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面见海三爷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87 2020.03.20 16:13

  海三爷大吃一惊,他原本是想通过江小禾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要是能搭上庇护他的那个贵人就再好不过,没成想这贵人也是个活阎王。

  “不瞒三爷,今日我来此寻您,就是想劳烦三爷您帮忙找一位医师,看看能不能解了我体内的毒。”

  江小禾脑子一转,来的时候他还没想好用什么借口来见海三爷,如今总算是有了:

  一来可以让海三爷确定自己确实中毒了,相信自己现在的处境。二来用这个作为自己今日的来意,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海三爷虽然是一副大吃一惊的表情,但毕竟是海运帮在江橙县堂口一切生意的负责人,胸中自有几分城府。

  如今,听闻江小禾主动要求自己找药师,当即应承下来:

  “实不相瞒,坨掌柜对于医药之时略懂一二,要不让他先给你看看?”

  江小禾自然是满心欢喜的答应,最后他出来的时候海三爷表示关于灰衣人的事情有什么用得着他的地方尽管说话。

  江小禾也不着痕迹的提点了一句,表示自己并没有把他杀了灰衣人这件事情泄露出去,也请他管好自己身边的嘴巴。

  海三爷心头一松,顿时知道了自己还能活到现在的原因:原来对方并不确定这件事情是否与自己有关。

  感恩戴德的同时,心头对于江小禾如此“上道”自然非常开心。

  “坨掌柜,江小禾所中何毒,真的解不了吗?”

  江小禾离去之后,海三爷一收刚才那副“感恩戴德”的模样,沉声询问。

  “解不了,怕是去了庆云州也鲜少有人能解得了,他的经脉已经受到损伤,日后就算得了解药,修为也废了。”

  坨掌柜对于医药一道涉猎不深,但是对于毒之一道却是颇有几分研究,因此海三爷才会让他查看江小禾所中之毒。

  “可怜呐,聪明一世的江双桥,恐怕还不知道这个结果吧,对方打定主意不想让他活,可他知道那灰衣人是我杀的,这是个大麻烦。”

  海三爷轻轻说了一句,眉宇间闪过一丝杀意。

  “三爷不可。”

  坨掌柜跟随海三爷多年,自然清楚他的心思,当即出言阻止。

  “嗯?”

  “三爷,江小禾既然中了毒,就说明他背后的人不想让他死的太早,若我们动手杀了他,对方的视线定然会转到我们身上来。”

  坨掌柜边说着边给海三爷续上一杯茶水:

  “至于江小禾,他不傻,之所以到现在没有说出三爷,那是因为他已经在江橙县扎根,还想着此事了结之后继续在此谋生,自然不能得罪我海运帮。”

  “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只是向锐他们昨晚就去找了江小禾,但时至如今也没有一点儿消息……”

  海三爷对于江小禾扔有几分怀疑,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似乎有那个环节不对劲。

  “诶……”

  坨掌柜长叹一口气:“他们折在巡夜司手里了。”

  “什么?”

  海三爷,面色一变,向锐五人可是他手底一股不俗的战力,经手的事情不计其数,每一次都办的妥妥帖帖的,怎么可能折在巡夜司手中呢?

  “向锐从巡夜司手中钻了许多次空子,巡夜司的人早就盯上他了,再加上出发的时候吃了几杯酒,连江小禾的门都没摸到,就被巡夜司拿下了。”

  坨掌柜的心情也很沉重,向锐虽与自己一向不对盘,但失了这么一股战力,江橙县的办事处处境会变得艰难一些。

  “可知他们此行是受了谁的命令?”

  这一点才是海三爷心里最不舒服的地方:从明面上说,向锐也是自己的人,可他去找江小禾的消息自己竟后半夜才得到消息。

  更令人气愤的是,向锐五人折在巡夜司手里,自己想找他们身后之人要个说法,可连该找谁都不知道。

  回到家中,江小禾难得的松了一口气,黑鹰受伤,海三爷也暂时信任了自己,他感觉悬在自己头顶的那把剑稍微往高举了一点儿。

  一夜修炼之后,又同宫姨聊了一会儿,关于那些压制体内修为、经脉受损的小技巧也都是宫姨教他的,江小禾深刻的感觉到什么叫: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而且,最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江小禾总感觉宫姨身上有一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但却让他非常留恋。

  她同自己说话时的那种语气,看向自己时的那种眼神,都让他感觉到亲情的味道。

  江小禾对于自己的父母没有一点儿印象,也不知道父母给孩子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他总想着,若是自己的母亲能同宫姨一般温柔就好了。

  不过,或许是私心的原因,江小禾刻意忽略了宫姨说起她给江小禾锻造的那把被江小禾命名为“烧火棍”的大刀时,眼眸中一闪而逝的……狂暴。

  清早,同绿柒来到悦福客栈,两人慢条斯理的吃完自己的“老三样”之后,开始安静的观察着酒楼进进出出的客人,听着他们吹天捧地。

  突然,三个身穿墨蓝色官服的捕快出现在酒楼门口,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为首的简天磊直接来到江小禾身边坐下,身后跟着的是那个踹过江小禾一脚的马脸协捕和另一个生面孔的大高个。

  江小禾心头“咯噔”一跳,江橙县以及周边有头有脸,有几分本事的人他都知晓,但这高大个……他还是第一次见。

  而且,这个人不简单。

  乍一看,就同旁边的马脸协捕一样,眼神凶戾,脚步虚浮,双眼无神,一看就知是个色厉荏苒的凡俗。

  但,再一看,却是感觉一股若隐若现的凶煞之气自此人身上泄露出来,这样的凶煞之气唯有常年在刀口舔血之人才能散发出来。

  江小禾不动神色的打量了对方一眼,笑着招呼三人坐下,这才朝简天磊抱拳笑道:

  “简大人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今日前来有何见教?”

  对于江橙县的三个捕快,江小禾都了解一二,心知这简天磊是直来直往的性子,凡事喜欢开门见山,最是厌烦婆婆妈妈。

  “好说。”

  简天磊果然露出一个笑容,给了江小禾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继续说道:

  “昨天夜里,宋尾村发生了命案,死了十个人,三个孩子,两个十五六岁的姑娘,五个青壮男子,你消息一向灵通,若是发现什么端倪,还请告知一声。”

  江小禾面色一变,死了十个人,这可是数十年不见的大案,怪不得简天磊亲自出面找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