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清穿日子(21)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47 2020.09.06 23:53

  古香从进了太和殿起就一眼接一眼地瞄着四爷,还是苏培盛看不过眼了,把人往后拽了两步,低声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苏公公,侧福晋有喜了。”

  “你说···你说什么?!”苏培盛说到一半立马抬头四处瞄了一眼,瞟见八爷正与八福晋低声说什么,没往这边瞅,才再次低下脑袋把声音压得更低,一双眼睛锃亮,如今府中这般境况,若是侧福晋怀了那可是天大的喜事儿啊!“多久了?你怎么才上禀!”

  “奴才也不清楚啊,奴才也是方才才知道的。”古香一张脸上全是后怕,心里又惊又恐,现在想想不自觉就带出了两分怨气来:“是侧福晋方才在永寿宫才与奴才说起的,奴才也是惶恐···”

  苏培盛眉毛一挑,上下打量了古香两眼:“行了,回府再说。”说完他就躬着身子上前给主子爷添了添还九分满的酒,人也凑到四爷耳边低声道:“主子爷,古香方才上禀说侧福晋已有身孕。”

  四爷呼吸一顿,但脸上没有显出半分异色,听见一旁三爷问起可是出了什么事儿时,也只是淡淡说了句“劳三哥挂念,无事。”

  三福晋瞥了眼板着一张脸的四爷,睨着李氏问道:“你们福晋呢?算算本福晋与四弟妹也有半年未见了,年节里本福晋本该去瞧瞧她的,但实在是事儿忙,分不得身去,如今可身子可大好了?”

  “还是那般模样,”李氏看不上三福晋,当初京中盛传爷与乌拉那拉氏夫妻恩爱的时候,这位就一见着乌拉那拉氏就酸言酸语跟个怨妇似的,跟其她福晋凑到一起时就漫天挑乌拉那拉氏的不是,传乌拉那拉氏的小话,就是连在她面前都不放过,这会儿是比较起来觉得自个儿的日子过得比乌拉那拉氏舒心了?就又一副嘚瑟样子,瞧着就叫人倒胃口,他们四贝勒府的事儿,什么时候论得你一异母嫂子插嘴了!“若是我们福晋知晓三福晋挂念我们福晋,必是欢喜的,等妾回府便与我们福晋去说,等过了初三帖子一定送到您府上。”

  “哪里用的这般劳烦,还是叫四弟妹安心养病,身子为重,到底身子为重。”也不晓得那病传不传染人?谁活腻了往乌拉那拉氏那儿去啊!

  三福晋连连摆手,过会儿又觉得自己被一侧福晋给堵回去了,面子抹不开,又一副矜贵模样道:“年后弘晟也得去上书房了,我们爷的意思是大格格也得启蒙了,事儿是一件接一件的,想想就累得慌,这儿女都是债啊!况且这府里头还大事儿小事儿的一堆,等闲离不得本福晋呢~相较而言,四弟妹就要轻省的多了。”董鄂氏眉头高挑,她这轻省可是单指府务操劳的,可若是旁人误会些其它什么的也赖不得她!

  李氏脸色一肃,连夭三子的事儿是她的死穴,这董鄂氏当真敢!“我们福晋如何妾是不敢说的,倒是按三福晋说的您才是个有福的呢!仔细算算三爷府里这些年小阿哥当真没少生,倒也只有在弘晟阿哥立住了之后,这两年府里诞下的小阿哥才一个两个的立住了呢~可见弘晟阿哥是个有福的。”

  三爷府里田氏、王氏、富察氏诞下的小阿哥是怎么没的当真以为全京城的人眼珠子都是摆设不成!若不是弘晟立住了,怕是王氏第二个儿子都留不住呢!不过半斤八两罢了,谁又比谁手里头干净!你哪来的脸!

  “你!”

  “万岁爷驾到。”

  杜若随着众人跪地请安,重新落座后偷偷抬头看了眼康熙帝,年过半百,但岁月着实善待他,太子站在他身侧,恍惚中两人极像,仿若一人分二身,但仔细一瞧,太子眉眼间时时锋芒毕露,而他身上的气息则更为沉淀厚重。

  至于猫四爷···

  杜若将视线落在身前的背影上,许是满人重骑射的关系,他虽然身形消瘦,肩膀却格外宽厚,坐在那里后背挺的笔直,傲然如松柏,刚正似规尺,看着看着就叫人莫名生出些安全感来。

  宴开之后,底下推杯换盏的热闹,上头喜欢看兄弟和乐,君臣相合,下面自然随着圣意往下演,哪怕太子党和千岁党平日里撕的不可开交,这时候太子也能和直郡王碰杯说笑。

  十四刚出宫建府,正四处踅摸着差事呢~这会儿瞅见机会立马领着一溜小阿哥上前挨个敬起了前头的兄长们酒。

  十三早就被一群蒙古人拉着斗起了酒,瞧着气氛火热。

  这俩家福晋就凑到一堆说笑。

  九爷十爷直接凑成一桌,身边也围了几个人,两家福晋因着自家爷们也处的亲密,身边凑的人更多,一多半都是蒙古的,说的更热闹。

  八爷一早就凑到直郡王身后,一副乖巧弟弟模样,八福晋也与安亲王福晋坐在一起低声说话,瞧着极亲密的样子。

  七爷一人喝着酒,时而回头和美妾儿女说上两句,不一会身边就被一堆儿女围的叽叽喳喳说闹。

  五爷也是一个人,但五福晋却被蒙古福晋围的满满当当,笑闹声不断。

  三爷这会凑到了太子爷身边,三福晋则拉着儿子姑娘低声嘱咐,似乎是在教两个小的认人。

  太子和直郡王身边围的人最多,一时倒真分不清哪边更胜一筹,两边福晋也跟着打起了擂台。

  这般算下来,也只有四爷这桌冷清,四爷那儿偶有一两个上来敬酒的,女眷这边福晋没来,只有两个孤零零的侧福晋,不少有意动想上前攀谈的,最后到底还是因着拉不下面子而放弃。

  等到终于坐上回府的马车,杜若只想长舒一口气喊上一声‘我总算又活过来了!’

  “主子,您可回来了,这手怎么冰?雨丝,把鸡汤端来!”

  杜若一进屋就被先灌了一碗热汤,冲散了浑身的冷意后肚子就越发的觉得空得慌:“叫膳房弄碗面,再简单搭两个小菜。”

  “奴才这就去!”

  杜若泡了个澡,觉得浑身的肌肉筋骨都松快了不少,才起身叫香云给她烘头发丝子,正惬意着呢,就听见院里传来道道请安声。

  “妾请爷安。”

举报

作者感言

水溶C7

水溶C7

谢谢若蒹葭兮和@风之泪投的推荐票(⑉°з°)-♡

2020-09-06 23: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