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紫色的童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阳光下的少年

紫色的童话 萤风草 2605 2016.12.31 11:30

  木植瑾站在镜子前一丝不苟的整理衣衫。冬天的暧阳透过玻璃窗环绕着他,像妈妈的怀抱,轻柔而温暖。

  他走近窗户张望了一下,当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时,他那薄薄的唇便不自觉的微扬。

  妈妈,我孤寂的生命也有阳光。

  他拿起背包走出二楼的卧室,经过偌大而冷清的客厅,然后出门。

  男孩在门外练习足球,偶尔会耍一两个花式小露一手。

  木植瑾朝他招手:“诺。”

  言诺应声回头,脸上的笑容灿烂如阳光,给站在寒风中的木植瑾带来一丝温暖。他伸出右拳向木植瑾的左肩捶了一下:“嗨!你看,我这样帅不帅?”他往后退了几步,用双腿夹球,猛然腾起一个后空翻,带着球稳稳着地。“怎么样?帅不帅?我练很久了!”

  木植瑾故意逗他:“没摔死就不错了。”

  “哪有讲这种话的?明明就很帅,对不对?”言诺拾起地上的背包走过去跟木植瑾理论。

  同窗快三年了,木植瑾早已习惯言诺的聒噪。他率先朝学校的方向走去。言诺赶紧跟上,在他的耳边喋喋不休地讲述练习高难度动作的惊险过程。木植瑾一直装作不耐烦,薄薄的唇角挂着的是抹不去的笑意。

  记得高一那年,他们是同桌。沉默寡言的木植瑾很少搭理别人,除了言诺——他竟然可以一个人聒噪了半天,然后很开心的对他说:“跟你聊天真愉快!”

  冬天了,沿路两旁的紫葵树现在只剩下几片在寒风中瑟缩的叶子。那些光秃秃的枝丫就像一双双舞者的手,姿态优雅各异。

  木植瑾很喜欢看紫葵树,春天的粉嫩,夏天的幽紫,秋天的萧条,冬天的优雅。不同的季节会有不同的风采。他更喜欢和言诺一起在紫葵树下漫步,听他愉快的语调,看他灿烂的笑容。

  “待会儿夺冠我就要表演这个!”言诺仍然没完没了,黑亮的眼睛闪耀着满满的自信。

  “你又知道赢定了?”木植瑾疑惑他那满满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今天是市里举办的高中足球联赛的决赛日,虽然他们有主场之利,但与去年夺冠的浅风高中对决并不见得能讨得了多少便宜。

  “因为没有人能突破我最后的防线,我只管专心向前进攻就行。”言诺一脸认真,态度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木植瑾薄薄的唇再度微扬。

  单筱茗在紫葵高中的大门前顶着寒风来回踱步,好不容易才盼到校队最后两名主将的出现。“现在都几点了?你们干脆明天来好了!”看着淡定从容的木植瑾和言诺,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皇帝身边干着急的小太监。

  言诺故意把手表贴到她的眼前:“看,开赛时间还没到呢!”

  单筱茗用力拍掉他的手,满意地看着上面渐渐呈现出淡红的指痕:“球员要提前进场,你忘了?”

  “也不差那十几分钟啦。”言诺报复性的把手伸到她脑后扯掉她的粉色发圈,让她不长不短的头发在寒风中飞扬。他朝她做了个鬼脸便一溜烟跑开:“瑾,快跟上!”

  “可——恶!每次都出这种烂招!”单筱茗用力跺了下脚。还好,在经验法则下她的包包里常会多备着几个发圈。

  “我帮你。”木植瑾拿过她的粉色发圈,帮她梳理被言诺弄乱的头发。记得秋天的时候,她吵着要把剪坏的短发留长,现在已经及肩了。他的指尖在细柔顺滑的发丝间游走,每一下的触感都如同电流一般,让他的心一阵一阵的悸动。

  妈妈,时光若能就此停留该有多好。

  “谢谢。”单筱茗白皙的脸颊染上一抹绯红。即使是青梅竹马的木植瑾,她偶尔还是会害羞。“今天是你们在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场球赛,一定要好好加油哦!”

