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修仙从画中剑开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如渊如岳

修仙从画中剑开始 十天水 1 23 20222021.09.08 18:00

  鬼怪误伤米绅,燕山月以剑气斩杀鬼怪的时候,玄玄子就在旁边,把整个过程看在眼里。

  他并没有出手,是因为米绅不值得救,燕山月不需要救。

  更重要的是,玄玄子不知道,这是不是神君引出对手的陷阱。

  没错,玄玄子本来就是为了神君,才来了苏州。

  神君渡劫一事,凡是修为到了一定程度的,几乎人尽皆知。

  除了修炼血煞,不懂命数的剑客,神佛仙道都早已知晓。

  但其他仙门正道认为天命如此,该有劫难,不能出手阻止,干涉天道自然运行。

  只有玄玄子对这些说法嗤之以鼻,决心插手此事,阻止神君。

  只是在苏州浪费了不少时间,玄玄子始终没能查出神君隐藏的地方。

  神君太谨慎,太聪明了。

  他每次出手都是派出鬼怪,可那些鬼怪,是被曹福带来的法器驱使。

  玄玄子早就去过丁游的府邸,结果也是失望而归。

  人说真龙能屈能伸,变化多端,可以藏在芥子之中。

  至少从隐藏自己这一点来看,神君已经有真龙的水准了。

  玄玄子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燕山月却出现了。

  两次被神君手下的鬼怪追杀,和锦衣卫打得火热,沧浪园中来去自如。

  到了现在,玄玄子看得出来,燕山月肯定已经查出了什么。

  这次他表露身份,就是想问燕山月,到底查到了什么线索。

  燕山月听到玄玄子这么说,忍不住得意一笑。

  他看看左右,小声开口。

  “神君在杭州。”

  这话一出口,燕山月就感觉世界凝固了。

  恐怖的重压从天而降,笼罩着燕山月在内的整个世界,只有玄玄子依然挺立。

  不,其实这重压的本体,就是玄玄子。

  他如同泰山一般耸立在燕山月身边,居高临下,露出一个嗜血的微笑。

  燕山月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

  在他的感知中,那恐怖的压力完全来自灵气。

  可这灵气如此庞大,简直像是一座山峦,燕山月根本无法想象,多么强大的存在,才能有这种程度的灵气。

  当然,灵气的来源是玄玄子,这一点很清楚。

  可玄玄子又不是真仙天神,为什么会这么强?

  燕山月不堪重负,根本无法思考。

  好在很快,沉重的压力瞬间消散了。

  玄玄子长出了口气,对着身边喘着粗气,双手撑着柳树树干才没有倒下的燕山月笑笑。

  “抱歉。”

  燕山月头也不抬,他甚至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片刻之后,燕山月终于恢复过来。

  他看着玄玄子,感觉自己面前的就是个怪物。

  玄玄子无奈地苦笑,又道歉一次。

  刚才他确实太激动了。

  一听到追寻多日无果的神君所在,玄玄子的第一反应就是直接去杭州决战。

  只要斩杀了神君,那所谓天劫洪水自然就不存在了。

  所以玄玄子忍不住放出身上灵气,仅仅是这一丝散发出来的灵气,就几乎将燕山月压垮。

  但马上,玄玄子就反应过来,他不能这么做。

  否则两个绝世强者出手,就算危害比大洪水小,整个杭州城也要死伤无数。

  所以玄玄子才无奈地收起了灵气。

  也幸好没过多久,否则燕山月恐怕真的要被压垮了。

  玄玄子无奈地看看左右,刚才这一下,天香楼中的锦衣卫肯定被惊动了,此处不宜久留,只好换个地方。

  他也不多说废话,伸手抓住燕山月的肩膀,左手举在胸前捏着剑诀,口中说了声:“疾!”

  然后燕山月就看到,夜色中的苏州城开始自己动了起来。

  他非常确信,无论是自己还是玄玄子都没有移动,因为两人脚下根本没有动。

  可是苏州城是不可能自己动起来的。

  片刻之后,极速移动的四周景物停了下来。

  燕山月看看四周,就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道观前面。

  这道观不大,却修得十分讲究,正门高耸,琉璃瓦,彩画梁,鲜艳夺目。

  正中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青岩观。

  燕山月一看到这三个字,就愣了一下。

  他知道这里,画工和燕岩还有刘木头做工的道观,就是这青岩观。

  可是青岩观是在城北,天香楼却是在城西,中间的距离是半个苏州城。

  就算燕山月跟着李赤霞在屋顶上狂奔,也要好久才能走这么远。

  从玄玄子把手放在燕山月肩膀上,到现在几乎只是眨眼之间,这么遥远的距离居然已经被跨过。

  燕山月忍不住问玄玄子,他是怎么做到的。

  玄玄子淡淡一笑。

  这是最基础的仙道法术,名为乘龙地游。

  仙道修炼的基础就是灵气,天地之间,天然有灵气聚集,形成灵脉。

  所谓的乘龙地游,乘的就是灵脉这条龙,借着灵脉流动的力量,在地上行动,不费一丝力气,就能一日千里。

  玄玄子解释完了,带着燕山月走进道观。

  他告诉燕山月,道观修好之前,这片地方就被神明预定,大多数有修为的存在,无论人身妖鬼,都不敢窥探。

  但修好开门,正式请神之前,神明自己也不会降临。

  这中间的时间里,这个道观就是无人可见的黑暗地带。

  正适合玄玄子和燕山月说些隐秘的东西。

  燕山月也算是长了见识,但是他马上就觉得不对。

  要是神明自己不降临,那画工是怎么在这里得到法宝木头莲蓬的。

  玄玄子并不在意,笑着告诉燕山月,那法宝肯定是假的。

  这道观供奉的还是吕祖,吕洞宾最喜欢在人间游历,真要送法宝给虔心之人,也只会变化成凡人在路边出现,绝对不会选神像开口这样装神弄鬼的方式。

  燕山月一时茫然,无言以对。

  虽然他平时也不靠这护身法宝保护自己,可如果玄玄子说的是真的,那什么人会有这个心思,有这个能力,做这么一件麻烦的事情?

  只为了骗吴门画工一次?

  燕山月找不到答案。

  现在他也顾不上这个,玄玄子带燕山月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什么木头莲蓬。

  有一个问题,玄玄子实在太想知道了。

  “神君在杭州,你是怎么知道的?”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