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山海为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清穿日子(28)

快穿之山海为盟 水溶C7 2194 2020.09.13 22:08

  “八爷?八爷府上什么时候有个钮钴禄侧福晋?”杜若小心脏瞬间一提溜,钮钴禄这姓氏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年间实在是不得不叫人注意啊!

  “是今年年后才进的八爷府。”岑嬷嬷看着怔愣住的主子,立马开口解释:“那位钮钴禄侧福晋是从五品礼部员外郎钮钴禄凌柱大人家的姑奶奶,是去年选秀留牌子的秀女,被万岁爷赐给了八爷做侧福晋,听说还是八爷亲自去求的,今年年后二月十二才进的八爷府。”

  杜若从听到钮钴禄凌柱的名字起脑袋就懵了,那位老佛爷的闺名叫什么她是不清楚,但老佛爷她爹叫什么她却是意外知道的:“年后二月?我怎么不知道?”

  “八爷没有大办,府中也只是送了一份礼去。”她以为不是什么大事儿,主子在闺中时与那钮钴禄家的姑奶奶又不相熟,便没有提及。

  杜若垂下脑袋,仔细想想,原身记忆里是半点那些爷后院女眷的消息都没有,她知道的那些,不是从清史里知道的,就是除夕前岑嬷嬷给她临时补的十三、十四两位爷后院的福晋与侧福晋的消息,这样不行啊!

  杜若一把拉过岑嬷嬷的袖子:“嬷嬷,你给我好生讲讲这各位爷府里的消息,尤其是一些大事儿,啊!还有后院女眷的消息,我日后宫里宴里的见到人,心里也好有个章程。”

  “···好,”岑嬷嬷瞧着自家主子一脸严肃紧张的模样,虽不明白,但还是开口:“但这事儿也不好着急了说,您如今可不能费神劳心的,要不奴才每日里与您说上一些,这日积月累的,等您出了月子,也就知道个八九成了。”

  “好好好,都听嬷嬷的,今儿嬷嬷就先说说这八爷府上吧!正好我用着膳的这会子功夫。”

  “好。这八贝勒爷是宫里的良妃娘娘所生,自幼养在惠妃娘娘膝下,三九年的时候,因献上牛痘之法而被万岁爷大加称赞,满京里都说良妃娘娘之所以能被单独封妃便是因为这事儿的缘故···”

  “···”牛痘?!什么鬼?!

  “至于八爷府的后院女眷,这福晋郭络罗氏是已故安和亲王岳乐的外孙女,她额娘是安和亲王的第七女,虽封了和硕格格,却是个庶出,阿玛和硕额驸明尚,因诈赌被判了斩监候,她是父母双亡之后被抱回安亲王府养着的···这侧福晋张佳氏,也算是件巧事儿,与直郡王那继福晋是嫡亲的堂姐妹,在四一年和四三年时先后诞下了八爷的庶长子与庶三女···格格董氏,三九年时诞下了八爷庶长女···”

  杜若晕乎乎的,满耳朵都是庶长子、庶三女、庶长女的:“···这八爷如今一共有几子几女啊?”

  “回主子,三子四女。”

  “哈!”

  “···主子?”

  “我、我只是有些惊讶,去年除夕宴时,我瞧见八爷身边只伴着一位嫡福晋,子女也都没伴在身侧,便以为八爷府中没有侧福晋,子女、子女也都尚小。”八爷不是一直到雍正登基也只有一子一女的么?八爷不是没有侧福晋的么!

  是重生还是穿越?!

  应该是穿越,若是八爷重生,那牛痘之法必定是幕僚所献,可穿越的人若想建功立业、名留青史,不是应该一早就投奔到最后的赢家身边才对么?怎么可能直奔八爷阵营?

  不不不!也有可能是艺高人胆大?认为自己有主角光环,一定要作死挑战极限死亡副本也不是没有可能。

  “牛痘之法当真是益国益民的大好事儿,能成也是得天庇之,不知道八爷可还做出了什么大事儿?”

  “这、这其它的奴才倒是不曾听闻过什么了。”

  “奴才倒是听说过一件事儿。”张平安低声道:“那还是奴才旧时跟着奴才的师傅在前院跑腿的时候,奴才曾听九爷与十爷说起过一嘴,说是八爷得了一个残方,便是制那西洋玻璃的,可惜的是只知道是用一种不知道叫什么的沙子烈火煅烧什么的,便叫九爷去试,九爷找了好些手艺人,折腾了一年多、费了诸多人力物力,却最终连个水漂都不曾见到,便不顾八爷一再提起给偷偷停了。”

  玻璃已经在实验中了,那水泥还会远么?还有香皂···不对,若是真叫八爷给折腾出了玻璃、水泥和香皂,以猫四爷的身份地位,府里不会没有的,所以,是还没折腾出来?还是折腾出来了只是没往外面放?

  不论穿越者到底是八爷还是八爷身边的幕僚,都无法避免一件事儿,那就是猫四爷会是那位八爷的重点跟盯对象。

  等等···“你说你在前院跑腿的时候,听九爷与十爷说的?”

  “是,奴才发誓绝无须言,否则奴才不得好死,死后。”

  “不是,我没有不信你的意思,我是说,九爷和十爷当时在府上?”

  “对啊。”张平安愣愣地下意识应完后立马规矩地再次回禀:“回主子的话,主子爷在阿哥所时便与八爷、九爷、十爷、十三爷情分不薄,九爷、十爷、十三爷从前未出宫建府时便常来府中小住,主子爷在前院和京郊园子都给三位爷留了屋子。”

  这算什么?抱大腿?也不对啊!你抱大腿就抱呗!做什么把乾隆他妈弄到你自己府里?

  还是想把猫四爷当做直郡王那般做储备粮吸血并藏匿于众人身后悄悄壮大自己!

  “三位爷?”

  “是的,八爷在阿哥所时是与主子爷交情甚笃,主子爷还亲自教八爷练字呢!可自八爷入了户部起,便减少了来府里的次数,近两年,除了府中摆宴,再未登过门。”

  杜若点了点头。

  这是避嫌也是示好。

  人尽皆知八爷是直郡王的好弟弟,猫四爷则是打着维护正统太子的大旗,他们俩个一个于情一个按理地登上了战船,无论这俩人是出于主观意愿还是被迫绑定,但自他俩选定了立场起,便再不能与对家联系亲密,否则很容易就会被‘成’了左右逢源的小人。

  至于九爷、十爷,这没关系,他们俩一没有正经差事,二没有表明立场,便不会引得太子、直郡王过于争夺,这兄弟俩两不沾的姿态,与四爷、八爷分别交往亲密也只是兄弟情深,旁人再如何也不能说句不当的。

  何况有这二人在,还能悄悄缓和明面上走远了的八爷与猫四爷的兄弟情,哪怕八爷日后出了什么差错,历史当真不可更改,那么他在猫四爷这儿也有回旋的余地。

  

举报

作者感言

水溶C7

水溶C7

谢谢若蒹葭兮与@风之泪@投的推荐票,ღ(´・ᴗ・`)比心

2020-09-13 22: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