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清穿日子(3)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294 2020.08.13 23:01

  正院大厅

  一屋子美人聘聘袅袅福身,婀娜身姿尽显:“请爷安。”

  “起。”四爷坐到主位,自踏进屋是半分眼神都没分给跟着落座于他身旁的福晋,哪怕她一脸病容无力歇歪着,只道了一句:“敬茶。”

  福晋身后的嬷嬷正要往前走,苏培盛就亲自端着两盏茶走了出来。

  杜若敏感瞄到福晋瞬间握紧了帕子的手和李氏嘴角毫不遮掩的讽刺弧度。

  她不敢多瞧,立马跪在垫子上,磕了个头高举起茶盏:“请爷用茶。”

  四爷接过一口饮尽随手放在一边。

  “请福晋用茶。”

  “咳咳。”乌拉那拉氏一袭绣着牡丹的正红大袖长袍,外罩着滚着金边的柳叶云肩,头上戴着整套的金累丝嵌红宝石的头面,端的是富贵非常,嫡妻姿态,哪怕这会儿斜靠在罗汉踏上,也不失半分气势,只是那气色委实不怎么好,厚厚的妆容根本掩盖不住那眼底的血色,火红的口脂更显得唇纹深密:“章佳妹妹既入了四贝勒府,可就要谨守贝勒府的规矩,一切都要以贝勒爷为重,专心伺候好贝勒爷,尽快为贝勒爷开枝散叶,爷素来是最重规矩不过的了,望妹妹日后能做到谨言慎行,恪守尊卑,至于贝勒府的规矩,妹妹不用着急,三日后本福晋会派苏嬷嬷去你院子,给你好好讲讲的。”

  “妾领训。”

  乌拉那拉氏瞧见这满洲大姓出身的侧福晋肯低头,才满意地颔首,示意一旁的嬷嬷接过茶再奉到她的手里,轻押了一口就又随手递给了一旁的嬷嬷。

  刚刚被苏培盛堵回去的嬷嬷到底走了出来,手中捧着一个雕花匣子,跪地奉到了乌拉那拉氏身前:“章佳侧福晋的喜帕,请福晋验。”

  一句话把刚要起身的杜若噎的一僵。

  靠!

  乌拉那拉氏连看也不看,直接扬了扬下巴,从她身后走出了一位绛紫旗装的嬷嬷,一脸严肃地接过匣子取出喜帕仔细地打量了好久,看得杜若一张‘老’脸羞的通红,颈子低地都快要折了,才对着乌拉那拉氏点了点头。

  乌拉那拉氏这才嗯了一声,道了一句:“收了吧。”

  接下来杜若与侧福晋李氏行了半礼,又受了格格宋氏、武氏、耿氏、伊尔觉罗氏、李佳氏、石佳氏、王氏的礼。

  全程气氛异样和谐,一言一句都规矩中带着三分亲昵,字字柔的都仿若能滴的出水来,连半丝子她想象中的酸言醋语、阴阳怪气、明夸暗讽都不曾出现过。

  回了芃蓁斋,杜若净手更衣后,就偷偷揉着腰说要倒会儿,挥退了屋里伺候的奴才。等到屋中只剩她一人时,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她该夸这四贝勒府后院的美人个个演技精湛老道么?

  老实说,她毕竟也是经受过现代那些电影电视剧的荼毒洗礼活下来的,可居然几近没瞧出来屋子里那几位有‘演’的意思,仿若一抬眉一举手全是真情流露、个个姐妹情深一般。

  要不是瞧起来雍容大度的福晋把正红色运用到了极致,是从头装饰到了脚;

  要不是她知晓李氏三个月前才连殇三子,还在敬茶时瞄到李氏脸上的讽意;

  要不是四爷根本毫不遮掩他对福晋无视的态度,更直接当众打了福晋的脸面!

  ···她怕是就真要信了刚刚的‘姐’友‘妹’恭合家欢场面了。

  左手无名指突然不自控地动了动。

  有兽发红包!

  杜若眼睛一亮,左手飞快地虚握,手机凭空出现,群聊天界面上正好是一溜的正红信封,上面金灿灿的铜钱闪烁着勾人爪子蠢蠢欲动的光芒。

  此时不抢更待何时!

  叮,恭喜你抢到玄武发的运气红包杤树果实*一枚,已放入储物架;

  叮,恭喜你抢到帝江发的运气红包美玉*三块,已放入储物架;

  叮,恭喜你抢到饕餮发的运气红包芑*一枝,已放入储物架;

  叮,恭喜你抢到白泽发的运气红包玉膏*一滴,已放入储物架;

  杜若看着半空中浮现的小水滴喜笑颜开,那玉色的小水滴咕嘟咕嘟直冒泡的样子实在太招人稀罕了!

  她在第二世时曾用过一滴,虽然当时给无知的她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但那效果实在令人震撼!虽说不至于返老还童、就地成仙吧,但让壳子回春个二三十岁完全没问题,而且还能清除体内的毒素,她甚至觉得有那么两分修仙文里洗髓丹的效果。

  半空中的虚影渐渐消散,即使她知道这是放入储物架了,但仍小心地点开储物架确定了一下,一排排小格子密密麻麻的,她直接拉至最后,果然看到了熟悉的冒泡小水滴。

  心中一时无比舒坦!

  等日头渐至正午,岑嬷嬷忍不住直接进屋叫自家主子起身。

  这才是入府的头一天,主子就赖在床上不起身,若是传到贝勒爷耳朵里,可怎么是好!就是只后院那些女人知晓了,也得指摘主子的规矩。

  “主子,都过午了,您是不是也该见见院子里的人?打赏的荷包香云她们都备齐了,您摆个态度出来也就是了。”

  “听嬷嬷的。”

  等杜若洗漱更衣后坐上罗汉踏,屋里院中已经立了不少人了,见着杜若走出来,纷纷跪地请安。

  “都起吧。”院里的太远了,杜若一时看不清楚,她知道日后能进屋近身伺候的,岑嬷嬷定会都安排在屋里,就只细打量起屋里的人。

  她身边实在是缺人。

  虽说原身带进府了一个嬷嬷四个大丫头吧!但其实能用的就两个,而这两个还随时都能飞。

  之前家中以为她只是个格格,便按规矩只给她备下了一个大丫头,叫香云,是个家生子,被她额娘亲自带在身边教了一年半才送到她这儿,是个极妥帖心细的人儿。

  谁晓得后来接旨时她变成侧福晋了!一下子缺了一个嬷嬷三个大丫头,可那时离大婚就只剩三个月了,再教已然来不及,便只能从矮子中拔高个儿,又从府中挑出来了十二岁的雨丝和十一岁的月华,最后一个实在挑不出了,还是她额娘回娘家领来的,改名后叫素软。

  而岑嬷嬷最初只是在原身通过大选后她额娘请来教她规矩礼仪的,这位嬷嬷是宫里出来的,听她额娘说两人颇有渊源,自三年前就跟在她身边,是个再规矩谨慎不过的人。

  这次,也是一请再请才同意跟着她进贝勒府的,但也只答应跟在她身边五年,等她身边有可用的人了,也在贝勒府立住了,就离开。

  雨丝和月华这两个小丫头倒尚算乖巧,就是胆子小,从昨儿进了贝勒府起就一副鹌鹑模样。

  而素软呢,昨儿瞧着还像个样子,今儿早上伺候洗漱用膳时那涂脂抹粉带花发嗲的,企图不要太明显。

  还有就是香云,她如今也已经十七了,在这个年代算不小了,她最多也就能再留个两年,不然可就真留成仇了。

  这般算下来,真的是让人头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