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清穿日子(31)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36 2020.09.17 23:27

  “李氏闭院···”四爷往西面看了眼,开口问道:“大格格近来如何?”

  “关大夫说是见好了些,到底夏日里比冬日里能强些,再养上个半年,便是冬日里也能出来散散步瞧瞧雪了。”

  “李氏闭院半年。”

  “嗻。”

  “叫几个婆子把莘妍楼那女人押到肃屋,看住了,若是再有个万一”

  “奴才以死谢罪。”

  “去吧,叫高无庸明儿白日里把前院书房爷常用的物什搬进芃蓁斋小书房。”

  “···笔墨纸砚、书本奏章可是都要搬?”

  “恩。”

  “嗻。”

  龙气不侵吗?

  四爷回首看向一旁的葡萄藤,旺盛葱绿,半点不像是刚压下才没两个月的样子:“根既生了,果,还远吗。”

  外头日头高照,屋里层层床帘子内,女人额上汗珠密布,双眸紧闭,呼吸急促,脖颈间青筋时蹦,肩膀一挣一挣的,十指更是死死地扣进身下的褥中。

  “嗬!咳咳咳。”

  “主子?”

  杜若摆了摆手,随意摩擦了把额上的汗,哑着嗓子问道:“几时了?”

  “回主子,巳时刚过半。”

  “备水。”身上全给汗塌透了,得洗洗。

  这样下去不行啊!哪怕她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在梦中的情绪!这一起一伏的,再这样下去,说不准她真有可能会一个受不住刺激···不,一定有解决办法的。

  杜若坐在浴桶中,叫其她人都退下去之后,便从手机里取出来了一本书,熟悉的彩页一打眼就叫人觉得亲切。

  比对着储物架的单子,杜若一个个的查了起来,直到看到了鵸鵌的介绍:其状如乌,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鵌,服之使人不厌,又可以御凶。

  那块红色的肉块虽然瞧不出是来自于三头六尾的异兽,但那标记的名字的确和鵸鵌这两个字每一个笔画都一模一样!

  食之不魇!

  有救了!

  “香云!”赶紧把干净衣裳送进来!我要去厨房!!!

  “···主子~”

  不理那满脸可怜巴巴的表情,把最后一个大丫头也挥出屋去,杜若便挥起了大菜刀,砰地一声劈了连骨头带肉的一条下来,随手把一旁收拾好的鸡收进储物架,以李代桃僵。

  焯水,剁块,倒油,小火炸姜片、葱段、蒜粒、八角、香叶、桂皮,出香后倒骨肉,煸到表层金黄,满鼻焦香,再把她一直舍不得用的存货料酒、耗油、老抽各倒进去两勺,撒几块冰糖,翻炒上色,接着添上碗鸡汤,一小碗泡软的冻蘑,大火煮开后小火咕嘟着。

  等到出锅前大火收汁时,肉骨早炖的酥软分离。

  汁收的差不多了,尝尝味。

  又她喵咸了!

  熟练地抓上五六块冰糖。

  再尝。

  恩,完美。

  鵸鵌炖蘑菇,出锅!

  “主子放着奴才来!”

  杜若看着那一大盘子,犹豫了犹豫还是没亲自上手端,但视线却一直都没离开过那盘子。

  等到岑嬷嬷几人皆一脸难以言喻地表情看着桌上那只只剩香料和浅浅一层油汤汁的盘子时,杜若已经撑得被浣花扶着在屋子里来回转着消食了。

  “···主子,孔大夫说您得床上养着。”岑嬷嬷看着撑得不行的主子,也着急,可主子如今有孕在身,吃不得消食茶呀!“要不奴才去请孔大夫,叫他来给主子定张消食方子?”

  “不碍的,我就走两步,一会儿床上再补一觉,比吃什么方子都好使。”她再睡不了一个安稳觉,就是吃什么都不带好使的!

  慢悠悠地晃了小半个时辰,杜若试得胃差不多舒服了,腿也累了,便脱了外衫直接往床上一躺,没过二十个数,就进了梦乡。

  等再醒时,天已擦黑。

  “主子。”香云点亮侧间的烛火,然后才上前服侍:“主子可要用些什么?”又压低声音道:“晌午前前院的高公公把主子爷书房里常用的物什都搬进院里小书房了,只百宝格就现抬来四座呢,每座都装的满满当当的,奴才斗胆,擅动了东厢的摆置。傍晚主子爷回了府便直接来了芃蓁斋,瞧了您便一直待在小书房,这会儿还没用晚膳呢~”

  “这时候还没用膳?”

  “苏公公不知得了主子爷什么吩咐,没跟着主子爷来,奴才等不敢擅自打扰。”

  “罢了,你叫浣花去前院膳房叫四个菜,一半酸口的,别整那些个大油水的,清爽小炒就是了,再拌个面。”

  “是。”

  杜若叫月华把头发松松挽了,便去了小书房。

  “你怎得起身了?”四爷瞧见杜若进屋时眉头便是一皱,脚上快步迎了两步扶住了杜若的拐肘。

  “妾觉得饿了,”杜若说着又眨了眨眼:“妾觉得爷也饿了。”

  “想用什么。”四爷明白她的心思,这会子公务也都处理好了,便遂了这女人的心思,扶着她往外走。

  “近些日子闷热的厉害,便叫膳房进两道酸口的开开胃,再配上两道清爽小炒,想着这般多少也能吃进些,不过到底是夜里,还是面条好克化些,就叫的拌面。”

  “恩。”

  猫四爷虽然矜持于嘴角弧度,但杜若还是能从那副傲娇的皮囊下面敏锐地捕捉到他的满意,一时间不禁眉眼弯弯。

  这也算长久下来养出的默契吧?

  用过膳,两人歪倒在床上,四爷闭着眼,随意般问道:“你今日睡了一整日,可是昨夜里休息的不好?”

  “妾昨夜里睡得倒是好极了,就是正午前不知怎的突然又陷了梦魇,下午前才又补得觉。”不知怎么,猫四爷提起梦魇之事总叫她下意识绷紧神经。

  “哦?”四爷看向躺在他身旁的女人:“那补得那觉,可又魇了?”

  “那倒是没有呢。”杜若扣紧了手,嘴上却甜兮兮地撒娇道:“许是知道爷与妾就只一墙相隔,不敢来了呢~”

  看着瞬间放缓了眉眼的猫四爷,杜若一颗小心脏提溜的老高。

  怎么?难道这猫四爷还真能镇住这梦魇不成?对哈!所以这货才突然搬到她小书房的,怪不得···可是,这梦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而猫四爷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举报

作者感言

水溶C7

水溶C7

谢谢MTL、ggg1、ld123、白鸽旋风、yuedu、@风之泪@、强林、tcwcl138123、中间历史、南方奇幻、东方骁骑、书友121007080310598、书友20190529164041672投的推荐票⁽⁽ଘ(ˊᵕˋ)ଓ⁾⁾*

2020-09-17 23: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