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清穿日子(27)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39 2020.09.12 23:38

  把荷包递亲自给猫四爷系在腰间,杜若又把水囊递给了苏公公:“都绑在爷的马鞍上,今个儿瞧着就是个天晴的,怕是多半还是个毒日头,这水喝着清暑解燥、生津止渴,在这时候用比吃热茶水多少能舒服些,妾一会儿再备一些,若是哪个不够,爷就叫侍卫回府来取,到时候人多,侍卫更多,多一个侍卫少一个侍卫的,旁人不会注意的。”这猫四爷颇为固执能忍,她可不想这家伙暑日里饿着肚子候上一整天。

  四爷虽没应,但到底任杜若往腰上挂荷包,也默认了苏培盛接过荷包和水囊的行为,两人走的时候太阳都没漏出全身来。

  “四哥。”

  四爷听着熟悉的高嗓门,嘴角绷直了片刻,浑身的冷气散了大半:“老八。”

  “四哥,弟弟清楚哥哥们心念皇阿玛,多半早膳都未用便赶来迎驾,便备下了些吃食,若是四哥不介意,便多少用些,也省的府里嫂嫂们挂怀。”话落,八爷又从袖子里摸出来了一个瓷瓶和一张折好的纸:“这些日子日头愈发的毒了,四哥也是知道的,弟弟这身子骨着实受不住这暑气,前些日子还中暑了一回,便寻摸了些药膏子,数这份效果最佳,弟弟想着哥哥们为皇阿玛分忧着实不能耽误,便也配出来些给哥哥们试试,全当有备无患了,这是方子,若是试着好了,四哥便自己再配,弟弟还要养家,还望四哥不要怪弟弟小气,原谅则个才是。”

  “···你费心了。”四爷一双眸子愈发的沉了,身上的冷气反而愈淡。

  “瞧四哥说的,弟弟平日里就好这些吃喝享用的东西,四哥不怪弟弟贪图享乐就好。”

  “八哥,都是兄弟,可不带你这般偏心的!”老十几步上前,还不忘拽着自家九哥:“大前年的菊花王茶,前年的薄荷鼻烟,去年的清暑药汤子方子,今年的药油,您说,明年夏日里,您打算给四哥提前预备上些什么啊!”

  “十弟,”八爷一脸尴尬,瞄了眼四爷又看向老十:“不过是我自个儿的身子骨受不得暑气,琢磨着想好生调养调养,遇上有用的与哥哥们试试罢了。”

  “哦!”十爷别过脸去,一副我信了你的鬼的架势。

  九爷看得嘴角直抽抽:“老十,不是,你家弘旭都会说话了,你还跟八哥跟前学那些女人拈酸吃醋起来了哈!你可真有出息!”

  “九哥,你···”

  “老十,大前年的蒙古厨子,前年的东海龙舌,去年的弓,你说说,哪次你瞧上四哥的东西四哥藏着没给你了!还酸起四哥来了!叫爷瞅瞅,你的脸呢!”

  八爷瞧着笑闹着的老九老十,突然发起了愣。

  ···

  “主子,您再歇歇?”

  “我还是先把东西备好了的。”方才时间紧,她牛肉干都没处理好,这会儿时间松快了,倒是可以多备上些,万岁爷刚回京,明后几天这些爷怕是都得常在候见处候着,少不了这些东西:“你去前院膳房问问有没有小巧些的,咸口的,最好是还带肉的点心,要是没有,没汤没水的、拿着不太脏手、味道也轻的菜品也行。”

  她的手艺到底一般,尤其是在不含红包出品的菜肉调料时,显得格外朴素,这时候还是找专业人士帮忙比较好。

  “是,奴才这就去问问。”

  杜若直接进了稍间,取出四个干净的荷包,偷偷从手机储物架上取出来菊花和山楂,搀着膳房采买的菊花、山楂、冰糖,和单用宣纸包好的小包薄荷一起一份份地装入荷包,出了屋直接递给浣花道:“今儿你看着小膳房,这菊花山楂水,我都按分量一包包地包好了,你来煮,简单的很,一份一壶水,冷水下菊花、山楂、冰糖,煮开后撒上纸包的薄荷草,用井水镇凉装入水囊就行,井水记得多换几回。

  我一会儿做好的五香牛肉粒也都交给你,记得装荷包时垫上层油纸,若是午后没见人来寻你,你便叫张平安拎上两份去城门外瞧瞧。”

  “是,奴才都记下了。”

  时间宽松了,杜若便将切好的风干牛肉粒添汁添料先闷上,熟了之后再一串一串地串好刷上蜂蜜水迎着火烤到微干,再全卸下来摊平晾凉。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杜若揉了揉太阳穴,又困腰又累,再也不多留就直接往回走。

  “主子放心。”

  一觉再醒来,已是未时过半。

  “主子,要不要先用碗鸡汤小米粥?”

  “恩。”早上她着急忙慌的就没吃东西,一觉又睡到这会儿,能醒来完全是因为肚子唱起了空城计。

  岑嬷嬷边伺候着自家主子吃着粥,边禀道:“主子,浣花一直等到午后都没见人回来,便叫张平安出府去瞧,那小子方才才回来,说是苏公公说牛肉粒尽够了,只是那菊花水爷吃得多些,多半是不够到迎到圣驾的,便又送过去了两袋。”

  “恩,也差不多了。”到底圣驾傍晚前便能进京,提前一个时辰便不能再喝水了:“雨丝你记下,等爷回来,叫张平安再跑一趟,把我晌午做的那些牛肉粒装荷包里全交给苏公公。”

  雨丝抬头犹豫地看着自家主子,想说说不定爷今晚会宿在主子这儿呢!倒时候主子亲手交给主子爷岂不是更好,但到底没开口,只乖巧应道:“奴才记下了。”

  “奴才请主子安。”张平安一脸通红的进了屋,行礼道:“奴才把两个水囊交给苏公公了。”

  “起来吧!”杜若瞧着他一脸通红却不见丝毫汗意的模样,就知道他又拿凉帕子擦了,念了多少遍都不好使,在他打小的观念里脸脖带汗就属于蓬头垢面,是不能近主子跟前的,若是叫主子见着那模样,便是大错。

  念多了,她也就不愿再念叨了,夹了一块燕窝糕随意问道:“近来外头可有什么事儿?”

  “说来刚巧有一桩。”张平安笑呵呵地回禀道:“奴才回府前正巧碰上八爷府的小太监去给八爷报喜,说是府上的钮钴禄侧福晋有喜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水溶C7

水溶C7

谢谢@风之泪@、Y*J*F投的推荐票。

2020-09-12 23:3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