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巡夜司做客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27 2020.03.23 09:09

  两人在丛林中又历练了一个月,江小禾整个人都变的不一样,双眸囧囧有神,浑身上下散发着一丝若有如无的霸气,宫姨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带着他出了丛林。

  再次出现在小院,江小禾竟生出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那片一望无际的原始丛林中,危机四伏,人迹罕至,现在想来,若自己一人的话,恐怕连五天都呆不下来就沦为兽族的腹中之食。

  这一次历练,他学到了很多,无论是修为、战斗力,还是其他一些看不到摸不着却非常实用的保命技巧。

  比如,如何迅速冷静下来,如何在瞬间扭转局势,如何……让自己活下去。

  看着院中皎洁的月光,江小禾突然生出一种感觉:

  或许,他小时候历经艰险,受尽磨难,终日挣扎在生死边缘,就是为了将所有的运气都集中起来用在现在。

  塔中修炼一月之余,外界不过区区四日,这样一件逆天的至宝能被自己所有,这该需要多么逆天的运气?

  更别说,还有宫姨这么一位尽心尽力、见多识广的长辈肯悉心教导自己。

  老江头,这个平日里给自己买两个包子都要提一连串要求的老头子,竟然将帝威塔这么一件整个乾元大陆估计也没几件的至宝留给了自己。

  而且,他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真正将帝威塔据为己有。

  这一刻,江小禾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没那么惨……

  胡思乱想的好一阵子,眼见天际开始泛白,他出了房间,见绿柒房门紧闭,便从小院的水井里打了一桶水简单冲洗一番身上的污垢,去悦福酒楼。

  几日没去,也不知道宋尾村的事情怎么样了。

  清晨的街道还带着几分萧瑟,江小禾出门的时候刚好遇到小金去悦福酒楼上工。

  “江双桥,几日不见,您可精神了许多。”

  这么早就遇到他,于小金而言有几分惊讶,但他很快就笑着打招呼。

  “小金真是会说话,你若是个姑娘家,求亲的男子定然会踏破了门槛。”

  江小禾笑眯眯的开了个玩笑,询问自己这几日不在,悦福酒楼的新鲜事情,虽然这些事情绿柒也能告诉自己,但江小禾还是习惯性的问了问小金。

  “高大人和简大人来喝了两次酒,巡夜司的大人们也来来吃过一次饭,其他便没什么了。”

  自从两年前,江双桥几日没来悦福酒楼,之后出现时便向自己打听酒楼中的事情,自己得了一笔不菲的赏钱之后,小金便一直暗中留意这些事情。

  果然,江小禾非常高兴,随手给了他串铜币,约摸着能有七八十个。

  “对了,那位新来的杨协捕,杨大人,倒是与几位同僚来悦福酒楼吃过几次饭,而且每次都是他请客。”

  小金得了铜币,心头更加高兴,不经意的说了一句,人已经进入了悦福酒楼。

  江小禾步子一顿,眉宇间多了些许凝重:杨帆。

  那夜在宋尾村,他非常确定,带着三个异族的黑衣人就是杨帆。

  呵呵,这是要收买人心,还是套取有用消息呢?

  还有,高乐圣与简天磊两人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怎么突然就坐在一起喝酒了,而且,短短四日,竟喝了两次?

  巡夜司的人平日里足不出户,除非有任务在身,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悦福酒楼。

  难不成,他们也得到了异族的消息?

  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江小禾也紧跟着小金进了悦福酒楼,要了老三样,静静的坐了下来。

  短短四日,发生了这么多看似平常,但实则非常怪异的事情,江小禾心中隐隐感觉,应该同那突然出现的异族有关系。

  没一会儿,酒楼门口便进来几位客人,江小禾抬头一看,为首的竟是巡夜司的许永峰许大人,他身后跟着牛二龙,以及其他四个面容冷肃的男子。

  “小禾,你可真是大忙人一个,这几日都不见踪影。”

  许永锋笑呵呵的直接冲着江小禾走过来,江小禾心头“咯噔”一跳,难不成,简天磊把自己卖了?

  不对,简天磊是县衙的捕快,他就算要卖自己,也应该卖给县衙,而非巡夜司。

  “许大哥言重了,这几日有些私事要忙。”

  对方称呼他一声小禾,他也顺杆爬,称呼了对方一声许大哥,万一待会儿真有什么事情,自己也可攀一点儿交情。

  “没事,就是这几日江橙县发生了一起极为恶劣的凶杀案,县衙调查了几天没什么结果,便求助于巡夜司,我也没办法,这才来找消息灵通的江双桥问问。”

  许永峰开门见山说明来意,江小禾也不好说什么,而且从许永峰的话中他能听的出来,简天磊就算没有卖自己,定然也将自己告知他的消息同巡夜司说了。

  要不然,以巡夜司的能力,许永锋想知道什么消息还需要找自己?

  说不好,以巡夜司的能力,怕是已经查到,当天晚上,宋尾村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许大哥言重了,江橙县发生了如此恶劣的凶杀案,我江小禾自然也希望早日将凶手捉拿归案。”

  江小禾话音刚落,许永锋眼眸一亮,当即说道:

  “既如此,还请小禾随我去巡夜司一趟,这儿人多眼杂,不好说话。”

  江小禾心头更加沉重,但此刻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许永锋充分照顾到了江小禾脸面,一路上亲自陪同,有说有笑,仿佛是朋友一般穿过街道。

  这一幕很快就传到一些有心人眼中,比如范县丞。

  “当真如此?”

  “回老爷,小的的亲眼所见,跟了一路。”

  下人话音刚落,范县丞面色便阴沉的能滴出水来,这些日子她的夫人郁郁寡欢,总爱发脾气,新来的下人们一个个战战兢兢的,整个范府都沉浸中一种沉闷又紧张的气愤之中。

  可是,他又不能发作,谁让自己有错在先,杀了她的娘家人呢?

  前两日刚刚有人在他耳边提点了“江小禾”三个字,他正准备将人私自拿下问话,没成想一直找不到人。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人,结果却被巡夜司的那帮屠夫抢了先,且巡夜司对他还颇为客气,那自己……

  该死的,这江小禾什么时候又搭上巡夜司那帮屠夫了?

  而且,巡夜司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姿态,无非就是在告诉众人:江小禾受我巡夜司庇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