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清穿日子(33)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77 2020.09.19 23:33

  那些个书穿、空间、金手指、男主、女主、男配、女配之流的陌生词,他虽只在那二人口中听说过,但多少也能猜出一二含义。

  男主?呵,一个把心思全放在挑动后宅诡秘的东西,也配!

  若是祖宗基业最后落到个这么个东西手里,他爱新觉罗胤禛有何面目去见祖宗!

  闭上眼,他仿若瞧见熟悉的身影一步步朝他走来,稚嫩的身躯已然有了沉稳的样子,接着一幅接一幅的画面蜂拥而出,弘晖第一次叫他阿玛、弘晖第一次写大字、弘晖第一次骑小马、弘晖第一次拉弓···无数声稚嫩的阿玛声萦绕耳畔,久久不绝。

  “苏培盛。”

  苏培盛快步进屋:“奴才在。”

  “把必可塔查到的东西送一份去正院。”四爷猛地睁开眼,眸中平静无波,半点不见往日刻意遮掩的刚厉:“你亲自去。”

  “嗻。”苏培盛只觉得额上的冷汗瞬间就流下来了,必可塔查出来的事儿是最后他禀的主子爷,因着事关重大,自年前到事情了结,他是一直都跟着的,也因为这,张氏那疯子莫名其妙死了的事儿可连累惨了他!

  到如今他都没弄明白,那张氏到底是怎么死的!最后一个见她的是主子爷,他保证自主子爷离开后便是一只蚊子都没有飞进去过!可是她还是死了。

  若不是他自小便跟在主子爷身边,多少了解几分主子爷的脾性,还以为是主子爷亲自动手把人给灭了口呢!

  “福晋,爷命奴才交给您的。”苏培盛把手中的木盒呈上后,不敢多待,行礼后紧忙快步离开,才踏出院门,就听到身后的屋里传出砰地一声,接着就听到嬷嬷的哭嚎叫嚷声。

  “嘶。”苏培盛摇了摇头,他是真不敢想,福晋这会子知晓大阿哥的死的起源是因着她先对二阿哥下手的缘由,会是个如何模样?

  想到这,苏培盛恨恨地往隔壁方向瞪了一眼,那王八蛋当真好算计!他也是瞎了眼,这么多年半点没瞧出那王八蛋内里居然是那么一副狠毒心肠!故意设计弘晖阿哥,害的弘晖阿哥惊了马伤了脚,又把线索引到了李侧福晋身上,引得福晋查到后对二阿哥下手报复,逼得李氏还击对大阿哥下药,最后他们府里连殇了四个小阿哥,查到的也只是福晋与侧福晋的手笔,半点没沾那王八蛋的手!

  好,好!

  他记下了。

  ···

  杜若自从知道猫四爷把书穿女给捉了,便时不时小心打量他的神色,试图揣摩出这位到底知道了多少,可也不知是这位水平太高了还是她太笨了,一连半个月,猫四爷每晚都宿在她这儿,可她却连半丝异样都没觉查出来!

  直到康熙爷御驾巡行塞外去了,杜若也坐上了去京郊园子的马车,她才沉痛的认清事实,放弃了自己不自量力的行为。

  暑日来的很快,杜若摊在竹夫人上,指挥着香云几个把变得清澈的山托盘酒换坛子,这已经是第二回换坛了,几个小姑娘算的上熟手,一个个动作利索着呢。

  “主子您瞧这颜色,光瞧着奴才就醉了呢~”香云仔细舀出一勺,倒入芙蓉石盖碗中,绯红的薄器里清透的紫色荡起微波,酒香中带着甜腻与分毫没被遮掩的果香,勾得人喉咙不禁上下滑动。

  “快摆上。”杜若往小几上一指,哪怕她这会子不好喝酒,但不妨碍她瞧啊!“行了,剩下的你们自去小膳房取前儿才运回来的酒坛子,一人一壶,香云,你给你娘捎一坛。”那小酒坛也就成年男子巴掌高,装不了多少,但胜在造型讨巧,绘的兔子憨态可掬。

  “奴才谢主子赏!”

  “主子,”岑嬷嬷瞧见几个大丫头全一窝蜂地涌进了小膳房,才压低声音道:“李侍妾那儿还没消息。”

  “那便算了吧,日后也不必再查了。”

  岑嬷嬷本就想劝自家主子不再查了,生怕她惹主子爷忌讳,这会瞧见自家主子也是这么个意思,眉目温和:“前儿主子说要找个手艺精湛的绣娘等出了月子学学打发消磨日子,奴才昨儿回章佳府的路上,意外遇上了一位老妹妹,她是苏州织造的绣娘出身,家传的手艺,后来进了内务府尚衣监,三十多年来手艺不曾一日懈怠过,如今是眼睛不大好了,夜里跟瞎了似的,才出的宫,因着些往事不愿回苏州,只独身一人留在京里,不过她的手艺是一等一的好,眼睛白日里也是没大妨碍的,您要不要见见?”

  “能得嬷嬷如此称赞,我自是要见见的。”杜若拍了拍岑嬷嬷的手:“不过也得等我出了月子的,如今我这模样,可分不得心。”她如今已经九个多月了,真真随时准备中,就算是想衬这个时代多学一门手艺,可别说事有轻重缓急,更何况她这会本就焦躁忐忑,脑袋根本不怎么清楚,面试不了人。

  也不知是不是肚子里的孩子察觉到了母亲急切的心情,当天晚上就迫不及待要往外出。

  腰腹绷张,那一阵阵的宫缩席卷了她整个脑袋,除了疼之外,她根本考虑不了任何事儿。

  本来,她还想着要仔细观察接生嬷嬷的,这可是宫斗文里最常被收买下黑手的角色;

  本来,她还想若是有个万一就把玉膏喝了的,可如今别说抬下胳膊了,就是呼吸一口都是一阵撕拉的疼。

  “香、香云。”

  “主子。”

  “布巾子,咬。”太疼了,虽然她没生过孩子,但很多人都说生孩子的时候是不能高喊的,容易分力气,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还是以防万一乖乖听话。

  忍着不叫,比较困难,还是直接把嘴给堵上吧!

  而且,她也害怕她一个忍疼不小心再来个咬舌自尽!

  她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记得自己衬空吃了一碗鸡汤面,只记得身上的汗就没干过,只记得眼前人影不停晃动。

  当天边放出第一缕光的时候,屋里的杜若只觉得自己已经疼的快麻木了,之前还只是腰腹胀疼,后来,扯得全身都疼,她已经根本觉不出来到底哪里疼的更严重些,就在这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下面滑了出去,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水溶C7

水溶C7

谢谢sammo2005、铁血yx、小小小水滴滴、yuedu、@风之泪@、紫彤云、_其妙莫名_、小蜗犇、东方骁骑、山石十八子投的推荐票ღ(´・ᴗ・`)比心

2020-09-19 23: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