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清穿日子(5)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059 2020.08.16 23:54

  “芝麻大小的胆子你倒是也敢指使起爷来了。”四爷押了一口盏中的茶水,微甜的味道略不适的微顿,但到底一口饮尽了。

  杜若接过空了的茶盏,眉眼弯弯地随手递给香云,然后凑上前笑呵呵的撒娇:“爷再倒会,妾再给爷按按鸭。”

  第二日一早,杜若醒时身旁早已凉透:“咳,香云?什么时候了?爷呢?”

  “回主子,这会儿已经辰时过半了,主子爷卯时不到就起身了,去了前院,走之前命奴才等不得扰了主子休息,还说晚膳要与主子一道用呢。”

  香云扶着自家主子起身,眉眼间具是喜色。

  就是雨丝和月华都喜笑颜开的,主子爷体贴主子,她们这些奴才出了院子都被捧着,要个什么再没有更痛快了,这两个小丫头才被提到大丫头没两日功夫,哪里受过这般夸捧啊!

  一个个都喜的跟只小蜜蜂似的围着自家主子转,一会儿伺候主子洗脸净手,一会儿抱来侧间熏好的衣裳。

  “这是什么味儿?”

  “回主子,还是主子常用的杜衡,不过稍掺了些许子檀香,奴才打听到主子爷偏好檀香味儿,府内各院都常用,便也少用了些给主子试试,若是主子喜欢,日后便也添上这味。”

  “还是算了,杜衡搭上苏合是不错,搭上郁金也凑活,但搭上檀香、沉香这些个颇为厚重的,不合适。”杜若摆了摆手,然后突然又道:“对了,日后我这屋里便停了熏香,衣裳也不必再熏,夏秋插些可吃用的花,春冬就多摆上两盘果子,也不用日日换,瞧见有坏的在替换也就是了。”

  “奴才这就去把香盖了,主子放心,今儿天不冷,等日头高些开窗透透,用不上半个时辰屋里的味儿也就散了。”

  “主子。”香云从袖子里取出了封信呈了上来:“夫人昨儿看了信便哭晕了过去,奴才不敢离开,是见着夫人醒来大夫也说没有大碍才回府的,便拖得晚些了,才入了二门二门就下钥了。”回院子时主子早就和主子爷歇下了:“这是夫人给主子的信,是夫人口述,二爷代的笔。”

  杜若飞快地浏览了一遍,就把信递给香云叫她点了,从首饰匣子里捡出了一支蝠纹白玉簪子,对着镜子比划着插入发间:“那位张姨娘想的倒挺美的。”

  岑嬷嬷正挨个查着桌上的早膳,听到主子的话意味深长道:“不过是被那拉家那位三爷养大了心,认不清楚自己那身骨头有几斤几两罢了。”

  那位张姨娘她有印象,曾经也算是个厉害角色,按规矩旗人纳汉女做妾,生下的儿子是不可入旗籍的。

  这连旗籍都入不了,哪里有人家会重视?

  可这位张姨娘有本事,硬是磨得那拉家三少爷给她儿子的铺子、银钱只比嫡子少了一成,明面上比庶长子都多了一倍有余,更不要说私底下补贴的了!

  夏日里她曾听人说了一嘴,似乎那位张姨娘想为她那儿子求娶一位宋家小姐,那位小姐虽是汉人,但父亲却是江南有些名望的书法大家,作为家中嫡女亦是唯一的姑娘,可是极得那位先生的宠爱的,而且人家两位嫡亲兄长先后都考上了秀才,前程皆可期!

  她想的是好,可人家哪里瞧得上一个破落旗人家中入不了旗籍的庶子啊!

  这会儿多半是瞧见她女儿身份不好,年初选秀又被落了牌子,自行婚配做不得人正妻,便想着无论如何都是个妾的命,何不就往高位上送?哪怕只是个贝勒爷的侍妾呢,也能帮扶她弟弟一把不是,若是好运做了格格,到时候她怕就也看不上那宋家小姐了。

  只是她想得太美了,当真这些年被捧的宠的没了分寸,半分都没琢磨过若是事情不如她意会是个什么后果。

  杜若笑着应道:“人贵有自知之明,嬷嬷我晓得的。”

  岑嬷嬷见主子明白她的意思了,便不再继续,只道:“主子,早膳都摆好了,您尝尝可合胃口?”

  杜若夹了一个马蹄烧饼:“正好,趁这会功夫,给我讲讲你们昨儿都打听到了些什么?”

  “回主子,奴才打听到自两月前福晋身子不爽利起,主子爷便命后院将日日请安改为初一十五每月请两回安,还命人无事不得扰福晋清净,否则必重罚,连管家权都一并收了,交给了主子爷的奶嬷嬷李佳嬷嬷。”香云说完看了雨丝一眼。

  雨丝舔着一张笑脸,那轻快的嗓音无不诠释着她的喜色:“奴才听说主子爷在主子入府之前,已有三月有余没入过后院了呢!奴才还听说,先进府的伊尔觉罗格格,李佳格格、石佳格格,王格格都还没给福晋敬过茶呢!”

  “奴才,奴才没打听出来什么。”月华缩了缩脖子,犹豫着开口:“啊!奴才昨儿晚上倒是听着院里那几个婆子说了一嘴,说是李侧福晋膝下的大格格还发着热呢就被抱离了芷兰院,大格格身边伺候的奶嬷嬷啊丫头啊全各打了三十板子给退回内务府了,如今伺候大格格的都是主子爷亲自给安排的人,主子爷还把离前院最近的两个院子之一的舒华楼给了大格格。还有···这都三个月了,大格格一步都没出过舒华楼,主子爷也不许旁人打扰大格格养病,就是李侧福晋都不许呢!”

  杜若诧异挑眉,闺女生病了连亲娘都不让见?这是什么说道?总不能还防着人家亲娘吧?若是李氏还有小阿哥傍身许未可知,可如今李氏膝下可就剩这么一个闺女了啊!

  不过福晋落到这般处境···只能是和李氏那三个小阿哥的夭折有关了吧?除了子嗣,她实在想不到旁的什么能让四爷这么给她没脸。

  可她这般急切的动手,那岂不是说弘晖的死···

  等等,不能这么武断。

  四爷查到的就一定是真的么?就凭他四个儿子都没护住的人手?感觉这结果可信程度比较悬啊!

  都事后了都琢磨不明白,越发担心我的脑瓜子了呢!

  杜若叹了口气,一口吞掉鹿肉水晶包子,筷子又伸向清拌木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