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雪夜流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雪夜

雪夜流霜 艾嘫 3193 2016.12.29 22:01

  风到底能有多冷?这个问题只有在北方的雪域才能探究清楚。雪域位于大陆上人类生存的最北方,其边缘是近乎无际的森林,其中心地带自有史料记载以来从未有人到达过,只传说若能走出森林,便可以看到一个晶莹剔透的冰湖,而湖的对岸,就是彻底的未知地带了。

  雪域以南,自然就是人类生存的地区,据说这群人的先祖从大陆西南的雪山上来,觉得中原大地的环境虽好,物产虽然丰富,但是一是对于他们修炼的冰霜之力没有半点帮助,二是没有故乡的感觉,基于这两点考虑,他们一路北行,终于在大陆的最北方定居了。

  此时,大陆正直寒冬,北方的温度,更是低得恐怖。

  雪就这样从天上飘下。这一场雪并不算大,但是至少在南方不会有这样程度的雪。寒风肆意地刮着,就像冰刀一样在树间穿梭,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傲模样。夜已经有点深了,四周静的没有一点声音。也只有这时,才可能有人注意到,一棵树下有微弱的蓝光。那是一个小巧精致的婴儿篮,一个小小的婴儿就那么乖乖地躺在里面,不哭也不闹。他的襁褓里放着一个小小的蓝色玉牌,正是这小玉牌,在冰冷的雪夜里放出幽蓝色的光,这个玉牌很明显地保住了这一小小居所的温度,让这个婴儿存活下来。

  夜,还深。雪还是那样旁若无人地下着。只是世界,在悄悄改变。

  阳光渐渐地从天边探出头来,冷冷地看向冰雪覆盖的北方大地。洁白的雪地上覆盖上一层金光,显得清新而贵气。虽然气温不高,但还是令人感到有一点点的温暖。

  雨诺就在这时候出现在森林里,冬天的北方几乎是没有人出门的,但是有修为的那一部分人还是可以走出家门的。雨诺今年十六岁,大陆上十八岁才是成年。雨诺的父亲当地一个不大不小的官爵,所以雨诺小时候还是受过一些修行的教育的,虽然限于资质和出身,修为并不算高,但是在冬天走出屋门感受冬天还是没问题的。

  “这是什么……”一边发出着这样的疑问,这个女孩已经走到了婴儿篮前。可能是因为有人靠近,玉牌的保护功能消失,清晨的几粒雪花缓缓落在婴儿娇嫩的脸上,放出钻石一样的光。

  “哇……”惊呼声就这样从少女的嘴里发出,带着一丝丝的喜悦,这个年纪的女孩,本来就没有什么世俗的烦恼,看到这样的一个婴儿,第一个反应自然是:“好想把他带回家啊……”

  少女四处张望了一下,明明不是什么偷偷摸摸的事,但愣是被少女做得显得有些亏心,嘿嘿一笑,雨诺仿佛做出了一个决定,于是她弯腰,抱起小小的篮子,快步向家里跑去。

  雨诺的家在城中已经算是较为中心的位置,父亲虽然不是什么两袖清风的十足清官,但这么多年,一直恪守着不做亏心之事的原则,所以日子过得也说不上富得流油,如今勉强有一个不错的住址,可以说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成果了。

  来到家中,时间虽早,但是父亲已经出门了。于是雨诺先是找来自己家里唯一一个佣人秦妈安置了一下婴儿,然后直奔着母亲房间去了。

  “妈!”雨诺一眼便看到了房间中的母亲,急忙热情地扑了过去。“哟,我的小祖宗,怎么了,你这可亲热得有些腻人了,这才大清早的,你真能惹出麻烦来?”雨诺的母亲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最这个女儿,她真是太了解了,这么热情洋溢,十有八九是有事了。

  “嘿嘿,妈,瞧您说的,你是我的好妈妈,我和你亲热亲热怎么了嘛。”雨诺的两个大眼睛一转,可能是觉得火候还不够,继续在母亲怀里撒娇。

  “别别别,”一边说着,母亲大人已经把雨诺推开。“小祖宗有事你快说吧,一会还有事忙着呢!”

  雨诺可能是感觉真的没什么技巧可施了,只好小脑袋一低,用轻轻的语气说:“妈,我捡回来一个小孩子。”

  房间里顷刻落针可闻。

  “你,你说什么……”似乎是有点不敢相信,一向稳重的母亲大人也是带了些许的颤音。

  雨诺小小地吸了一口气,给自己壮胆的同时小心不让母亲更为恼火,然后看母亲的神色稍微恢复了一些:“我捡回来一个小孩子,一个婴儿。”

  其实母亲那样惊讶,第一遍毫无疑问是听清了的,但是在听清两遍得到确认之后还是忍不住感觉有点像早上做梦没有睡醒:“你,你有没有想过有什么后果,有没有想过能不能养活他,有没有想过这是什么有心人的故意所为……”问题如同连珠炮一样射出,让雨诺有点措手不及,毫无疑问,16岁的小姑娘并不会想那么多,甚至捡到婴儿已经有一会了,但是可以说雨诺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中的任何一个。

  “可是,可是他那么小,那么可怜,如果没见到也就罢了,但是既然见到了,那就自然,就自然,”说着说着好像把道理说通了,雨诺就差把手一拍了“对,既然看到了,那就自然没有道理不救!”

