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清穿日子(30)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80 2020.09.15 23:52

  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么?!

  杜若的视线划过脸色黑沉的仿若能随时滴出墨汁的李氏,才仔细打量起这位好久不见的穿越女,一身月白的掐腰旗装,小两把子头上只簪了一支飞燕草的绒花,韩式一字眉与心机裸妆搭配,瞧着是素淡清雅的美人胚子,就是,脑子不大好使。

  对于脑袋不清楚的,杜若一贯秉持着敬而远之的原则,目光只一划而过,便摆楞起了手上的羊脂玉麻花镯。

  被无视的李佳蕊气得一张粉面青白,她打一进屋起,便被屋里的摆置、章佳氏身上的首饰引出的妒恨愈发的压不住,脖颈处的青筋跳了跳,立马垂下脑袋,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泪珠便如珍珠般滚滚而落。

  “岑嬷嬷。”杜若听着那小兽般呜咽的动静,头也没抬就直接吩咐了一句:“送李侍妾回莘妍楼。”连个借口由头都懒得找。

  “···章佳侧福晋”张青晓被拽着往外走时一张粉面通红,去年被当众拖押出去的屈辱感一时间从死压的牢笼中挣脱而出,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掳走了她全部的理智:“我呸!你个贱货以为肚子里踹了个东西就能一步登天了!啊呸!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命生下来!哈哈哈!就算你怀的是个带把的又怎么样!还不是到最后给硬生生吓掉了啊!活该!你踏马就是活该!哈哈哈!不过就是几个梦罢了!鸡胆子都不如的贱人!凭你!凭你个贱人凭什么白占了侧福晋位份!老天爷还是有眼的!到最后你还不是一个蛋都没成功下下来吗!哈哈哈!”

  杜若一双手颤个不停,身形不可控地轻晃,胸口剧烈起伏。

  “主子,您别吓奴才啊主子!”

  “快!张平安快去请孔大夫!”

  “主子,您缓缓气,缓缓气。”

  李氏瞧着章佳氏的架势一张脸也白了,虽说她进来的目的的确是不想要章佳氏好过,更不想叫她平安生下肚子里的那块肉!但,但她可没想把她自个儿明着牵进这事儿里啊!更何况是给别人顶罪呢!

  可如今这阵仗,又哪里是她能躲得了的呢!

  杜若只觉得眼前发昏,胸口发闷,腿还跟着抽起了筋,张了张嘴,好半天都没发出声,好不容易出了点声,也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床、躺。”

  “把主子抬床上,都小心着点。”这时候岑嬷嬷也不敢叫不信任的靠近主子,只她和四个大丫头半搀半抱地把自家主子弄到了床上。

  李氏瞧着眨眼间明间里就只剩下她一个,可到底也不敢就这么走,听着屋里的动静和外头的慌乱,是既想章佳氏就这么小产了,又怕章佳氏就这么小产了,手上的帕子不知不觉都扭成了麻花。

  不到两刻钟,孔大夫就来了。

  又是下针又是喂药,折腾了好半天,安神汤才起了作用。

  瞧见自家主子睡了过去,岑嬷嬷膝下一软,直接倒在一旁的红木百宝格上,香云瞧见晃了三晃的梅瓶,两步上前小心扶稳。

  岑嬷嬷倒未曾觉得尴尬,瞧见悄悄离开的浣花,只叹了一口气:“到底年纪大了,身子骨不中用了,可禁不住吓了。”

  屋子里伺候的安下了心,可梦中的杜若却并不好过。

  她只觉得肚子好疼,她亲眼看着身下那片红色愈来愈大,心慌、害怕、恐惧仿若深海,叫她愈陷愈深,到最后满心满眼就只剩下一个字——恨!

  都是乌拉那拉氏!那个疯子自己的儿子死了,便看不得旁人有儿子!还有爱新觉罗胤禛,她的孩子没有了,被那个疯子害死了!可那个混蛋却只知道帮乌拉那拉氏掩盖!在他眼里,从来都只有正室嫡妻嫡子!从来都没有在乎过她的孩子···不对。

  不对!

  这事儿和乌拉那拉氏又有什么关系?明明最后是李佳蕊口不择言才惊了她的!

  而且···我不是见了孔大夫也喝了孔大夫的药了吗?刚刚孔大夫怎么又赶来了一遍?

  还有,猫四爷是在乎宝宝的,他有给宝宝做胎教,还有那苹果,凭他珍视的姿态,绝不可能是来源充足的样子,或许这份心意也有他如今膝下一个儿子都没有的原因在,但这份珍视却是真实的!

  对了!李佳蕊提起过,章佳内苏肯吓掉孩子是因为——梦!

  杜若猛地睁开眼,入目的是天青的并蒂莲纹帐,手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就先一步摸上了肚子,暖暖的,高高的,有点硬,腰酸疼难受的叫人眼酸,嘴角却越翘越高。

  宝宝还在!

  ‘宝宝,你放心,妈妈一定会护好你的。’杜若手上轻轻地扶过肚子,试着小宝宝仿若回应般的不知道是伸手还是踢脚的动作眉眼弯弯,配合似的抚向小手手或者小脚脚的位置,几番过后宝宝安静了下来,杜若眸色发厉,回想起之前李佳蕊的话。

  她还不至于傻到以为刚刚的梦只是一个意外。

  “奴才请爷安。”

  “爷~”

  “快躺着。”四爷人还没进侧间,听见章女人的声儿立马制止她动弹,随之疾步掀帘子进了侧间,来到床前俯身仔细打量床上的人,小脸全白,往日里清凌凌的眸子这会儿红的跟只兔子似的:“身子这会如何?叫孔大夫再给你瞧瞧?”

  “恩。”老实说,虽然她的脑袋清楚刚刚的一切都是一场梦罢了,但她的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心慌。

  “难受?叫孔大夫来!”四爷瞧见那双眸子渐渐泛出水雾,脸色呼吸具是一沉,又害怕吓着床上的人,深吸一口气尽可能放缓脸上的神色。

  “我还好,不是,妾,妾只是方才做了一场噩梦,一时没缓过神儿罢了。”

  四爷听了这话,才缓和了些许的脸色瞬间死沉,一双眸子乌黑辽寂,背在身后的手死握成拳,连关节都不可控地发出两声咔咔声。

  “爷?”杜若提溜的心提的更高了,瞧四爷这架势,那梦,怕是不好解了。

  “无碍,一会儿叫孔大夫给你开些安神茶。”四爷担心自己如今这副模样再吓着本就战战兢兢的女人,边说着边往后退了两步。

  “有爷在,妾就不怕了。”

  四爷呼吸一顿,想到之前张青晓说的话,突然觉得此法或许可行。

  在听孔大夫确定孩子无大碍但章佳氏最好卧床养着之后,立马叫苏培盛吩咐李佳嬷嬷,日后任何人不经他允许都不得踏入芃蓁斋一步。

  

举报

作者感言

水溶C7

水溶C7

非常谢谢yuedu、紫彤云、tcwcl138123、@风之泪@、爆笑吸血鬼、James6142、幽暗星夜投的推荐票ღ(´・ᴗ・`)比心

2020-09-15 23: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