  对决的两队球员已在场外进行热身。换上球衣的言诺环视一周后拍了拍身边的木植瑾:“他们就是去年夺冠的球队?我看不怎么样吧。要是去年我们有参赛,哪轮得到他们啊?”

  木植瑾故意笑他:“你就吹吧。”

  去年身为前锋的言诺连续几天高烧不退,不能参赛。失去主将的校队如同一盘散沙,连木植瑾也随便找个理由让教练找人顶替自己的守门位置——他从不出现在没有言诺的球场上。他踢足球是为了言诺,他喜欢看他在阳光下挥洒汗水的样子,喜欢听他在球场上爽朗的笑声。

  “哎!我说瑾,你待会儿干脆在草地上打个地铺补补眠好了,我会让他们连跟你打个照面的机会都没有!”言诺越说越夸张了。

  “你就吹吧。”单筱茗的声音自他们头顶上方传来,两人不禁抬头张望。

  她伏在观众席的栏杆上:“帮你们买了饮料,接好哦!”

  阳光下,两道优美的弧线从观众席先后划向木植瑾和言诺。

  木植瑾接过一瓶无糖的运动饮料,说了声谢谢便坐回去继续整理着装。

  言诺接到的是一瓶香甜的橘子味汽水。他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我一定能赢。敢跟我打赌吗?”他黑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单筱茗。

  “好啊。赌什么?”

  “一个吻。”

  “去死吧你!”单筱茗气得在栏杆上哐啷地拍了一下,转身离开的时候偷偷甩了甩有点儿发疼的手掌,破坏了她自以为帅气的背影。

  木植瑾停住套手套的动作:“你又在逗她了。”是逗她的吧?如同往常一样只是想看看她生气的样子,是吧?

  “谁叫她生气的样子那么有趣。”言诺的回答一如以往,但后半句的转折揪紧了木植瑾的心。“不过,这种玩笑我可不是随便开的。”

  集合的哨声响起。

  言诺拉起衣袖习惯性地用右拳捶了一下木植瑾的左肩:“加油!”他系在右手腕上的粉色发圈在木植瑾的眼前渐渐放大。不断放大。

  所有的人都为了一个黑白皮球争得不可开交,而那颗球在无数纵横交错的脚下穿行跳跃,不着痕迹地朝着特定的方向前进。

  画面激烈,而无声。

  “瑾!”言诺的叫喊声让木植瑾从无声的思绪回到现实。他看着迎面冲来的球,神情黯淡了下来。

  球带有相当的冲力和弧度,正向着死角逼近。接住它并非易事,但木植瑾的话一定可以做到。

  敢跟我打赌吗?

  赌什么?

  一个吻。

  你又在逗她了。

  这种玩笑我可不是随便开的。

  木植瑾望着言诺,他的脸上是一贯坚定不移的信任。

  诺,对不起!

  木植瑾的脚步朝着另一个方向移动……

  一比零。

  木植瑾和言诺在高中生涯里的最后一场球赛就此画下句点。

  言诺疯狂的在球场上奔跑,还当众表演了早上给木植瑾看过的高难度动作。一众队友欢呼着涌向他,把他抛向蔚蓝的晴空。

  “我说过,没有人能突破我最后的防线——”言诺在半空中伸手指向人堆外的木植瑾,脸上的笑容灿烂如阳光,伴随着闪耀如钻的汗水。“因为,瑾在那里!”

  木植瑾没有参加校队的庆功宴。他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任凭时光一分一秒的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他先后收到了单筱茗和言诺的简讯——

  “大家都说没看出那是个转向球,只有你看出来了,还反应那么快。瑾,你果然是最棒的!”

  “瑾,单筱茗是个赖皮鬼!还打人呢!”

  言诺的简讯还附有照片。照片里,单筱茗生气的把盘子砸在言诺嘟着章鱼嘴的脸上。狼狈不堪的言诺惹笑了周围的队友。可是木植瑾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今天的那个球,他曾有过一瞬间的犹豫。因为,他害怕言诺真的会要单筱茗兑现那个吻。他差点儿就背叛了言诺,他唯一的朋友。

  诺,对不起,请原谅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