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清穿日子(34)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77 2020.09.20 21:36

  香云吓得脸色一白。

  岑嬷嬷飞快挤到最前面,试了试脉,笑着吐出了一口气:“主子是力竭睡过去了。”

  “主子爷大喜,侧福晋平安诞下了一位小阿哥!”

  真是个阿哥!?

  四爷被在身后的手紧握成拳:“孔大夫。”

  老大夫上前将手探进襁褓之中,半刻后笑着回禀道:“回四爷,小阿哥身子康健有力。”

  “去瞧侧福晋。”四爷松了一口,改变了,阿哥是不错,但爷的小阿哥身子康健有力,再不是被夜夜梦魇糟蹋尽了精气神的孱弱早夭之象!

  “侧福晋无大碍,只是力竭睡过去了。”

  “赏!”四爷大手一挥,不管满院子跪地谢恩的奴才们,两步上前仔细打量襁褓中的小人,小小的人儿不像弘晖、弘时几个刚出生时那般红皱,他虽皮子也带着红,却更多是白嫩,也不那般皱。

  多半是须弥戒子中的果子养的。

  许是知道这个孩子是他尽力救回来的,也许是这个孩子的存在意味着所谓的剧情可改动,他这会子是怎么瞧怎么合他的心意,就是那淡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眉毛都别有一番趣意。

  “抱回去,仔细伺候着。”

  “是。”

  杜若一觉睡了整个白日,又饿又疼地睁开眼时,屋里一片漆黑,只床帐外远远燃着两只烛火,带来星点桔光。

  “主子,您醒了,小炉子上煨着鸡茸海参粥,奴才伺候您用一碗?”

  杜若试着身上还算干爽,被褥皆干爽绵软,就多少猜出了些这一觉自己是睡的有多沉:“你们几个辛苦了。”

  “奴才不辛苦。”香云眼睛弯弯,眸中含着点点水雾:“奴才只求主子与小阿哥平安康泰、顺心如意。

  主子,昨晚从您生产起,主子爷便一直守在院子里,守了整整一夜呢,今儿早知晓您平安诞下一位康健的小阿哥,喜得赏了满府半年的月例!

  主子爷还瞧了小阿哥好半天,走的时候依依不舍的。

  晌午前宫里的德妃娘娘就送来了赏赐,下午太后娘娘、宜妃娘娘、惠妃娘娘、荣妃娘娘也都接连送来了赏赐,岑嬷嬷和奴才把东西都入了库,单子另抄了一份。”

  “你做事我最是放心不过了。”杜若握着香云的手:“你说你这般伶俐体贴,叫我可怎么离得了你呀!”

  “主子,奴才这辈子永远跟着主子!”

  “你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不过你也是个大姑娘了,虽说我再留你两年,也能给你找着个好的,但这过日子,到底不是单你俩人关起门来的事儿,这婆婆妯娌姑姐的,有时候便是分了家都扯不开的!要是碰上个嘴上缺德的,无事儿呢都要搅上三分,便是再和乐的情分都能叫她给扯散了心,”更可况这个时代,十八未嫁人当真算得老姑娘了,若是她再把人给留到二十,怕是哪怕有她给撑着,背后说闲话的也少不了:“你放心,人呢,我定给你仔细挑,我想着,便从四爷的门人或是侍卫里找,能入的爷的眼的,最起码也有两分本事,你日后的日子也能松快些,到时候还是叫你先见见,你瞧着顺眼咱们再定下来。你觉得呢?”

  香云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主子为奴才考虑的如此周全,奴才、奴才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主子才好!”

  “哭什么?又不是这会就要把你嫁出去!便是你嫁了,得闲了便递话进来,我还能不见你不成!”杜若点了点香云的脑袋,顺着岑嬷嬷的力气咬着牙半坐起身,倚着身后的垫子,张口喝了递来的勺中粥。

  “我说香云这丫头怎么一进来就没动静了呢~原来是羞了。”岑嬷嬷眉眼间具是笑意,说起话来也比往日里暖和了两分,轻轻吹了吹勺里的粥,小心地递到主子嘴边:“这有什么好羞的,旁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儿呢!有主子在,又是从主子爷的门人侍卫里找,便是家里有再不醒事儿的东西,都不敢轻易拿捏你的,你就偷着乐吧!”

  “嬷嬷~”

  “行了行了,我说这个也是叫你心里有个数。”

  “主子,小阿哥醒了,奶嬷嬷刚给喂了奶,要不要叫抱来给您瞧瞧~”月华一窜一窜地进了屋,目光划过立在一旁满脸通红的香云,歪了歪脑袋:“香云姐姐可是热了着?小李子才做了几盏子冰碗子,给姐姐留了一盏呢~姐姐要不去用了?”

  “你香云姐姐可不是热了。”岑嬷嬷笑着又打趣了一句,直把人给羞的跑出了屋才不再继续。

  月华抓了抓辫子,来回摆了摆头“这是怎么了?”

  杜若虽然也想见孩子,但到底关心更胜一些:“夜里风凉,别折腾小阿哥了,等明儿晌午暖和些的,再抱来给我瞧瞧。”

  “主子,如今正是暑日里,太阳又刚落山,两步的路无大碍的。”岑嬷嬷知道主子想见孩子,又没有经验只得万事小心,便开口解释:“况且,小阿哥这会子也该想额娘了才是。”

  “真的无碍么?”

  “主子安心。”

  “那便抱来吧!”杜若语气急切,一双眸子亮晶晶的,‘老’来得子,她怎么可能不期待不想见!

  心中有了挂念,这鸡茸海参粥就是再香醇软烂也吸引不了她的注意了,有一口没一口的喝完,一个眼生的女人就抱着红色的襁褓进了屋。

  “奴才参见侧福晋,侧福晋吉祥。”

  “起来,”杜若没心思打量这位奶嬷嬷,一双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襁褓,手上摸索地拽住岑嬷嬷的袖子,轻轻拽了拽:“嬷嬷。”

  岑嬷嬷上前熟练地抱过小阿哥,抱到近前来给主子瞧,瞧见主子想接,立马把胳膊往回收了收:“主子,奴才抱着,您瞧瞧就是了,您这会子可抱不了小阿哥,月子里一个不注意可是要落一辈子病的,等您出了月子,您想与小阿哥怎么亲相都不迟的。”

  “···”她只听说过月子里不能碰凉水、受风受寒的,再就是神奇些的好像不能生闷气、流眼泪,什么时候连孩子都不能抱了!?

  “主子,您可不能不当一回事儿呀,奴才哪能骗您啊!这月子里抱孩子,日后容易腰酸背疼,手臂酸麻,可不是小事儿!”

  

举报

作者感言

水溶C7

水溶C7

谢谢ggg1、yuedu、@风之泪@、Winner1018、無鹽者、南方奇幻、九头天虫投的推荐票

2020-09-20 21: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