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孽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轻伤不下火线

孽武 修弦.QD 2550 2018.06.14 00:07

  中!

  一切当然没有结束,只见金木在刀光没入胸口之时,直接一个甩手前冲的身体竟然以右手为中心旋身一荡,在间不容发之际,竟然侧身避开了刀光刺胸,只是胸膛被刀光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深可见骨,而在身体旋转之中,他手中甩棍被他当成暗器一样甩了出去,此招名为甩手刀。

  金木竟然在这么短短一瞬的功夫改刺为甩,旋身甩刀,过程流畅得出人预料,同时甩棍化着飞虹,在魏帅飘然而退之时,直接击在了他的右肩上,咔嚓嚓,竟然将魏帅的右肩给直接打废了。

  魏帅不是没有出手抵挡,只是金木这手甩手刀无论是运劲还是出手的手法都与他之前的出手完全不同,而且这一手甩手刀远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魏帅手中握着的刀竟然挡不住这一击。

  这是金木隐藏的一个绝技,说起这个绝技就不得不说起他一个小队的九位战友,这手甩手刀就是他们十人合力研究出来的,无论是运劲技巧还是出手的火候分寸,均是十人在长期的战斗和对战中琢磨出来的,而这甩手刀的根基乃是小队中排行老三的侯振候三哥家传的一门残缺刀谱,这门秘技可以说是穷尽了他们小队多年的战斗经验和上古刀经的精华而成的,所以看似简单却威力极大,几乎百发百中。

  金木所在的小队十人按照年龄进行了排序,十个人在一起同生共死了四年,当然其他人时间更久,十个人可以说是生死兄弟不为过,金木年纪最小,被九个哥哥当成弟弟一般照顾,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金木对于九人的死心中一直无法接受。

  老三侯振手中有一本残缺的刀谱,据说是他太太爷爷从某古遗迹中寻得的,他太太爷爷就是凭借这本残缺的刀谱和一把柴刀在那黑暗的时代守护住了一家子,然后才有了侯振的太爷爷和爷爷的出生,他太太爷爷对着刀谱琢磨了半辈子,在战斗中琢磨出来了十招刀法,不过刀法虽然精妙,却没有心法匹配,所以侯家最后还是只能混迹市井,甚至这门刀谱根本不敢让外人知道,到了后来侯振从军,侯家爷爷才这本珍藏的刀谱传给了他,希望他能够在军中借助军中古武术心法补全这门残刀刀术。

  可惜军体古武术的心法似乎和侯家这门刀法不匹配,侯振最终也没能将这门刀术补全,不过在一个小队中常年生死与共,大家相互交流,小队十人倒是人人都练了侯家十刀,不过大家的武道天赋都不是那种绝顶之姿,所以到最后也没有人能够补全这门刀法,直到金木进入这个小队,然后在练习侯家十刀之后,竟然从中琢磨出来了一些门道,硬是将侯家十刀最后一刀甩手的运劲技巧和手法给破解了一些,这一刀一直被十人珍藏作为保命的一手绝技。

  甩手刀的关键之处在于一个藏字,藏而不露,当年金木研究这一手刀法之时,也是琢磨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在一次战斗的危机时刻,突然脱手施展出来这一手刀法,那一次几乎是出自本能的绝地一击,却给了他灵感,绝境反击,全力爆发,这是这一手刀法的刀意所在,但是这还不够,刀出必须出其不意,否则很容易被人看破,那一次金木使出这一刀杀的是一头凶兽,后面回来之后和九个兄弟喂招研究,发现人不是兽,往往能够先发制人,在你动作之时便容易被人看破,然后抢先防范。

  所以金木后来在劲道的运用上再次进行改造,必须保证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快速发出这一刀,所以金木将劲道匿藏在手中而不是刀中,在发刀之时才将劲力全面爆发,这样既保证了劲力的突发性,同时也让对手被自己的招式所迷惑。

  正是因为劲道匿藏在手中,所以金木才能够借助手臂的力道甩动自己的身体,间不容发之间闪避开魏帅的必杀一刀。当然这其中有不少侥幸的成分,毕竟魏帅发出的这一刀可是爆发出来了五成的劲力。

  藏力只是第一步,第二步金木再次根据残缺刀谱上的一句残缺的口诀进行了劲力的分解,刀柄、刀锷、刀身和刀尖分着四部分,不过刀锷这一块金木目前还无法令其发挥作用,只能够在刀柄、刀身和刀尖上分别灌注三种不同力道,来保证这一刀的必杀性,正是因为这三股力道的互相作用,所以外人即便仓促出手挡刀也无法挡得下来,就如魏帅一样,最终还是被金木这一手甩手刀重创。

  金木在武道上颇有几分天赋,不过他为人木讷,大多数情况下是拒绝与外界交流,所以即便在军中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武道天赋,知道他情况的只有小队中的九人,有几次九人想要将金木武道天赋的情况上报,但是都被金木给拒绝了,而金木的情况九人也知道,所以这事最后被一而再地拖延了下来,直到整个小队全军覆没。

  当然,金木在武道上虽然有几分天赋,但是如果没有九个哥哥手把手喂招和讲解,他也不可能在四年时间中进步这么大,所以他那颗向来自闭的内心是打心眼里感激九位哥哥的无私教导的,四年时间十个人共同努力共同进步,这才有了这甩手刀的出现。

  施展出来这一手甩手刀,金木罕见的眼眸之中露出一丝追忆和哀伤,此招一出就让他想起了自己在军中四年的点点滴滴。

  初入伍时的格格不入,到后来心防的渐渐打开,再到后来的生死与共,最后一战的惨烈和呐喊声似乎犹在耳边。

  不过金木的追忆并没有持续太久,几乎是一瞬而没,经过半年多快一年时间的调整,金木已经渐渐习惯了没有九人在身边的平静,此时正是对敌之际,金木最起码的战斗素养还是在的,所以他并没有过多分心,一击得手,他身子紧随着其后便冲了过去,一把扼住了魏帅的咽喉将他擒拿在手中。

  双肩具被重伤,魏帅再也没有了反抗之力,不过这一战金木同样重伤不浅,几乎是出尽了全力才拿下了魏帅。

  魏帅被金木抓住脖子,双手下垂毫无力道,但是他的神情却十分的平静,没有寻常犯人被抓时的歇斯底里,也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就那样平静地和金木对视。

  不过魏帅的平静并没有给金木带来任何的影响,似乎无论魏帅做出什么反应在金木看来都没有任何值得大惊小怪的。

  这也很正常,金木眼中魏帅只是一个罪犯而已,虽然这个罪犯有那么一点点特别,但是金木也同样给了他公平一战的机会,魏帅战败了自然就应该去接受他应有的惩罚。

  擒下魏帅之后,金木再次出手将那几个乘机想要逃跑的打手们给一一废了,然后再次拿出呼叫器给局里去了消息,便直接转身离开。

  金木的伤势已经相当严重,但是他只是简单地裹了裹伤口,甚至连肚腹上的三柄飞刀都没有取出,便要再次上路继续自己这一次的清剿行动。

  躺在地上的魏帅看着金木挺拔的背影,眼看着他就要走出酒吧大门时,突然开口道:“喂,你是不是想要去找刁爷?以你现在的伤势就这样过去,简直就是在找死!”

  金木在听到魏帅的叫声之后略略停顿了一下脚步,然后又继续稳步前行,同时嘴里蹦出一句话来,语调显得极其平淡:“轻伤不下火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