  母亲大人有点犹豫,一方面雨诺说的没错,出于教育原因也不能让雨诺见死不救,但是另一方面,尽管家里不算家大业大,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没有道理直接无条件的相信这就只是一次单纯的丢弃孩子,万一背后还有什么大的牵连,那就是后悔莫及……

  “妈……”雨诺看到母亲愣在那里,久久不愿说话,心里又是担心又是期望。

  “晚上等你爸回来再说。”母亲大人想了很久也觉得还是没法做主,于是把皮球踢给了老公。

  “也只能这样了……”

  带着一些不甘心,也带着一些小侥幸,雨诺回到房间里。至少没有直接把这个小宝宝丢出去!雨诺乐观地想,但是转眼又换了一副苦瓜脸,万一最后老爸决定把他送走呢?不过那样也还好,至少不会冻死在雪地里了。

  到了房间之后,当然第一眼会看到这个捡回来的小东西,雨诺缓缓走近小家伙,像是怕发出过大的声音吵到他一样:“你说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啊,我现在没人帮忙肯定是不敢掀开看了,如果你是女孩,你就跟着我混!我当大姐大,你就是二小姐!你要是男孩……算一算我们差了16岁,就算你再帅估计我也……啊啊啊,我在想些什么啊,羞死我了……”

  雨诺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红红的,似乎有些激动,又有些羞赧。没人能知道她的真实想法,只会感觉她笑得有点傻,或者也可以说笑得很纯真,很美好。

  看着秦妈给小家伙安排的婴儿床,雨诺突然想到,这不可能是临时买的,细细想来估计是自己当年用过的。“这下他应该算自己半个弟弟或者妹妹了吧!”雨诺又低低地笑了两声,看向小家伙的眼神更温柔了。

  “雨诺,该吃饭了。”雨诺知道这是秦妈来叫自己了。“秦妈秦妈!”雨诺赶紧把秦妈叫进屋,“快来快来,下午我想把这小家伙搬出来晒晒太阳,你教教我怎么弄吧!”

  秦妈也乐得有事可做:“好的好的,先吃饭,先吃饭,下午我陪你来。”

  “秦妈最好了!”

  吃过午饭,雨诺迫不及待地奔向自己的房间,看着秦妈一阵忙碌,然后把小东西包好,带出来。

  “雨诺,这是什么啊。”一边说着,秦妈一边把在襁褓里发现玉牌递给雨诺。

  雨诺很仔细地前前后后看了一遍这个玉牌:“按照我所学过的,这个玉牌晶莹剔透,本来是上品好玉,但不知为何,偏偏一丝魔力波动也没有。这玉牌上有一个陈字,应该可以确定是他的姓氏,哦,这样看来这说不定还真的是一个小贵族啊,至少祖上是贵族。这种类型的姓氏本来是东方的家族才会有的,可以说这样的姓氏都起源于东方。但是东方人的手由于他们的生活习惯并不会伸到北方,看来是被追杀或者东方人的没落分支。”

  经过一番分析,雨诺悬着的心渐渐放下,毫无魔法价值的玉牌,加上远离此处的东方姓氏,可以说,这个婴儿并不会给自己家造成任何威胁。

  “秦妈,这个小牌子就让他带着吧,好歹是人家的东西,咱们也不方便抢!”同时雨诺在心底默默补充一句:“反正也不是什么太值钱的东西,也不用纠结,还好还好……”

  阳光柔柔的,即使是下午,但是本来就是北方,再加上是冬季,可以说没有方式可以感受到热的感觉,此时晒太阳,可以说是一种绝妙的享受。

  似乎是能感受到这种舒服,雨诺怀里的小家伙突然甜甜地笑了。

  “哇,秦妈,你看,他笑了,他笑了诶!”雨诺激动地眼睛放光“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笑呢,真好看,嘻嘻……”

  秦妈看到雨诺这么开心,自己也跟着高兴,笑呵呵地道:“是啊是啊,你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对了,雨诺,你那么喜欢他,想过给他起什么名字吗?”

  雨诺又开始想小家伙留下来之后的事了,一时间又有点呆呆的,竟是没有听到。

  秦妈摇头笑笑。

  院子里渐渐安静下来,一会之后,只剩下一个少女手忙脚乱的收拾声,和一个小生命恬静的呼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