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猫九有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挨打

猫九有粮 猫九有粮 2033 2019.07.11 08:09

  灰蒙蒙的天空下着连阴雨,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紧张的气息。

  常言道:福不双至祸不单行,而对于兰子来说委实如此,理事之人都知道兰子是怎样嫁得进来,那外人可不知晓,没有两天时间,梅河沟都传遍了,胡家娶的媳妇一进门就克死了公公。任凭张老树在外怎样解释,但人云亦云的人总归是大多数。

  兰子自从进了胡家的门像一个空气一样无人问津,进进出出的人都忙着给胡老爷办丧事,兰子想着帮忙却被每个人婉言拒绝!她便无所适从,一会儿站到东屋门口,一会儿站到南房屋下。别人冷漠也就算了,索性就你不睬我,我也不搭理,可是出来进去的人对她洒着异样的目光,兰子一靠近他们,他们就带着诡异的微笑逃走了,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尤其是胡来莹,对她又是瞪眼又是摔东西的,这一切压的兰子喘不过气来。

  胡老爷子入土的那天傍晚,天色灰暗,夜无繁星,正是好的时节却刮起了吞没天地的大风。帮着下葬的农民,陆陆续续从坟头上扛着铁锹,回到胡家吃荞面饸饹。却找不见来宽谢礼。村民们找遍了大街小巷都未见他身影,只好作罢。那一晚只有兰子一直寻他到深夜,却发现来宽偷偷地躲在坟头暗自伤心。兰子虽然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但来宽哭的确实让人心疼。她走向前预扶来宽回家却被热脸贴了冷屁股。

  “这风太大了,咱们回去吧?”兰子上前搀扶来宽,“再把身体弄病了不好!”

  “你走开!你以为你算哪根葱?不要来管我,以后离我远一点!”

  被来宽这一骂吓的兰子一怔,便不敢再发声了,只好远远地站在旁边。俗话说的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兰子虽小但也是穷人的孩子早懂事,她晓得这个理。便独自一人在不远处一直守着来宽,到他哭累了,后半夜才回了家,兰子跟在他身后一声不响。

  自从那以后,来宽每天都会回来很晚,一到家便回西房睡了,兰子一个人在南房战战兢兢惝恍迷离。胡来莹做好饭从未喊过兰子,只是饿的实在受不住了,兰子便去灶房寻些吃的,又回到南房。每次兰子都找不到吃的,只能把剩菜剩饭倒在一起扒拉几口。粮食应该被胡来莹锁了起来。这些事来宽一点也不知道。

  直到有一天傍晚。胡来莹和他倒插门丈夫娄义早早回了东房炒了猪肉,呛了土豆丝,拌了个黄瓜,把房梁的腊肉取下炒了蒜苗腊肉,到农村合作社拿了一瓶秦洋特曲白酒,两个人便小酌了起来。

  “听说这政府又要分自留地哩?,”娄义喝了杯酒。“你知道不?这次分地应该不会再被收回去了!所以这些地就归咱们种了,你可晓得哩?”

  “俺怎么知道。”胡来莹把拌好的黄瓜分到碟子里端到火炕的小桌上,把煤油灯挑了挑压了压屋里比先前更暗了。

  “我说你这个死女人,把灯弄那么暗是想死哩?”娄义把筷子往小桌上一摔,“烧点煤油把你心疼的要死!西房里不是还有不少么,你整天扣里吧搜地,老子看着你就浑身不得劲!”

  胡来莹赶紧拨了拨灯芯,房间比先前明亮了许多。

  “这逼女人就是欠收拾,闷棍一样一天到晚!还有你那个兄弟,都老大不小了,整天还上个什么学?”娄义把小泥杯里的特曲一口灌下,拉着河南腔“俺可听说哩,这次分自留地分的不多,都是些好地哩,离咋家近而且都是些很肥沃的边角土地。话说回来这边角自留地咋们种些东西都不够吃,你还有个老弟,现在又添了张嘴!这咋弄?”

  胡来莹看了看娄义没有作声。

  “以俺看不如让他也争工分,别让他上学了,就这报名费也得个几块吧。有这些钱不如咋自家添点钱换口猪养养来年杀了还能多吃几口。”

  胡来莹蹲在灶头把火压了压没有作声。

  “就这样定了,等自留地分下来,学也别让他继续上了,媳妇已经给他娶好了!”

  胡来莹依然没有作声。

  “瞧你那棒槌样,俺就来火!”娄义将筷子扔向胡来莹,来莹一缩头,“你这个闷葫芦还敢躲,看俺今天不扒了你的皮。”

  娄义跳下火炕就拳打脚踢,这时兰子饿的心发慌刚好鼓足勇气来要吃的,见此场景便上前阻拦,谁知这个游手好闲的倒插门女婿就狠狠给了兰子几脚,兰子捂住肚子痛倒在地。

  “俺家的事你也敢管?那个胡老不死的活着的时候都不敢说个轻重,你却在这里自不量力!”说罢又上去补了几脚。

  从外面回来的来宽听到动静,就赶了过来看此情景急忙扶起兰子,撸起袖子上去就和娄义撕打在一起,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打得过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不出所料也被一起收拾了一顿。在一旁的胡来莹至始至终都没有开口也没有阻拦。

  “姓娄的你好样的,吃俺们家的穿俺们家的,你今天还敢动俺们家的人,你给我等着。”来宽拉着来莹进了西房。

  “等着就等着,看你个小毛孩子能把俺咋样?”娄义捋了捋袖子,继续上火炕吃起了小菜,且回过头对来莹吼道:“看什么看,倒酒!”

  “你没事吧?你怎么会去他们屋里”来宽扶兰子坐到火炕上问道。

  “俺饿,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我姐,没有给你留饭?”

  “没有。”

  “真是一帮毒虫!你等着。”来宽说罢进了里屋不一会出来手里捧着几个白面馍馍,“你先吃着我去给你烧点水拿点咸菜凑合一顿。”

  这是兰子嫁到胡家几十天第一次吃的那么好,而且打出了饱嗝。

  吃罢后来宽铺好被褥扶兰子躺好说道:“你早些睡,不要害怕,等俺明天去找大伯来收拾那个姓娄的……”

  兰子捂着肚子身体蜷缩在一起沉沉地睡去,梦里她见到了娘,四妹,六妹还有刘咀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