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神秘的中年人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078 2020.03.14 15:52

  江小禾从地上起来,见房间的门窗都被自己撞坏了,不由得在心底将黑鹰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

  灰衣人,玉简?

  天下的玉简都长得一个样子,万一那灰衣人身上带着很多玉简,自己怎么知道哪一块才是黑鹰需要的。

  绯腹几句之后,他坐在床上开始思考灰衣人的事情。

  自己给灰衣人收尸的时候,除了一身不蔽体的灰衣,再无他物,若说身上真的有其他东西,此时怕已经落入海运帮手中。

  看来,自己要去找一趟海三爷才好。

  心中这般思忖着,又过了半个时辰,确定没有人再来,在屋中留了一缕神识之后,他才进入帝威塔修炼。

  龙吸与凤淬都已经入门了,今天晚上他准备修炼那部名为“神行通”的功法,这套关于身法的功法,可是逃命必备。

  争取下次遇到黑鹰三人,就算打不过,总能跑的过。

  宫姨依旧是闭门谢客,江小禾也已经习惯了,径自进入重力室开始修炼。

  扑面而来的压力似乎要将他浑身的每一寸血肉都挤碎,但江小禾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

  按照神行通的记载,在重力空间修炼起来可以事半功倍。

  “引导气海元力流转过双腿筋脉,凝于双足……”

  江小禾按照凝神静气,按照功法开始修炼。

  不过,气海的元力刚刚流转过双腿,他浑身猛的一颤,一股噬心裂骨的剧痛突然自胸腔涌便全身。

  短短刹那,江小禾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他感觉自己的胸腔似乎被灌入了滚烫的岩浆,五脏六腑似乎有万千虫蚁在叮咬,简直生不如死。

  七花七尸丹发作了。

  这时,令他更加绝望的是:他留在小院的神识感知到,有人已经进入了小巷,直奔自己的院子。

  江小禾咬着牙出了重力室,神识一动,直接跌在木床之上。他浑身剧烈颤抖着,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但依旧强撑着起身朝门口走去。

  有人来了。

  深更半夜的又有人来了。

  “我没有恶意。”

  短短一两个呼吸的时间,来人已进入巷子,越过院墙,出现在小院中。

  但是,他没有进来,只是站在院子里表达出自己的善意。

  “你想干什么?”

  江小禾将自己浑身的力量压在门板上,喘着粗气一字一句的询问。

  “我这里有一颗解药,可以暂缓你的痛苦。”

  这人说话的同时,已经出现在江小禾面前,右臂一晃,丹药就被送入江小禾口中。

  江小禾抬头看了他一眼,四五十岁左右,一张脸毫无特色,属于那种一混入人群就再也找不出来的类型。

  “你欠我一次。”

  中年人看了一眼江小禾,一步迈出,消失在他眼前。

  江小禾再也支撑不住,直接跌坐在地上,但浑身那撕心裂肺的痛楚却是在一点点减轻。

  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体内的毒是被压制住了,虽然只是暂时的。

  月光偷偷的溜进屋子,屋内的一切似乎都在发光,江小禾决定去看看灰衣人。

  他的生活在不到五天的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都是因为这个灰衣人,若说心里没有怨气那是不可能的。

  神识一点点朝巷子外探去,巡夜司的人刚刚离开,又过了一刻钟,估摸着他们走远了,江小禾才出了小院,朝着小院北面的方向跑去。

  没一会儿就出现在江苑门外,他打量了一眼高塔,顺着十丈高的院墙找到了那颗老树,树下就是灰衣人的埋骨之地。

  江小禾索性靠着那老树干坐了下来,心中的千言万语争先恐后的往出涌,但话到嘴边,反倒是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

  “灰衣前辈,姑且就这么称呼你吧,你……”

  来来回回的组织了很多次语言,他最终还是说出了口,然而刚刚一句话出口,就怔在原地:

  这地儿不对。

  现在已是冬天,四周都是一层又一层枯黄的树叶,但自己眼前的这一片地,树叶却少的可怜,按理说自己埋了灰衣人也有三四天了,不应该只有这么一点儿落叶。

  最重要的是,他填土的时候踩的很结实。可现在,这一片的泥土很松软,像是刚刚被翻过的。

  江小禾懵了,

  彻底的懵了。

  呆愣了一个呼吸,他突然弯腰,双手开始挖土。松软的土地很快被挖出一个坑,然而地下除了湿寒的泥土,就只有一块布条。

  江小禾拿起布条,是当日自己带来的那套衣服。布条里裹着一张纸条:

  若你能活着,我就不与你计较了。

  刚刚看完,纸条便“噗”的一声燃起了一个火苗,火苗一下子就把江小禾的小半截胳膊都包裹了。

  “啊……”

  江小禾吓了一跳,怪叫一声之后手忙脚乱的灭了火,胡乱填上那个土坑,消失在树林中。

  灰衣人没死。

  江小禾没由来的感觉到一阵轻松,那个灰衣人当时被砍的血肉模糊,不成人样,虽然被自己亲手埋了,可他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如今,不仅尸体没了,还给自己留了纸条,说明那灰衣人真的没死。

  那自己只要找到他,玉简是不是就有下落了?

  这么一想,江小禾顿时有了几分精神,只要找到灰衣人,自己身上的毒就可以解了。

  回到小院躺在床上,江小禾开始盘算着灰衣人的藏身之地。

  他一个外来的,在江橙县人生地不熟,又受了重伤,能藏的地方不多。

  周边偏僻的村庄没几个,而且每个村子都有那么几个长舌妇,若是住的时间长了,肯定会有消息传出来。

  而且,偏僻的地方消息流通的太慢,灰衣肯定不会找那样的地方。他需要一个靠近江橙县的地方,可以随时得到消息,以免真正的对手找上门来。

  灰衣人被砍了那么多刀,就算没死,肯定也受了伤,他必须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疗伤。

  若是,他熟悉这个地方就更好了。

  心里这般想着,江小禾眼眸一亮: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地方符合这些条件。

  江苑

  灰衣人一定躲在江苑。

  这叫灯下黑。

  江小禾拿出黑鹰留下的那块玉简,开始琢磨是不是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黑鹰。

  如果告诉他了,自己是不是就能得到解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