”可她也不想想,这事儿漏出来了,他们家姑奶奶可就真跟他们家离了心,没了章佳府帮衬,那拉府怕是真要没落了···

  “白日里你院子里扭出去了一个奴才?”

  杜若给四爷按头的动作一顿,委屈的鼓了鼓脸:“哪里是奴才?是妾三舅舅家的庶三女,也不知我那舅舅怎么想的,我额娘明明去那拉府挑的是伺候妾的大丫鬟,怎的就让我额娘把他庶女给挑回了府!”

  “···”四爷抬起眼皮睨了女人一眼,一张小脸鼓的像只蛙,一会子妾一会子我的,看样子是气得不轻。

  “爷~妾如今就只剩三个大丫头了,爷能不能给妾补一个啊?”

  四爷这才认真打量起了跪趴在他身边的人儿,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桃花眼眨巴眨巴,尽可能地诉说着主子的渴望,与百福瞧见肉骨头的模样颇有几分神似。

  “咳。”

  “爷用茶。”杜若又眨巴了眨巴眼,突然一朝回到花季少女,她卖起萌来毫无压力:“这是黄芪、大枣、枸杞煮的茶水,补血补气,爷平日里也记得多喝些,不麻烦的,在稍间用小炉子咕嘟着喝的时候现倒也就是了,尤其是夜里,爷渴了叫苏公公给爷倒上一盏,可不能再吃浓茶,本来爷睡得就晚,再吃两盏浓茶,夜里哪里还能睡得着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