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心如死灰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22 2020.04.07 22:31

  “可命运待我不薄,前段时间我找到了老江头留下的线索。”

  江小禾的脸上多了丝丝缕缕的喜意,这种情绪是发自内心的。

  “老江头的线索?”

  花月影面露诧异,她有些不明白小禾怎么突然把话题扯到老江头身上了,可她冰雪聪明,却是没有开口,等着他往下说。

  “对,倚红楼的绿柒,她手中有一方手帕,上面有老江头留下的线索。”

  “所以,你才会花那么多金币,把她从倚红楼赎出来?”

  花月影的脸上也多了丝丝缕缕的笑意,那时候,她没有勇气来找小禾,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伤心了很长时间。

  ……

  悦福酒楼

  “方剑,你回来了?”

  方圆看着眼前的身影,微微有些惊讶,他本以为还要一段时间的,没想到这么快。

  “大人,事情都已经办妥了,刚巧有那边的人在庆云州办差,就借了他们的密信渠道。”

  方剑简单说了一句,紧接着面色慎重,把自己在金鸡岭看到的一切告诉方圆。

  方圆听罢,眉头一皱:“你可看清楚了?”

  “非常清楚,属下当时就在他们不远处。”

  方剑说的斩钉截铁。

  “此事先不要声张,静观其变。”

  ……

  三日之后,许永锋的伤势也好了不少,他第一时间带着绿柒来到江小禾所在的小院道谢。

  绿柒告诉他,当日喂他的那颗救命的丹药,正是出自江小禾之后。

  随后四人商量着叫上方圆、林雨姐弟一起,毕竟他们都曾去了金鸡岭。

  江小禾丢下五十个银币,胖掌柜顿时高兴的眉开眼笑,吩咐小二把酒楼的珍藏美酒送上去。

  原来,当日许永锋给牛二龙等人传过消息之后,方圆也在巡夜司,因此跟着一起出发,结果路上遇到了林雨姐弟,方圆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因此在听到林雨姐弟自愿跟随的时候就没有反对。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知道江小禾四人金鸡岭遇险这件事情,方圆没有问,他们也没有说。

  刚开始的时候,几人都有些拘谨,但随着几杯酒下肚,众人的话渐渐多了起来,尤其是林峰,傻大憨似的性子惹得众人哄笑不已。

  一顿吃喝下来,几人的关系被拉近了许多,各自散去的时候,太阳都开始西垂。

  与此同时,一座僻静的院子里,昏暗的屋子阴沉沉的,躺在床上的黑鹰终于睁开了眼睛。

  阿九和阿冷高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大人,你感觉怎么样?”

  阿九见他想起来,赶紧去扶,阿冷则转身倒了一杯热水递过来。

  “死不了。”

  黑鹰淡淡的说了一句:“看来,我们要蛰伏一段时间了,方圆的这一剑虽没要了我的命,但是体内的旧伤却是再也压制不住了。”

  “阿冷,你与江小禾交手那么长时间,说说他是怎么回事。”

  “大人恕罪,是属下没用。”

  阿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请罪,额头的冷汗顺着双鬓往下滴。

  “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只是让你客观的说一说他的情况。”

  黑鹰确实没有怪罪阿冷的意思,一来自己此时的情况不允许,二来他确实感觉到江小禾有些不同寻常。

  “他……修为修为很低,最高也就是武徒三级,但是战斗力却非常强悍,招式非常诡异,而且身法也很奇怪,属下的剑明明刺中他,但却感觉像是刺在什么滑溜溜的东西上,一下子就滑下去了。”

  这些问题,阿冷早在心中想过很多次,此时黑鹰问起来,不假思索的就答了出来。

  ……

  “沐云烟,你教的好徒儿,竟然联合江小禾算计我们,若非有福伯相护,本公子怕是也被带到巡夜司了。”

  沐锦翎回到利宇县观海小苑,一脚踢开沐云烟的院子,气急败坏的呵斥:

  “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若想要堂堂正正的回到庆云州,回到沐家,除了我,没有人能帮你。”

  沐云烟心里五味杂陈,回到沐家是母亲的遗愿,可月影是自己的徒儿,自己明知道沐锦翎并非良人,如何能为了自己的私欲把月影推到火坑里去?

  母亲一生凄苦,自己半生飘零,都是因为沐家,难道还要让徒儿再重蹈覆辙不成?

  沐锦翎一见她沉默不语,心头更加恼怒:

  “沐云烟,本公子在同你讲话,你装什么哑巴?”

  沐云烟心头暗暗叹了一口气,或许月影说的是对的,母亲只是想让自己有个依靠而已。

  可在这偌大的乾元帝国,除了沐家,她没有别的选择。

  “锦翎,无论如何,我都是你的姑姑,是你的长辈,你就是用这种态度跟我讲话?”

  沐云烟在心中挣扎,那些长久以来在脑海中根深蒂固的想法开始动摇。

  但是,这一切,沐锦翎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

  “姑姑?你可真好意思,你算哪门子的姑姑?这么多年,我沐家能让你冠以沐姓,在这穷乡僻壤狐假虎威已是天大的恩德,你竟还舔着脸说是本公子的姑姑?”

  沐云烟闻言,一时间面色苍白,心如死灰:

  原来,在沐家人眼里,能让自己姓沐,就已经是天大的恩德。

  呵,那自己这么些年为了沐家四处奔波,凡事亲力亲为,尽心尽力,为了什么?

  为了给沐家查探林家在利宇县的布局,她一走就是一个月,五六岁的月影差点被饿死。

  为了沐家的水运生意,她不惜以身犯险,孤身出海,为他们探得一条隐蔽又安全的水路。

  这些年来,沐家因为这条水路赚得盆满钵满。

  还有那一年,沐锦翎被人追杀,是自己拼着性命引开了敌人,才让他得以逃脱。

  还有……还有……还有许多许多……

  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沐云烟突然觉得自己真傻,她就是全天下最傻的女人,还一心想着让自己的月影给沐锦翎做妾。

  这天下,怎么会有她这么傻的女人呢?

  “沐四公子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沐云烟冷冷丢下一句话,起身离去。

  “沐云烟,本公子告诉你,你若敢一走了之,这辈子都别想踏入庆云州一步,至于认祖归宗,更是痴人说梦。”

  沐锦翎暴怒,一双眼珠子瞪的都快要从眼眶中掉出来,但沐云烟依旧不为所动,消失在他眼前。

  甚至,连丝毫的犹豫都不曾有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