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清穿日子(24)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83 2020.09.09 22:02

  四爷也不用日日起大早去上朝了,整个人一下子‘闲’了下来,一连三个多月连去户部点个卯的意思都没有,除了四月初八和闰四月二十三的时候分别去五爷和七爷府上吃了顿洗三宴之外,不是在前院书房猫着,就是来芃蓁斋用膳做胎教。

  相较之下,那位与四爷府同在户部就连府邸都只一墙相隔的八爷府里,每日里倒是热闹的紧,门前车马不断。

  杜若歪在榻上,一袭天青色素面琵琶领旗衣,七个多月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

  雨丝和月华两个乖巧的打着扇子,手上的动作倒是没有丝毫偷懒,可惜扇出的都是些热风。

  大热天的,就跟个蒸笼似的,没空调属于时代背景,她认了,可居然连冰都用不了!

  这就过分了啊!

  杜若扒拉着指头算了算:“万岁爷还有两三日就要回京了吧?”

  “差不离了,听说昨儿一大早直郡王便出京迎圣驾去了。”

  “接着就得巡行塞外了,恩,快了快了,也就还有半个来月,咱们就能去京郊园子消暑了!”杜若这会儿简直过得是度日如年啊!恨不得做个去园子的倒数卡就挂在眼么前一日日地数着!

  她以前是知道这地界热,但真不知道这地界居然有这么热!作为一个三辈子都生在长在大北方的娃,她是真的吃不消啊!

  尤其是她这会儿肚子里还揣了个娃,用不了冰,她真的、真的就要被活生生地给蒸熟了!

  这才闰四月末,按她更为熟悉的阳历来算,应该差不多七月左右的样子,等再过两天到八月酷暑,那日子真的···她简直连想都不敢想啊!

  她还算了预产期,应该是六月末也就是阳历九月生产,那时候的气温应该和现在这会儿差不多,怎么坐月子?她不得馊了啊!

  为了求一线生机,她可是好不容易才磨得猫四爷同意她在京郊园子里待产坐月子,欢喜之下简直恨不得直接飞过去,可谁晓得她东西都收拾好了,南边却传回来消息说圣驾回京了!计划一下全她喵给打乱了!

  她有理由怀疑猫四爷其实早就知道这事儿,但他就是故意不告诉她!

  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

  要不是猫四爷说皇上五月中旬前后要巡行塞外,到时候他们再去园子也赶趟,她绝对炸毛!必须炸毛!肯定炸毛!

  香云一手捧着绣筐一手打珠帘子进了屋:“主子,耿格格又来了。”

  “你去回她,就说我身子不舒服,近、些、日、子、实在没有精神见她。”杜若直起身接过绣筐,熟练地拿起绣绷子,打量了两眼便开始劈丝:“行了,你们俩也歇歇吧!”

  本来这打扇的活该是院里三等丫头做的,但前两天浣花从一个打扇的三等丫头的袖口上闻到了红花味儿,直接惊动了前院,也吓得她们几个成了惊弓之鸟,哪怕小丫头被猫四爷带走了,她后来也被孔大夫证明身体依旧健康,肚里的孩子也没受影响,但这几个也着实被吓的不轻,再不敢让其她人近她的身一步。

  “奴才不累。”

  “行了,都过了热时候了,我也抽空扎两针,你们呀就别搁我眼前晃了,我叫人去膳房叫了几个冰碗子,你们几个分了解解暑气吧!别搁我眼前吃。”杜若笑着点了点她们几个,摆了摆手,轰了她们出去,才全心放在了手中的针上。

  “主子何必这般辛苦,仔细伤了眼睛。”

  辛苦?!杜若无奈地看了岑嬷嬷一眼:“我这五毒肚兜都绣了三个多月了。”

  “···您如今真粗心大意不得。”

  “是是是,我就绣两刻钟,等绣完了嬷嬷就陪我在院子里散散步,可好?”

  “哎。”岑嬷嬷看着那通红的料子上像肉虫的蛇,像蚊的蜘蛛,像青桃子的癞蛤蟆和根本看不出像什么的蝎子和壁虎,还有那实在难掩粗糙的针脚,无奈地看了尚在肚子中的小主子一眼:嬷嬷真的尽力了,可是你额娘她就是不听啊!但嬷嬷保证,绝对不会让你见客的时候穿这件的。

  “主子,苹果,苏公公刚送来的。”月华一步一窜地进了屋,她知道主子这几个月就好吃这一口,饭前用上一颗,胃口就好的不得了,一瞧见苏公公来送了,就立马把手里头的冰碗抛之脑后了。

  “放稍间吧。”

  “哎,奴才这就去。”月华一边往稍间走一边嬉笑着道:“可见主子爷是极疼主子的呢~从过了年到如今,都四个多月了,主子的果子是一日都不曾断过,前两月也就罢了,冬日里凉快,窖藏的仔细些也放得住,可如今这种时候还能给主子送来这般新鲜品相好的果子,都不知道主子爷是从哪里才寻得的呢~”

  “主子,”张平安进屋打了个千道:“李侧福晋来了,说是探病。”

  “她们还结成一帮了!”月华鼓着小脸,怒气冲冲地往外走:“奴才这就把她赶走。”

  “回来。”杜若叹了口气,对张平安道:“你去回了李侧福晋,便说我着实没的精神,等明儿见好了再邀她来耍。”

  “嗻。”

  “你这丫头。”岑嬷嬷气地使劲点哒了两下月华的脑门,饱满白皙的小脑门瞬间红了一大块:“咱们主子与李侧福晋同为侧福晋,对那几位格格可以说不见便不见,对这位哪里行的通哦!”不给她松个口便是那位闹着闯进来,只要主子和小主子无大碍,看在大格格的份上,主子爷也只会不轻不重的说李侧福晋两句罢了,可若是这般,多打主子的脸面啊!

  “可是,主子今儿这般说了,那明日可该如何是好?”

  杜若也没回她,只起身缓缓地活动了两下,然后扶着香云和雨丝的胳膊出了屋子。

  浣花正蹲在游廊檐下的一丛郁金香跟前,瞧见主子出屋了,急忙对一旁的小太监说了一句:“你把这些花全送去前院,亲手交给苏公公。”便快步凑到了杜若身边。

  雨丝笑着退到一旁,给浣花让出位置。

  曾经她还心不甘情不愿的,可自从那红花一事被浣花给闻出来之后,她便心服口服了,恨不得叫浣花整日整夜都不离开主子身边半分才好,要不是主子不同意,就是主子夜里就寝她都想叫浣花睡在脚榻上呢!

  

举报

作者感言

水溶C7

水溶C7

谢谢若蒹葭兮、@风之泪@投的推荐票~笔芯

2020-09-09 22: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