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修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天堂驻唱

重修人生 滴头zhu 2499 2016.12.29 22:29

  等待永远都是漫长的,期待总是彷徨的。

  一家团聚的时间很短,老爹吃完饭就得去加班,看着老爹老妈鬓角还没有泛白、皱纹也还没有那么多,我心里就暗暗发誓:这辈子,苦了自己也不能苦了老爹老妈。

  “子厚诶,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你可要加紧,那个什么家教的事就不要去做了。”老妈总喜欢带点语重心长的口气教训我。

  其实我很受用,上辈子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

  “妈,这个也要去辞个职嘛,今天去最后一天顺便辞职了。”我回了句。

  ”嗯,也好,你别教了别人忘了本,自己的高考最重要。“老爹也冒出一句

  我知道他们的文化水平都不高,祖父和外公家都是兄弟姊妹多,供不起读书,接受了启蒙教育就辍学养牛种田什么的。

  ”晓得啦。“我故带轻松。

  但老妈以为我不放心上:”你别跟别人叫你猴子猴子,你就给我成精了,给我安稳安稳的,不然。。。。。。。”

  好吧,又是长篇大论了,时隔五年又一次听到,不忍心打断老妈的兴致、破坏这温馨的场面,只好热心接受了。

  五月的太阳落的很慢,亮子鬼鬼祟祟伸半个头到门口的时候,堪堪落下了一半。

  “你这鬼子,来干嘛。”老妈贼眼尖。

  “婶,你就别笑我了,这是潮流。”亮子略带尴尬。

  “你还潮流,不见棺材不落泪,诶亮子他爹。”最后一句提了三分声。

  “别别,婶,我明天就换过来.“

  “你妈让你到她杂货店帮忙,你就天天混不到个正行,人不变,变成个鬼。。。。。。”好吧,老妈又开始长篇口水。

  “婶,是厚子让我骑车带他去市区的。”亮子半尴尬半无奈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委屈。

  “子厚啊,你是去做家教,不要弄个没正行。”

  “晓得啦,我先去了。”这是我唯一赚钱的法子,明天还得请韩尧吃饭,总不可能找父母要钱,我可一直没有这个习惯。

  坐着亮子的凤凰牌自行车,吹着微凉的暖风,思绪万千。

  唱歌永远是我唯一的娱乐方式,也曾想过去做个歌手啥的,上辈子蹉跎事太多抽烟抽的太凶,嗓子就一然而然的坏了,唱歌没有一副好嗓子是万万不行的。

  “钱哥,猴子来了。”天堂向每个人开放,但必须你得有钱买座。而我们属于半个工作人员,只拿钱不交钱。

  准备音乐设备的工作人员跟我们很熟,我笑着打了招呼就到里面休息室,亮子自来熟和他们打成一块。

  夜店酒吧不可能没有歌手掌麦,我们的工作就是他们累了帮忙唱几首,说到底就是替补人员。亮子看起来没有正行,但他是货真价实的鼓手,打起鼓来他就像上了战场的将军。

  上辈子从毕业就没去过夜店,一是为了忙着找稳定的工作,另一就是怕跟其他人一样:白天使劲压抑,晚上使劲释放,人不人鬼不鬼。

  天堂会议室

  “什么,罗仔犯了阑尾炎?这搞什么?不早说?我到哪找歌手去?”一个体胖身宽的中年人气急败坏。

  “田总,不是有几个候补嘛。”另一个也是带点微胖的中年人满头大汗道。

  “他们唱?你男子进水了?观众不买账你说怎么办,你负责?”

  微胖中年不敢说话了,谁也不敢付这个责。一个夜店的黄金时间就是晚上,流水账都是几十万的流谁敢负责。按长里说,如果客人对天堂不满意以后谁还来,金陵市区不是只有一家夜店酒吧,都是有竞争的,他可不敢把招牌放在手上。

  天堂酒吧后台休息室

  “猴子,你说今天我们能唱几首?”

  我突然觉得世界很黑暗,因为我忘了现在唱的歌都是2002年以前的歌,我的大脑哪记得住在我脑子里存的那么久远的歌。

  ”亮子,你说我们现在最红的歌是啥。“

  ”那当然是‘没有什么不可以’和‘无所谓’,当然还有。。。。。。不过这些罗哥他们都会唱,我们找点比较嗨场的歌就行“

  我突然想到一首非常符合2002年的歌,被别人污蔑成农民歌手的那首传唱度爆表的歌。虽然这是写得2002年,但是出来的时候是2004年。

  但现在有个难题,后台没有这个伴奏,现在弄肯定是来不及了。只好让乐器队上了。

  ”亮子,帮我个忙,我等下唱首歌,你们没有伴奏,我把曲写给你。”

  “别逗了,我们啥伴奏没有。“

  ”你给我赶紧的,陈叔的炒肉没吃够是吧.。“我随手抽了一本五线谱,玩音乐的不会看五线谱就不用出来混了。

  ”你什么时候会写五线谱?“他看我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我没有回答他,难道要说上辈子蹉跎的时候研究的?五线谱容易看但不容易写,更难说学了。

  我本来是不想出风头的,但是为了带女神有个好的开始,没有不能做的。

  2002年的第一场雪,

  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

  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

  2002年的第一场雪,

  是留在WLMQ难舍的情结。

  你象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

  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

  忘不了把你搂在怀里的感觉,

  比藏在心中那份火热更暖一些。

  忘记了窗外的北风凛冽,

  再一次把温柔和缠绵重叠。

  。。。。。。

  本来只想写五线谱给他们,但想想可能临场发挥不好,所以把歌词也写下来了。

  在我安静的写着歌词补着曲的时候,天堂高层已经是乱的鸡飞狗跳了。

  ”田总,我们可以只放劲爆音乐,客人也是来放松的。“微胖的中年人汗流不止

  ”你不是脑子进水了,你就是一个猪脑子。有多少人是奔着罗仔来的?放松?你以为是周末还是节假日?今天星期三,你个蠢猪。“身胖体宽的高层骂人已经忘记考虑自己的身材。

  ”这个事你给我处理好,处理不好你给我卷铺盖滚回家。“‘田总’已经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

  ”是,是。“微胖中年人流着大汗退出会议室。

  而这时,亮子在我面前像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看着我。

  ”我看你妹啊看。“我没好气道。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有料。”

  “以前你还觉得自己帅呢。”

  “这首歌能嗨场吗?”

  “不知道。“

  ”客人能买账吗?”

  “不知道。”

  “蔡哥。”

  “不知道。“

  我转头才反应过来,他在跟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打招呼。

  “今天有点急事,罗子有点事来不了,你们可得撑得主场。”

  我看着这个中年人,总感觉他有点怪,虽然是五月天,但已经傍晚了,没道理流这么一身汗。

  亮子心里也在打鼓:这老扒皮,什么时候跟我们这样客气过.。”

  “罗哥来不了!那怎么办,他是主场。”一个摆弄器具的工作人员道。

  “我就说实话,他今天阑尾炎犯了,所以你们就要弄好这个场子,稳住场子,我每个人多加两百块工资。“

  我看出来,他这是把皮球踢到我们身上。

  ”我们这是酒吧,不是演唱会,我们能捧一个罗仔也能捧一个星仔彪仔。。。。就这样说了,你们加油。“说完’蔡哥‘就转头像是逃一样跑走了。

  这句话把一群人都说飘上了天

  唉,他们不知道飞的越高,摔的越惨。

  我摇摇头,继续弄自己的五线谱,看来今晚是注定是我崛起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